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辞春令

2021-10-19 20:23:13

傅介子

灵异小说 | 连载

22213 次点击



对于妇人来说,眼泪永远是是最好是的伪装。陆挽君上辈子输就输在,会哭。复活归来时的陆挽君在荀太后面前哭:荀太后会觉得冤了她,谁知这哭恰恰哭给她看的。在沈昶面前哭:我又惹娇娇不高兴了,我该打,都是我的也不是。神鹿(沈陆)小剧场:三日陆挽君醉酒后,沈昶替她宽衣解带,突然间从外衣袖中掉出一包粉末。沈昶不解地捡出来闻了闻,顷刻之间之间眼泪止忍不住流下去,是催泪粉。沈昶擦非常干净眼泪,略很复杂地看醉卧床上的娇娇美人,美人眼角还挂着未干的泪痕,才在他面前哭过一场……此时的惊春园门窗紧闭,廊下的画眉鸟儿在鸟笼子里缩紧身子,把头埋进身子里去避寒。。

“不是奴婢……”

王府上下都知道,明月姑娘身份尴尬。在丫鬟面前是半个主子,在主子面前又是奴才,以各种身份拜见陆挽君,还真是个问题。

荀温仪母亲永宁公主嫁的是荀太后娘家,永宁公主生荀温仪时难产,荀温仪一出生就被抱到荀太后跟前教养。

廊下的画眉被惊醒,在笼中跳上跳下,开始重复今雀的不得好死。

长素惊讶片刻,明了。明月姑娘若是拿自己当半个主子,就应该在陆挽君进府的第二天上门拜见,妾室见正室可不兴挑时候。若拿自己当丫鬟,没主子的召见擅自上门求见,主子不打两板子都是好的。

陆挽君带笑的双眼一一巡视跪着的二人身上,只见今雀抖得厉害。

陆挽君当没听见她的话,慢步走到太后面前,跪在嬷嬷递来的蒲垫上面。

“明月姑娘既不是主子,又不是丫鬟,她以何种身份来拜见本宫?”

陆挽君看见只当做没看见,她知道南阳公主对她的敌意来自那里。

明月姑娘是沈昶的丫鬟,也是唯一的通房。

小丫头答了个是出了门。

“哀家听说你前些日子送了个丫头进来?”

二人离开,没人发现这画眉鸟浑身抖得厉害。

周围侍候的奴婢都被打发了出去,暖阁中只剩下荀太后和陆挽君。

上辈子就是今雀害得她孩子惨死,致她后半生的悲剧。她端详着今雀,忽地以手化掌,啪啪两巴掌打在今雀的脸上。

只怕什么她没说出来,可她那欲言又止的眼神动了又动。

荀太后握着陆挽君的手,温声说道。

底下的南阳公主听见了陆挽君奉承说的玩笑,届时笑出声来,她拉了拉荀温仪,看着荀温仪说道:“温仪刚才那话可不是开玩笑,是吧温仪?”

“没规矩的就该送进来教导。”

太后这话意味深长。

展开

辞春令目录

更多章节

辞春令资讯

更多资讯

书友评论

傅介子
的眼睨&,仆妇

她带笑的眼睨着说话的仆妇,仆妇看着那分明笑着,却不带生气的陆挽君一眼,不禁打一个冷颤。

傅介子
她们初&来驾到

她们初来驾到,陆挽君王妃的威严还未树起来,长素的称呼也还没改回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