第19章 这都不够油钱

神眸仙医

2021-07-22 06:26:52

明在

资讯 | 连载中

陈峰听到这句话,心里咯噔一下,顾清雅说不清楚,他的心却是到了嗓子眼。

“等我回去!”

往柜台上丢下一张整钞,陈峰拔下手机就走,正碰上一辆出租车过来,赶紧挥手拦下来。

“去雄兴县!”

司机听了,一脸懵逼。

雄兴县离这里,足有数百公里,这都后半夜了,司机哪愿意跑那么远的路。

“太远了。”司机不想跑,费油,又费神。

陈峰把身上的钱都掏了出来,零零碎碎的加在一起也有七八百。

“都给你!”

司机看陈峰着急,想着再宰一下。

“这都不够油钱。”

就这么点钱,是真的不值得司机去接这一趟活。

陈峰怒了,父亲出事了,顾清雅哭成那样,绝对是大事。他一刻也耽误不得,司机不走,不行!

“给我开车!”陈峰怒吼着,又正瞧见后座上放着的扳手,一起身探了过来。

那扳手是司机备在车上防止出事的,毕竟出夜车什么人也能碰上,却不曾想被陈峰拿过来用作制服他的工具。

“开!”

“不然我杀了你!”

司机心里害怕,踩下了油门,打开了导航。

“开快点!”

陈峰心里着急,有关他的父亲,他的心,乱了。

司机不敢不从,现在的陈峰就是一副亡命徒的模样,他是真的怕陈峰把他的命给要了。

油门一踩到底,车在高速路上疾驰着,陈峰恨不得一下子就回去。

县医院里面,陈父躺在病床上,已经睡了过去。陈母在旁边的病床上,也已经睡了。

陈峰的父母,竟然都住进了医院。

挂了电话的顾清雅努力控制着情绪,低声抽泣,生怕把陈父陈母给惊醒。

陈父的腿上打着石膏,医生说他的腿已经断了,再也站不起来了。

顾清雅哭着,她心里满是自责,陈父出了这样的事,与她有很大的关系。

如果……

顾清雅擦了擦眼泪,她真恨自己,怎么就不一直在医院里陪着陈父,不然他也不能回去啊。

卢大少派人送来了房地产的转让协议书,陈父在上面签了字。

可是……

就像卢大少说的那样,第二天他果然带着人来了,还有推房子的机车。

陈父就坐在院子里,他是偷偷回来的,趁着顾清雅去医院外面买饭的时候。

推土车推倒了院墙,陈父看着,也没去管。

他坐在凳子上,手里提着一袋旱烟,又看着推土机把用来存杂物的小房子给推倒了。

然后,是住人的屋子。

时间过得太快了,夏日里一见到太阳就热,九点钟的时候太阳就已经在烤人了。

卢大少坐在树底下躲太阳,那是陈父平日里乘凉的地方。

“老头子,别挡着,让活埋了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开推土机的那人看着陈父有点可怜,但却没有去同情。

陈父听了,也没有动地方,就在院子中间坐着,烟抽完了在点一袋,却没有人注意到陈父褶皱的脸上的晶莹。

“老东西,迟早要死。”卢大少说。

卢大少心情好,这块地终于到了他的手里。

要说卢大少刚带着人进来的时候,看见陈父坐在院子里,还以为陈父又变了卦呢。

不过他也不怕,毕竟协议书都已经签了。

推土机开始推院墙了,卢大少准备着,要是陈父敢拦他就好好教训教训他。陈父没有阻拦,他就在那里看着,院墙倒了,也没站起来。

卢大少放下了心,也就不管陈父了,就让他再看看住了半辈子的房子吧。

但谁也没有想到后来发生的事,谁也没有想到。

天还没有大亮的时候,陈峰回到了雄兴县。

按着顾清雅发给他的信息,陈峰绕了几圈,总算是找到了陈父陈母所在的病房。

病房的门嘎吱一声开了,透过门缝,陈峰看到了里面的情景。

陈父陈母都躺在床上,应该是已经睡去了,顾清雅头枕着胳膊,趴在床头,也睡着了。

陈峰小心翼翼的走进了病房,他不想把父母给惊醒。

“陈峰!”

顾清雅没有睡熟,虽然陈峰的脚步已经很轻了,但她还是醒来了。

这些天,她一个来撑着所有的事情,是真的累了。

这一点,陈峰心里是清楚的。

陈峰比了比手指,怕把父母给吵醒。

“清雅,到底怎么了?”陈峰说话的声音很低。

顾清雅的眼睛里,泪光闪烁,她的内心再一次不平静了。

许久,她说:“伯父……”

“伯父的腿,他……”

陈峰顺着她的视线看去,躺在床上的父亲还在睡梦中,他一步步走过去,揭开了盖在父亲腿上的床单。

两条腿上,都打着石膏。

陈峰不敢往坏的方面去想,掉过头来看着顾清雅,想听她说一句没事。

“医生说,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

什么!

陈峰不相信,拉着顾清雅的手出了病房。

……

医院里是不让抽烟的,但陈峰还是点了一根,反正在这个点,医院里也没有几个人。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顾清雅说。

陈峰鼻子一酸,扔掉了烟,一把拉过了顾清雅。

他说:“这不怪你,谢谢你。”

顾清雅哭了,这几天来她就没有笑过。笨拙的回应着,她的嘴唇感觉有一些发麻,她发现,她已经爱上了这个男人。

陈峰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他又怎么能去怪她。

陈峰牵着顾清雅的手进了病房,而陈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已经醒来了。

他看着牵手的两人,笑了起来。

“好好对小雅,不然我还能帮她做主,别看我腿……”

陈父话到口边,却没有说出。

“爸!”陈峰喊。

陈父躺在床上,他看着天花板,看着看着眼泪就掉了下来,浑浊的老泪诉说着不甘心。

他没有后悔,即使断了一条腿。

推土机推倒了陈家的院墙,推倒了陈家的房子,还要挖起那颗长了几十年的榆树,他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勇气,竟然就躺在了推土机的前面。

司机也见过这种事儿,他没有停车,在他的想法里,陈父到时候跑的比谁都快。

可当车轱辘从陈父的腿上碾过去的时候,他才知道坏事了。

“其实,我就是不想让他们把树给推了。”陈父说。

上一章

下一章

展开

第19章 这都不够油钱资讯

更多资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