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天衣多媚

2022-05-12 12:02:29

意千重

游戏小说 | 完本

21609 次点击



都说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她偏就杯具的成了一件衣服。衣服又怎样?的能修仙。无论是前生但是今世,她都要爱想要爱的人,做想做的事,谁也拦忍不住。群号:100915606,敲敲门砖:书中主角名,评论交流大家来逛一逛,谢谢您十三燕的贡献,O(∩_∩)O~一夜之间,她就从一个兢兢业业工作,只想保住饭碗的小白领变成了一件衣服。或者说,是她的魂魄附在了一件名唤金缕衣的天衣上,从此她过上了噩梦一般的生活。。

“喜欢么?”他的声音低低的,略带一点点沙哑,有种惑人的味道。

云锦提着苏绾走在一片森森竹海中,竹枝碧绿,林中漂浮着几缕牛奶般的白雾,白玉石铺成的石板路上苔痕苍翠,不知名的彩色小鸟在枝上叽叽喳喳,瞪着乌豆一般的眼珠好奇地打量着一人一衣。即便云锦近在咫尺,它们也并无惊吓之意,很明显,这些鸟雀根本不怕人。

云锦看见手里的金缕衣挥动袖子,竟然是想去抓那只鸟,立刻伸手按住那只袖子,不客气地说:“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不知道你因何种机缘入了北辰宫。但我警告你,勿要轻举妄动!这里是天界,一草一木,一花一叶,一只鸟儿或是一只虫子,都有灵气,远比你来得珍贵,活的岁数都比你的长!”

她咬着手指想,这个梦可真美,但愿从此不醒才好呢。可这种舒服惬意并没有保持多长时间。

她要被人穿了……呃,这句话听上去很古怪,但确实是事实。苏绾沮丧地抱住了头,心里充满了对未来的不确定和恐惧。

“你在生气吗?”北辰神君好奇地看着她,“你要求我,不是该低声哀求才对?为什么要这样深恶痛绝,恶狠狠地瞪着我?本来人就难看,这样更难看了。”有多少年没有人敢这样瞪着他了?久到他已经忘了。

她还记得噩梦伊始的那一天,刚开始她以为自己是在做一个有趣的梦。

“你能看见你自己,并不代表其他人能看见你。”朱袍男子好笑地看着她:“这个镜子里反映的是别人眼里的你。看清楚了?你就是一缕微弱到随时都会魂飞魄散的幽魂。”

一只冰凉的手捏着苏绾的肩膀将她提了起来,这大概就是这群疯子的头儿了,苏绾眯缝着大概已经肿了的眼睛瞪着提她的年轻男人:“我要告你!”

啊呸!这是拐着弯捉弄她呢。苏绾这才恍然明白他根本就很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刚才不过是捉弄她罢了。苏绾非常镇定地说:“不需要,没什么稀罕的。”

请大家收藏,多给推荐票票。O(∩_∩)O~

她穿过层层叠叠的淡蓝色纱幔,走向那道高大的雕花木门。一拉开门,一道刺眼的阳光照进来,刺得她眯缝了眼,半天才适应过来。

第十一天,她揪着头发总结了一下。从发生的事情来看,这个世界应当不是一个普通的世界,特别是那个朱袍男不是普通人。

她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呆在一个精致美丽的房间里,身上穿着漂亮的淡金色刺绣古装长裙。房间的摆设精致华贵,古意盎然,衣服美丽繁琐,她不记得自己曾经去过这样一个地方,也不认为自己会有这样的衣服,所以她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是在做梦。

她没有推开云锦,却听见了两声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啊!妖怪!”

一个穿青衣的男童挥舞着手里的鸡毛掸上来就使劲抽了苏绾那只拍云锦脸的手一下:“现在星君不在,不如我们一起上吧,把他捶晕了关起来,等星君回来处置也不迟。”

“我听见他们都称你为大人。”苏绾翻了个白眼。凭什么她要称他为主人?她又不是他的奴仆。就算是她想求他,也不会甘心用这种低人一等的称呼。

一只红色凤头黄色身子绿翅膀红爪子的小鸟甚至飞到苏绾的肩头停下,歪着小脑袋对她啾啾叫个不停。

“累死的?那你真可怜。什么忙?能帮的我一定帮。”北辰星君看上去很好说话的样子。

朱袍男子松开手,任她委顿倒地,得意地挑眉:“别人是别人,我是我。他们怎么能和我比?”

展开

天衣多媚目录

更多章节

天衣多媚资讯

更多资讯

书友评论

意千重
盘,将&她卷成

“我赔你医药费。”男子看着苏绾那副要死不活的模样,随手拿起一只琉璃盘,将她卷成一团,放了进去。

意千重
定然叫&……”

云锦抱得更紧了:“死妖怪,你想偷天衣,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北辰神宫是你来得的?今日定然叫你有去无回,灰飞烟灭!快来人啊……”

意千重

&看,这

云锦又叫:“你们看,你们看,这袖子一直在拍我的脸。”

意千重
人们垂&手肃立

人们垂手肃立,站得规规矩矩,毕恭毕敬地低喊了一声:“大人!”

意千重
只有一&男子。

苏绾瞅了那镜子一眼,胆寒心战。她看得分明,镜子里只有一个提着件淡金色长裙的朱袍男子。那淡金色的长裙分明就是她身上穿的这一件,但是她看不见她的头,她的脸,她的手和脚。

意千重
锦的女&:“你

那叫云锦的女子又提着苏绾晃了晃:“你关好门的?金缕衣怎会在这里?若不是我来得及时,被人偷去了都不一定!”

意千重
苏绾虚&弱地拍

苏绾虚弱地拍着云锦的脸:“我不是妖怪。我是人,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是妖怪了?什么隐身术?不要开玩笑了好不好?”

意千重

&她没有

她没有推开云锦,却听见了两声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啊!妖怪!”

意千重
梦可真&愿从此

她咬着手指想,这个梦可真美,但愿从此不醒才好呢。可这种舒服惬意并没有保持多长时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