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裙上之臣

2022-05-12 17:27:12

青铜穗

穿越小说 | 完本

20851 次点击



杜渐逢人便说自己已有妻室,一副贞洁烈夫的模样。长缨对此嗤之以鼻,她满脑子只想着建功晋职,带领她的拥趸们跟随未来的某皇子走上人生颠峰,谁会有那份闲工夫觑觎他?长缨藏身在屋檐下,如蛰伏的夜鹰,静静窥视着下方动静。。

花朝节。夜雨江南。

长缨藏身在屋檐下,如蛰伏的夜鹰,静静窥视着下方动静。

这是湖州知府辖下长兴州的知州府,今夜此处,正暗中酝酿着一场浩劫。

程啸照例进了书房。

每日饭后他都要检查次子程融的功课,今日背的是《诗经》,但程融究竟背了些什么,程啸根本没有听进去。

半年前户部侍郎陈廷琛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吊死在自家书房,现场留下晦涩不明的血书一封,朝廷着三司严查,但至今没有定案。

去年北边两省闹饥荒,加之朝中党争不断,举措失当,导致各地闹事者也层出不穷。

再有海面也不是那么平静,东瀛人在海面搔扰,内外不安,几个月前程啸自己就在外出时遭受过匪徒袭击。

此刻夜雨连绵,加上林林总总这些事情,让人心神有些不宁。

“父亲,我背完了。”

程融打断了他的遐思,他看看漏刻,才发现自己竟已经发了近半个时辰的呆。

他摆摆手。

这时候隔壁又断断续续地传来夫人数落女儿程湄的声音:“……杜渐只是个庶民,你是官家小姐,怎么能招那种人为夫婿呢?!”

“等我嫁了给他,让父亲好好提携他不就完了嘛!”

程啸锁紧了眉头。

杜渐是程啸的随身护卫。三个月前程啸在外遇袭,就是杜渐在匪徒手下救下了他,后来留在了府里。

程夫人的姐夫是吏部侍郎,住在罗家的长女程潆嫁入权贵府上指日可待,程夫人认为只要程潆有出路了,程湄身价自然高涨。

想到这里,程啸眉头又皱紧了点。

窗外一阵风,吹得桌上灯苗乱颤。

他盯着灯苗看了两眼,起身吹熄了,然后摸黑将紧闭的书柜门再次检查了一遍,才掩门出去。

门下廊柱旁的墨兰在风里抖瑟,这雨,好像没有停的意思。

四面真是太静了,从前他也不是没有夜深回房过,但从来没有任何一次像今夜这般诡谲。

“沙啦——”

随着风声,不知何处传来了细微的响动。

他额间有了汗意,清着嗓子,直身准备唤人——府里日夜有人值守,此刻他已然出门,四面还无人前来掌灯引路,本就已经透着不寻常。

但未等他张口,那响动就已开始密集,仿佛看到了他要呼喊似的,很快从断续变成了连续,接而不到半刻,便如同暴雨的前奏,嗒嗒声响彻了耳膜,并自后方紧锣密鼓地追随而来!

程啸心惊胆颤,扭头看向后方,脸色瞬即如土!

只见几道黑影如同在锁定了猎物的鹰隼一般迅猛地蹿到了他跟前,未等他惊叫,对方已经一掌朝自己颈间猛劈了过来!……

屋檐下的长缨瞳孔紧缩,但是她没有动,三年多的从军经历加上前世里六扇门捕头的经历让她绝大多数情况下都能沉得住气。

“把他弄醒,然后去搜搜屋里!”

面巾底下传出狠戾的四个字,转而,身边便有人蹲下去,拿了瓶什么东西往程啸鼻前凑了凑。

程啸很快醒转,一骨碌爬起来。

“老实点儿!整个院子的下人我都已经放倒了。你媳妇儿还有你两个儿女的床头前,如今正各悬着一把刀!

“只要你喊出一个字,那把刀立马就会割断他们的喉咙。毕竟为了这一天,咱们也没少提前做准备。”

这是一道纯正燕京口音,也是一道稳操胜券的声音,就连他的身姿也如是。

程啸凝望着他足有半晌,唾液咽下去:“好汉随我去书房,我手头有五万两现成的银票。”

“五万两!”匪首笑起来,匕首托起了他的下巴:“一个小小的从五品知州,动辙手头就有五万两的买命银票!

“可惜了,我不是为银子来的。”匪首扭头看了眼书房,“说,你收的那个东西,在哪里?”

梁上正准备动手的长缨,闻言蓦然定在那里。

长缨是冲着这桩案子立功来的。

前世里她在湖州呆了那么多年,对这桩即将发生的并震惊了江南甚至是朝廷的血案还是有数的。

湖州府归档的卷宗上记载,这年的花朝节不知何处而来的匪徒血洗了湖州府辖下的长兴知州府,将程啸一家四口,外加同知夫妇在内,以及部分下人,落下一共十八具尸体。

劫杀程啸的匪徒至少有二十人之众,事后官府清点财物,却发现府内并无银财遗失,这桩血案究竟是否出于什么原因,一时没有结论。

既不是求财,程家几代读书人,也不应该惹上这么厉害的仇家。

最后便只能归类于匪徒寻衅,因为正好三个月前,程啸在城外也刚好碰上过流寇打劫。

正因为了解得很清楚,所以她才选中了它来为自己晋职。

此刻匪首的话便让她纳闷了,他们原来是为了程啸手里某件东西?

“我听不懂你说什么!”程啸嗓子微哑,“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行了!”匪首终于不耐烦,“不要试图跟我打马虎眼儿,不交出来,不光是你死,我就从你儿子杀起,一路杀到这知州府里最后一个人为止!”

程啸额头已经冒出了冷汗。

他急促声道:“我确实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东西,我收的东西多了去了——”

一把刀刷地一声带着寒光抽出来,落在他颈上!

程啸惊坐在地上,喉咙里的喘气声如同拉风箱似的。

长缨紧盯着下方,气息几乎隐去。

来者口口声声要的东西,会是什么呢?

是什么值得他们不惜大开杀戒,也要拿到手的?

长缨再度往廊下几人看去,并握紧了剑柄。

她在别处还有伙伴,不知道他们那边怎么样了?

“把程融捉过来!”匪首声音忽地拔高了些许,他站起来,睥睨着程啸:“不老实,那就先亲眼看看你宝贝儿子怎么死的,兴许就老实了!”

檐上长缨一刻也不敢分神地盯着下方。

看起来程啸还惹到了极不好惹的人,这些人行事老练手法精到,哪里是什么寻常匪徒?

“我数到五,等我数完,你就是想喊停都晚了。一——”

黑衣人比出了一根指头。

程啸望着这只手,全身都颤抖起来。

“二!”

“三——”

“我说!我说!”

程啸几乎是踩着这话音嘶吼着出声,身子急速颤抖了几下,他便伸出了手……

长缨看到程啸如同筛糠也似的身躯,旋即目光如电,执着早已经拔出的长剑冲了下去!

“恶贼!”

若她出手的太早,匪徒们应变会很快,程啸这里将来保不住也要出夭蛾子。

而倘若再等下去,东西露了面,程啸也就活不成了。

这号子喊得比什么时候都响亮,那招式也蕴含着无限的力量一般接踵而来!

黑衣人们很快变得被动。

随着长缨的话音,很快四面都有动静传了出来。

程啸则在短暂的震惊之后,麻溜地滚到了一边抵住墙壁,同时眼里充满了难以置信地看向沈长缨!

“敢问姑娘是何来历?!”

“南康卫副千户长沈长缨!”盖着南康卫斗大印章的印信被摆出来。

“沈,‘沈将军’?!”

程啸听到这里即愣了,但随即他全身又活了!也顾不上问她为什么会在这里,一骨碌便爬到她身后!

就在程啸呼喊的当口,这时又来了三道身影与长缨一道拉开了阵势!

紧接着到来的婢女模样的少女则扶着吓得腿软的程夫人,身后还有披头散发的程湄姐弟!

“程大人放心!威胁夫人和公子小姐的匪徒已经被我们全部干掉!夫人他们很安全!”

少年们的嗓门又高又浑厚,瞬时间传遍了四方!

长缨退出阵围,来到程啸身边:“府上护卫呢?”

程啸这才如梦初醒,扬声喊道:“杜渐呢?杜渐何在!”

“杜头儿来了!”

随着程啸话音落下,就近的护卫回应道。

门外很快便进来个青松样挺拔的男子,但光影昏暗,让人看不太清楚面容。

展开

裙上之臣目录

更多章节

裙上之臣资讯

更多资讯

书友评论

青铜穗
,程啸&流寇打

最后便只能归类于匪徒寻衅,因为正好三个月前,程啸在城外也刚好碰上过流寇打劫。

青铜穗
啸嗓子&人?”

“我听不懂你说什么!”程啸嗓子微哑,“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青铜穗
程家几&的仇家

既不是求财,程家几代读书人,也不应该惹上这么厉害的仇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