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致命婚宠

2022-05-13 22:39:51

楠小棉

短篇小说 | 连载

12510 次点击



一场车祸,他丧失了最亲的人的人,也赔上一条腿变为残疾,肇事者被被枪决的那一天,他被收养了仇人八岁的女儿。十年间,他一切办法办法精神折磨她,让她所欠她父亲欠下的债…一场阴谋,她遭受一场大火,再也也没也没醒过来,他抱着她焦糊的尸体跟随也疯了。四年的,她强势明艳的会出现,身边有一个满眼是她的男孩。“淇淇,要怎样你才能回我身边来?”雪夜,他取掉假肢‘跪’在雪地拉着她的衣角祈祷。“否则你死!”她挥开他的手昂首阔步离开了。叶淇放下书包,端起托盘往楼上走去。。

苏晚晴的脚步顿住,惊喜回眸。

书房内。

“是叶淇!”苏晚晴讨好道:“她听说我留在家里很是高兴,便给了我这件睡衣!”

陆厉沉正在处理今天的公务,门突然开了,一具温软的身体扑进他怀里,搂住了他的肩膀。

苏晚晴哀求的看着他:“阿沉,我今晚特地来看你的,我住在这里好不好?”

他的黑眸凝聚起可怖的怒火,额头的青筋爆开,猛地抬起手掐住了叶淇的脖子:“我把你带回这个家,是让你当我奴隶,不是让你惹我生气的!”

水温热舒缓,看着就让人心情愉悦。

粉色的睡衣飘落在叶淇的面前,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苏晚晴本就是你的未婚妻,将来也是这个家的女主人,这里的一切都是她的,何况区区一件睡衣算什么?”

苏晚晴脸上的笑容一僵,咬牙切齿道:“脱就脱,有什么了不起的!”

因为他看见叶淇穿了一个蓝色短裙。

叶淇从地上爬起来,“不是的,少爷,我没有…”

听着苏晚晴娇柔的语气,叶淇扫了她一眼,她转身将柜子里还没拆封的一件睡衣递给了她。

可是假肢戴久了,腿还是刺骨的痛的。

她脸上闪过一丝得意之色,径自去了楼上的卧室洗澡。

有人按门铃,福伯去开门,一个穿着红色佯装的女孩,欢快的走进来。

男人随意扫视一下正在剥虾的女孩,看到她的小手在摆弄着虾壳,突然想起刚才她的手指触碰他的截肢部位。

“滚出去!”陆厉沉将桌上的东西都扫到地上。

陆厉沉盯着她看了半晌,咬牙切齿道:“说话!怎么不说话了?现在立刻给我穿着这件睡衣跪在外面,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起来!”

熟悉的香味扑面而来,陆厉沉的心狠狠的一震,在看到怀里的女孩是苏晚晴的时候,诧异的皱起眉头:“你没走?”

展开

致命婚宠目录

更多章节

致命婚宠资讯

更多资讯

书友评论

楠小棉

&窝里的

陆厉沉走近,看到被窝里的叶淇在发抖,伸手一摸,额头像火烧。

楠小棉

&陆家的

王忠是陆家的家庭医生,从陆厉沉的腿被截肢开始,他就在陆家。

楠小棉
陆厉沉&脱掉自

陆厉沉脱掉自己的衣服,他穿着白色的衬衫,上床抱起叶淇,将她的身体按进怀里,裹紧被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