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剩女不淑

2021-10-18 17:44:02

意千重

科幻小说 | 完本

20810 次点击


剩女不淑好看吗  剩女不淑男主  剩女不淑的男主角是谁  剩女不淑百度网盘  意千重剩女不淑  意千重的全部小说剩女不淑  剩女不淑百度云  剩女不淑txt下载  剩女不淑全文免费阅读  剩女不淑  



尚夫人期期艾艾说不出话来,只把住门不放,红了眼圈可怜兮兮地看向欧三少奶奶。

夏瑞熙见夏夫人的眼皮跳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不悦来,很快又掩盖得滴水不漏。便看了那青年女子一眼,只见她穿着一身大红百蝶穿花袄裙,系着白狐皮斗篷,头上插着明晃晃的镶东珠金钗,大约二十来岁的年纪,细高的个儿,一张瓜子脸,颧骨有些高,炯炯有神的眼睛,挺直的鼻梁,一口雪白细糯的牙齿,一看就是一副精明强悍样。她这话可以说是已经把夏夫人框在里面了,如果夏夫人要闹,就是不讲理,也难怪夏夫人会不高兴。

她弟媳这时候才回过味来,夏老爷这是假装不知道是他们家的人,要出气呢。她就算是想让小叔子吃点苦头,但也不愿意便宜了外人去。便拉了尚夫人给夏老爷赔礼:“夏先生,对不住,实是我家青瑾顽皮,误伤了熙熙。我大姐已经命人把他关在柴房里了,并让人家去通知家翁,让他老人家火速赶过来给您们赔礼呢。”

这时从门外走进来的一个衣着华贵青年女子说:“是啊,大姐。四少这次也闹得太不像话了。亏得是遇上了夏家这样讲理的人家,若是遇上其他家,还不知要怎样的纠缠不休呢。”

夏老爷已经号完了脉,夏夫人迫不及待的催问:“老爷,怎么样?熙熙怎么样?不会留下后遗症吧?”

夏瑞熙一天天长大,长得一点也不像个女孩子,和她那眉目婉约如画,娇怯可人的姐姐夏瑞楠,精明干练,端庄无瑕的妹妹夏瑞蓓简直不像从一个娘肚子里爬出来的。她从小就无师自通的爬树,翻墙,掏鸟窝,和亲戚朋友家里的男孩子打架,再大些的时候,就纠集了一群公子哥和贵小姐,整日鲜衣怒马,到处惹是生非。

——*——*——*——*——*——

这一天,果然就在夏瑞熙十五岁生日那天来了。那天早上,一家老小都等着给她操办及笄礼,结果她玩了个失踪。

夏老爷黑着脸瞪圆了眼睛怒道:“让开!你们欧家当真可以这样欺负人的么?伤了人还不许说理?”

夏夫人被她灿烂讨好的笑容笑得没辙,自从五月夏瑞熙坠马昏迷,醒过来以后人的性子改变了很多,粗野的性格也收敛了不少,变得有些温婉可人了,但就是从前的事情很多都记不得了,还总是动不动就发呆,一呆就是一个时辰的呆起去,让人感觉那个时候她是神飞天外,人魂分离的。

怎么又扯到她身上了?夏瑞熙真的是有些晕了,夏夫人到底打的什么主意?莫非还想赖人家不成?

夏老爷虽然脾气不好在大秦是出了名的,但却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就是皇亲国戚见了他,也要尊称他一声先生的。他医术是大秦第一,轻易不肯给人看病,但一出手往往就是一个准。脾气不好数一数二,偏他不但嘴厉害,打架也厉害,家产丰厚也是排得着号的。人家都恨他那脾气,但又不得不求他,多数人对他都是又恨又怕又没办法。尚夫人看见他铁塔似的身影从院子门口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腿脚发软了,现在见点了她的名,吓得一激灵,眼巴巴的望向夏老爷,竟然找不到话可讲。

夏夫人以为她是被自己的病情吓着了,忙不迭的用手绢去擦她的眼泪,轻声哄道:“乖女儿,乖女儿,不要怕。不会怎样的,有你爹爹和我呢。咱们用最好的药,啊?就是怎样了,爹和娘养你一辈子。”说着说着她自己也哭起来。

他木着脸,对着尚夫人和她弟媳略略抱了抱拳,一个箭步就冲到夏瑞熙床边,先拉着手细细端详了一遍。一边把手放在她脉门上,一边生气的说:“哼,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把我如花似玉的女儿给砸成这个样子?一个男人欺负女子算什么?这般狠毒的心肠,我倒要见识见识他。尚夫人!”

夏老爷沉吟片刻,道:“目前来看,还不好说。只能是先吃药静养,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夏老爷还在那里说:“你是个妇道人家,我不想对你无礼。但你执意如此,休怪我不客气拆了你家门窗,你让是不让?”见尚夫人噙着眼泪摇头,真的挽起袖子抬了把椅子要去砸窗子。

八卦无处不在,夏瑞熙马上竖起耳朵,咿呀,这是嫂子在嫉妒小叔子呢,这是哪家呀?她还真想见见这个砸昏她的王八蛋到底是何方神圣?

尚夫人忙抢上前去拦在门口,带着哭音说:“夏先生,夏先生……”

夏瑞熙眼尖的看到旁边矮桌上的铜盆里放着一块石头和一滩化了的雪水,婉儿眼睛乱转,瞟瞟那石头又瞟瞟她的额头。她总算是明白过来了,感情砸晕她的雪团里面裹了石头啊,是谁这样歹毒呢?

她刚刚好些,能下床走动了,夏老爷和夏夫人就迫不及待地拉着她去了城郊玉泉山上最有名的万佛寺烧香还愿,保佑她从此否极泰来,长命百岁,嫁个好丈夫。相比夏家夫妇两个拾到宝的欢天喜地,夏瑞熙怎么也笑不出来。

展开

剩女不淑目录

更多章节

剩女不淑资讯

更多资讯

书友评论

意千重

&可以这

夏老爷黑着脸瞪圆了眼睛怒道:“让开!你们欧家当真可以这样欺负人的么?伤了人还不许说理?”

意千重
,怎么&熙怎么

夏老爷已经号完了脉,夏夫人迫不及待的催问:“老爷,怎么样?熙熙怎么样?不会留下后遗症吧?”

意千重
子,不&自家小

尚夫人脸色微变,偷偷扯扯青年女子,不安的看了夏夫人母女一眼。自家小兄弟在家中特别受宠是没错,但有道是家丑不可外扬,这三弟媳说这些怎么也不分分场合的?青年女子无所谓的淡淡一笑,眼神儿飘到了房梁上。

意千重
,嘴动&是不理

旁边那圆脸夫人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拉了夏夫人的手,嘴动了动,什么都说不出来,满脸的窘迫,拉拉夏夫人,又绞绞手帕,走上前想凑过去帮帮忙,又被忙乱的婉儿请开。夏夫人只是不理她。

意千重
闻,视&得津津

夏夫人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夏瑞熙则看得津津有味,默默在心里为夏老爷加油。

意千重
身上了&晕了,

怎么又扯到她身上了?夏瑞熙真的是有些晕了,夏夫人到底打的什么主意?莫非还想赖人家不成?

意千重
出话来&少奶奶

尚夫人期期艾艾说不出话来,只把住门不放,红了眼圈可怜兮兮地看向欧三少奶奶。

意千重
模样,&吟:“

夏瑞熙看着夏夫人的模样,好像不是要找自己的麻烦。管她怎么闹,只要不是要找自己的麻烦就行。夏瑞熙很配合地捂住自己的额头开始低声呻吟:“娘,不要哭了。疼死我了,我耳朵嗡嗡响。是什么打的我?这么疼。”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