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苓云记

2022-06-22 16:27:25

南国的小no

灵异小说 | 连载

8642 次点击



自小到大他就和别人不像,他也没父母,仅有一个冷冰冰的师傅和一个会言语的婆婆。那抹白色的倩影,咫尺相同的距离,却倍感无比的遥远的,他倔犟的惹祸、滋事、顽劣,却不知道有种牵绊早以在心里扎下根,多少的聚散离合、浮生千变、心里惟独余下的、是她那张纯净无暇如雪的笑颜。万物皆永恒,而卿不在!千苓抬起双眼望向她“你是魔巫,你定知道解咒的办法!”。

她不禁回忆起那日与魔族的大战,她的师姐千云在很早之前就与魔君相识、相恋,还生下了孩子。那日她与师兄弟们奉命带兵斩杀起兵攻上九重天的魔族,经过几天几夜的厮杀,终于将魔族击退至墨渊口,魔君的将领被他们斩杀殆尽,魔君护着师姐和孩子逃离,却还是被他们追上了,师兄千葵本就是意属师姐,奈何落花无意,师姐宁愿背叛师门也要和魔君在一起,让师兄对魔君越加的恼怒,墨渊口是魔族出没的道口,师弟们早已起阵封印,经此一封,往后即使再有为非作歹的魔物也都出不了这道口,她与师兄追杀魔君一家三口至此,魔君早已重伤,魂散于师兄的剑下。

石门打开,带着面具的千苓缓缓走出,与生俱来的华光衬托出她的不凡,小寄云手中的弹弓腾起悬浮上空,不一会便焚毁,袅袅余烟飘散空中,寄云慌的要争辩,却被那隔着面具下的威严吓得唤了声“师傅...”

千苓抬起双眼望向她“你是魔巫,你定知道解咒的办法!”

千苓看着痛哭不止的师姐,却不知如何是好,师姐抬起头说道“好,我跟你们回去!”她踉跄的起身,千苓赶紧上前扶住,千云对着师兄施法,师兄毫无防备被狠狠的击退出道口并扰乱了道口外师弟们的阵法,让道口提前封闭起来,伴随着师兄的呼喊声,道口紧紧的闭上了。炽热的炼火还不断的涌来...

妇人不与她啰嗦,起身便是一阵强攻,黑色的魔气萦绕在千苓的身旁,千苓忍着刺痛的内伤,强行运气将魔气震散,断月脱离千苓的手中,朝妇人刺去,扎入妇人肩中,将妇人死死的钉在雪地上...

哑婆婆看到千苓也着急的抱住寄云,打着手语示意着,碗是自己弄掉的。小寄云有些恼怒,硬气的说道“是我拿弹弓弄的,您别怪婆婆!

千苓冷笑着,收回断月,妇人惶恐千苓伤及孩子,立马跪地求到“求上神网开一面,饶了我们魔族这最后的血脉,老奴愿为上神做牛做马,求上神开恩啊...”

训完寄云,千苓回到的房屋里,这屋里的一桌一椅都是由寒冰铸成,中了血魔咒之后,经常受焚心之苦,唯有这万年寒冰才能缓解痛苦,所以当日她带着哑婆婆和娃儿伪造身份隐去仙气来到这里。

千苓施法将怀中的娃儿缓缓的送至妇人前,妇人激动的抱过娃儿,千苓开口道“从今天起,我们三就是不存在的人,你若想这孩子能平安长大,就得隐藏他的身世,随本尊消隐于世;若天界知道他的存在,定不会放过他。魔君已死,魔族均被封印,以你的能力根本无法与之对抗!”

妇女松了口气“最直接简便的方法,就是死。”

千苓略显惊慌的看着师姐“师姐,你?”

千苓捂着疼痛不已的胸口,“道口已被封印,师兄下的可是死封印,是无人能解的,我们根本出不去,这赤练火很快也会将我们焚得灰飞烟灭!”

失去夫君的师姐悲痛欲绝,师兄痛心的对她伸出手“千云,放下那孩子跟我回去,我会替你向天帝和师傅求情,你只是被这魔物迷惑了心智。”

转眼已过了十载,顽皮的寄云随着小伙伴们一头从悬壁上扎进海里,这也是他们在冰荒岛上唯一的乐趣,冰荒岛是六界犯事弃子的流放之地,有座终年不化的冰山,物质匮乏,一草一木一石一砂砾都是他们孩童的玩具,小寄云一手拿着小伙伴送他的木弹弓,一手被哑婆婆牵着,哑婆婆爱怜的摸摸他的脑袋,回到家中,哑婆婆便张罗起饭菜,寄云玩弄着手中的弹弓,夹起一颗石子,对着窗外的黑鸟射出,怎知石子弹到窗棂上就弹回击落了一个瓷碗,哑婆婆惊的回身收拾,也不忍责怪他,只是心疼这碗,在这冰荒岛上,很多东西是有再多的金银珠宝也换不来的...

哑婆婆拉着寄云跪下应着,委屈的寄云只能移步到书案前,从他记事起,师傅都是如此冷冰冰的,说出的话都是冒着寒气,她的房屋他从未能靠近半步,他也从未看过她的相貌,每次教训他都是拿捏着他的七寸,让他不得不服,他对她是又怕又敬,好在每个月她都会闭关,有时候连着好几个月都不出来,他就可以跑出去和岛上的小伙伴们玩乐了。

她睁眼时,一片苍白,雪花肆意落在眼上、脸上,两岁的魔娃清脆的哭声响起,胖乎乎的小手死死扯着她胸前的衣襟,她悲凉的认命,忍着满身的疼痛,缓缓的支起身子,施法护住被冻哭的小魔娃,雪白的地上涌来一股黑色的魔气,离她越来越近,就在魔气触及到孩子的那一刹那,她抱起娃儿腾起,挥出手中的断月剑,利落的将数道剑气迅速的定住那股流窜的魔气,魔气化成一位满脸图腾的妇人,她在雪地上痛苦的呻吟了一会,缓缓的开口说道“不愧是上神,伤成这样还能有如此灵敏的反应,把小皇子给我,那是我们魔君最后的血脉!”

千云悲痛的流着泪“你中了血魔咒,若你要杀我的孩子,你也会暴毙而亡!千苓,师姐对不起你!我只希望这孩子能活下去,我别无选择,师兄一定不会放过我的孩子,我求求你,替我带他出去,随你去哪,只要远离这一切,让他活下来!”

千苓轻点雪花落地,“你有什么资格跟本尊这样说话!”

“还有一个阵眼!”千云扯住受伤的她,走到一个微弱的阵眼前,是一个噬魂眼,千云以身祭眼把千苓和孩子推了出去,魂散时呼喊着“千苓,替我好好照顾孩子...”

展开

苓云记目录

更多章节

苓云记资讯

更多资讯

书友评论

南国的小no
你定知&道解咒

千苓抬起双眼望向她“你是魔巫,你定知道解咒的办法!”

南国的小no
人惶恐&牛做马

千苓冷笑着,收回断月,妇人惶恐千苓伤及孩子,立马跪地求到“求上神网开一面,饶了我们魔族这最后的血脉,老奴愿为上神做牛做马,求上神开恩啊...”

南国的小no
嗦,起&中,将

妇人不与她啰嗦,起身便是一阵强攻,黑色的魔气萦绕在千苓的身旁,千苓忍着刺痛的内伤,强行运气将魔气震散,断月脱离千苓的手中,朝妇人刺去,扎入妇人肩中,将妇人死死的钉在雪地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