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公子别急

2022-06-22 17:49:16

圆不破

灵异小说 | 完本

17682 次点击



为了能达到不可以告人的目的,佟锦严禁不去残害某家公子。而已前路漫漫太崎岖不平,已达成愿望不很容易。仇人似的老爹,不着调的老娘,妖王婆似的奶奶……杀怪升级后要时间,公子别急,为能及早残害你,佟锦始终在去努力!◇◆◇◆◇◆◇◆◇◆◇◆◇◆◇◆◇◆◇◆◇◆◇◆◇◆◇◆◇◆◇◆◇◆书友潜水群:72831962多部完结啦作品,坑品非常良好,请大家多加需要支持~^-^~啪啪啪!脸上热辣辣的疼,疼得她眼泪险些流下来,这是做梦?要不要痛得这么专业啊?佟锦腹诽不已,她倒是想破口大骂来着,可话还没出口就被人扇回来,打得那叫一个爽!不过她很不爽就是了!。

昨晚的事佟锦虽不知来龙去脉,可她受了一夜的折磨,现在也并没出了人命,就算是她有错在先,也抵了大半了吧?这样想着,佟锦望向来人时眼中便多了些许期翼,待那人大步而来,停至她的面前,她就坐在地上仰望着他,在这天际才泛青边的初秋清晨,她好像看到了一座铁塔,又或者是棵大树,那样巍峨不动地伫立在自己面前,好像不管她犯了什么错,惹了什么麻烦,他都能用他极阔的臂膀尽数挡住,将她护在当中。

想到这里,佟介远心里又升起另一股怒意!好夕是佟府的大小姐,怎地如此寒酸?若让外人见到岂不是让人笑话!

而适时地昏倒也能帮她拉伸佟介远的怒气,只要过了这当口,再想起这事,就不会像适才那样暴怒,处置也会轻得多了。

那两个小丫头才说了几句话,便听到一个粗声粗气的妇人大声喊道:“扯什么嘴皮子?没见着姑娘浑身都湿了吗?还不快给姑娘换换!”

呆怔怔地看着眼前身材壮硕手持凶器的古装大妈,佟锦的脑子里有几分钟都是空白的。

很好,这正是佟锦想说的话,被凶手抢先了,听声音,是个女的!

佟锦的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后来母亲重组家庭,虽然与继父相处尚算融洽,可因为继父也有自己的子女,所以相处时总有一些难以破除的隔膜,这么多年,佟锦也只是叫他“叔叔”而己。

佟介远低头看了看倚靠在自己身上的佟锦,心里虽有可怜之意,但只要一想到她是那女人的孩子,就始终难以产生什么亲近之情,沉着脸道:“这些话你去与你二娘说,听她……”

基于自己在家里的不受侍见程度,肯定也不会分什么好货色给她,佟锦只能相信这里的物质水平十分发达,普通货色看起来都这么高端,高档货自然可想而知。

“老爷,”古装大妈小小进前一步,颇为委屈地道:“刚刚老奴想打些水给大小姐洗脸,可大小姐突然发了脾气,把水打了一身,还说要向老爷告老奴的不是,老奴惶恐,先向老爷请罪。”

身边说话的人都是细声细气的,声音稚嫩,应该是两个小丫头。可她们也没说什么有用的事,只是偶尔提到“不知那边会不会派人来看看姑娘”。

佟介远被她哭得有些心烦,喝道:“说什么浑话?你只管说出此事原由,我自会为你做主!”

她为什么会落到这样的下场呢?从昨晚二夫人的话中不难听出,她是正经的嫡女,就算犯了错,哪轮得到一个妾室掌掴她?又哪轮得到一个下人对她动用私刑?没人管吗?她爹呢?她娘呢?

看这祠堂的规模,她这身体的家里显然不是什么小门小户,可她,身为这的大小姐,身上穿的衣服竟连袖口都磨白了。还有刚刚古装大妈低头探她的时候,她闻到一股明显的酒味,分明是此人偷懒跑去喝酒,睡了整夜回来才发现她也在睡,怕二夫人追究,这才变着法的折腾她。

这是一间女子的闺房,环境简洁素雅,外间被帘子隔着看不清楚,她所在的内间约么十五平方米,她躺着的这张大床就有六七平方,几乎占了屋子的一半,除了床,便只有两个箱笼和一张妆台、一个脸盆架。

最不公平的是她现在挨着打,却连凶手都看不见,眼前浑噩噩地模糊一片,将来想报仇都不知道找谁好!

“责怪?”二夫人凉凉地冷笑一声,“我就是要让他看!当年他负情负义,将一切都给了她们母女,我却只能为妾,连累玉帛和小七成了庶出!这么多年来我没有责怪她们,她们倒来害我!”

除了能动嘴,她的手臂一直被人死死地钳着,让她只能眼睁睁地让自己任人鱼肉,钳着她的人还偷偷加戏,总能在嘴巴子落下间极小的间隙中找到空档,配合着偷拧她几下,让她的痛感始终保持在生不如死的燃烧线以上。

很久以后佟锦再想到现在的情景,仍然深深地钦佩着自己。在绝境中求生存,在逆境中求发展,遭人围殴后仍可以蛋腚入睡,以后还有什么事是她做不了的?

那两个丫头替佟锦换好了衣裳,又将她的头发擦至半干,便都出去了,佟锦这才睁开眼来,打量着四周。

展开

公子别急目录

更多章节

公子别急资讯

更多资讯

书友评论

圆不破
出去了&开眼来

那两个丫头替佟锦换好了衣裳,又将她的头发擦至半干,便都出去了,佟锦这才睁开眼来,打量着四周。

圆不破
道:“&大小姐

那婆子讨好地道:“是否等大小姐醒来就让她去二夫人处领罚?”

圆不破
:“古&我们来

一个小丫头迟疑地道:“古妈妈,姑娘贴身的事情向来轮不到我们来做,都是舒兰姐姐和绮玉姐姐做的。”

圆不破
已收了&案有些

一席话,佟锦连哭带说,拖了半天才讲完整个过程。佟介远来时的确是急怒攻心,后来见她模样可怜就已收了些火气,此时再被她一拖,再不复初时的雷霆震怒,只是没听到他想要的答案有些失望而己。

圆不破

&”二字

“处置”二字还未出口,便见从刚才起便没了声音的佟锦身子一歪,从他身旁滑倒,竟是早已昏迷!

圆不破
想到的&就是受

而另一个让佟介远相信佟锦的原因,是因为他这个女儿,从没有忤逆过任何人的意思,所以事情一出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受她母亲唆使,却也没有真的认为是她的主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