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御宅

2022-06-19 06:32:41

清枫聆心

穿越小说 | 完本

22472 次点击



“两百两银子,谁与我造华屋?”这就叫,是金子总会长霉的。会会发光,大大地得会发光!蝉鸣烘夏,烦热当头,恼人欲拔发。。

看的,不看的,听到这话的人们都落荒而逃,以茶亭为中心的五丈半径陷入诡异得“荒凉”,对面卖菜的农夫低头大气难喘,却不敢抱怨生意一落千丈。这个小镇已经习惯对恶势力低头。

茶亭中,一女子靠栏坐。穿着极普通,只是一身素粉连衣百褶裙。然而,云霞粉色中绣着青叶和花蕾,宽锦束腰染牡丹姚黄,需要细品才知精致的上好手艺。腰身倒是窈窕可赞,坐相却实在不敢恭维。左手撑半边面颊,上身快斜到桌底去,右手在桌上笃笃敲。

少年穿大袖中长襟面的夏日儿郎衫,以袖收没丫头的手。只见衣袖膨鼓凹瘪,紧接小丫头哎呀一声叫唤,手掉出来,乌针不见了。

炭笔在女子手中转得溜圆,桌上的纸被她慢慢抓成团,精准投进煮茶的小炉里,惹起一簇旺火,“我没话要说,看你站太阳底下久了,请你喝冰镇酸梅汤解渴。”

一个约摸十五六,扎可爱双髻,脸蛋儿粉玉欲琢的丫头,恶狠狠翻着漂亮的眼瞪树蝉,咬牙切齿,随即手指捻啊捻,竟捻出一根细针,大太阳底下泛森冷乌光。

女子挑眉,这丫头聪明。不过,她更聪明。

女子啧啧有声,“教我。”

南月兰生。

“不就是鼻子和嘴之间夹了支炭笔么?”男与女自古思维两式。

“吃伙?”时间的流逝对双方都起到磨合作用,小丫头听到自家小姐时不时蹦出的莫名词汇能一律归咎那场生死于夺的大病。

“老姑娘骨头脆。”对于自己被形容为“吃伙”十分不满,有花正好嘲笑一番,没有吃人嘴短的自觉。

女子突然一笑,笔恰巧掉入右手掌心,刻薄的气质发生天翻地覆变化,那么嫣然俏丽。因为她的唇角有一边浅浅的笑涡,眯起的丹凤眼正好掩去了然的眸光,让她看起来无害。

“瞧瞧,没长骨头一样坐都坐不直。还有嘴巴上挂得什么东西?如果跟市井那些没皮没品的赖子扎堆,别人还以为从小长在一起的呢。”有花不看还好,看了不禁柳眉倒竖,“她大病一场,脑子弄坏了吧?”

尽管如此,有花却禁不住握拳,退后一步。

针有剧毒。

她正说着,突见有两个路人驻足看过来,连忙叉腰且怒目相向,“看什么看?我们包了茶亭,再看抠你们全家人眼珠子!”

“有花,来。”女子仿佛看不出对方的戒备,语气温良,招手就像叫小狗。

“臭无果,小心我回去打小人,折断你这只向外拐的胳膊肘。”有花哼哼,不敢抱怨手酸麻没了知觉。这小子功夫邪门,她较量不过。

“出门时,我让无果先送了桶冰来,酸梅汤是茶博士一早煮好的,现在应该冰得刚好。”她这边说完,旁边笑呵呵的小老头就端上三碗红滟滟的酸梅汁,“你不喝,我就让无果喝两碗,大热的天守着麻烦小姐不容——”

展开

御宅目录

更多章节

御宅资讯

更多资讯

书友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