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辣椒的旅行

2022-06-19 18:12:14

花择明

灵异小说 | 连载

17871 次点击



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就像火锅的味道一样,花椒和辣椒,双重疼痛的刺激,大汗淋漓后,给你留下的反而是美好的回味。。

  阿静并没有让马成然想很久,她解释说:“他确实考上了首都大学,本硕连读,读的通讯工程专业,而且一毕业就进了500强工作,做了两三年突然有一天要吵着回来,说什么也不再出去了,因为这个他父母到现在都跟他关系很僵。”

  “可能这几年你也比较忙吧,村里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你的动向,阿姨也很少回来了,话说回来,你这次回来是有什么事情要办吗?”阿静问道。

马成然拒绝自己在无谓的想象下去,他迈开步子走到店里,一进门就和阿静四目相对。

  “不是听说他考上了首都大学吗?怎么又回来了?”马成然很是不解。因为在这样一个小乡镇里能考上首都大学,是一件光耀乡里的事,整个镇上都值得庆祝。

  可是杜潮声也没有选择吗?他可是天之骄子,未来的栋梁,他又遇到了什么呢?

金黄色、鲜红色都在绿叶的映衬下闪着光芒。

  阿静一股脑地倾诉出来,好像只有对马成然才能如此放开顾虑,因为信任。

阿静是马成然的初恋,如果单恋也算的话,小麦色健康皮肤和微风吹拂刘海的笑容,马成然至今难忘,那是他最美好的青涩时光,也是阿静最美好的年华。

  “咱们稍等一下,一会那边开车过来接咱。”阿静挂断电话开心的给马成然说。

  每个人喜欢的口味固然不同,南甜北咸东辣西酸也早都是过去式了,现在社会上的每个人都在融合,口味也是,但有一种口味永远都是独一无二的,那就是童年的味道,也是家的味道。

  “最近又开始跟秋萍搞起了葡萄水果供应链,一天天的都见不到人。”阿静似乎有点不满的呢喃着。

  “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刘甜甜嘛。”马成然拍拍额头说。

马成然站在门口踟躇着,从外面远远就能看见店里背景墙上亮着的灯,以及一排干净的玻璃柜台,后面就坐着阿静。

  马成然又仔细地看了看阿静,岁月还是悄悄在她身边留下一点小记号,她笑起来的时候,眼角和鼻梁上都生出一些小细纹。

  “我妈前两年才给我说你回来了,我以为你才回来的。”马成然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好重新说个轻松一点的话题。

  “我们家那位弄的,弄完又不管了,只能我帮忙盯着。”阿静有点勉强的笑着说。

  “哦对了,我老公你也认识,就是咱们中学时候一班的杜潮声。”阿静打断了马成然的回忆又补充道。

  刘甜甜在他的脑海里一直停留在十多岁的模样,小小的个子,细瘦的肩膀,还有那永远都扎得不是很对称双马尾,但最让他记忆犹新的是她那双大眼睛里漆黑的眸子,好像一刻也不停的闪着光。

  “可是这里早已经不种辣椒了啊,改种葡萄了,我们家那位现在就埋着头一心鼓捣着种葡萄。”阿静说。

展开

辣椒的旅行目录

更多章节

辣椒的旅行资讯

更多资讯

书友评论

花择明
着的灯&璃柜台

马成然站在门口踟躇着,从外面远远就能看见店里背景墙上亮着的灯,以及一排干净的玻璃柜台,后面就坐着阿静。

花择明
,旁边&要她来

马成然回到家乡第一眼就看到了这个牌子,旁边密密麻麻写的开通宽带、话费充值等业务,好像全村的5G生活都需要她来把关。

花择明

&欢愤怒

他很喜欢愤怒的葡萄里描写田野的文字,就好像感同身受一样。

花择明
不见。&着鬓角

“成然,好久不见。”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马成然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有风的夏季,微风吹拂着阿静的发丝,汗水顺着鬓角划过,转身看向自己的阿静明媚的笑着,眼睛里充满了光。

花择明
又和当&年那个

阿静好像未曾改变过,干净洁白的裙子映衬下,她那小麦色的皮肤好像会发光一样,扎起来头发透着一股子干练劲儿,好像又和当年那个柔声细语的阿静不太一样。

花择明

&多数都

村里的人们大多数都去了附近的城市发展,城市化的滚滚洪流带给每个年轻人同样的梦,马成然就是那群逐梦人中间的一个。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