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岁月长河里的透明人

2021-10-28 15:24:58

孝祖静秋

游戏小说 | 连载

21910 次点击



一半是触手能即的生活,一半是遥不可以及的虚幻村庄被一条南北延伸的砂石马路笔直地割成了两半,庄户人将东面的庄户称作东庄,往西则唤作西庄。错落有致的砖瓦建筑如同交错的犬牙一般沿着一条东西贯通的泥路上绵延开来,建筑之外的庄稼地则被简单粗暴地分割在了村庄的南面和北面。。

老太太是寒着心走的,走后没多久,公家拆了庄基上的土坯危房,她最后的那段往事也就再没人提起,她的那双宝贝儿女再没在庄上出现过。

他简单地吃了几口,之后进屋洗了一把凉水澡,享受一会难得的恬静和自在。不一会,他便带上手电筒匆忙往窑洞赶去。

建业结婚当年,老父亲梁振邦偷偷将省下的稻米换了几椽好梁给儿子搁在了土坯房的梁沿上,小儿子也到了婚配的年纪,即便当初如何允诺老大这房,也实在是有心无力了。后来因为小儿子结婚,二媳妇要得紧,亲家翁直言不讳地表示:“不能像老大家那样,婚后什么都给不了不行,该有的结婚之前一应妥当了,女儿才能嫁过去。”老爷子只好举债替小儿子建起了砖瓦房,于是土坯房毗邻着青砖红瓦的砖墙自此在大儿媳心里埋下了多少年都挥之不去的怨愤。

“光咱两?没人呐!”汉子打墙根上爬站起来,躬着身子甩手拍打着屁股上的土灰,胸脯上凸起的肋骨几乎快要撑破黝黑瘦削的皮囊,狭窄瘦削的长脸上挂着一丝疲倦。

对方是先前白天同他一起的壮年汉子,此时的他仿佛刚从水底爬上来的水人一般,也顾不上体面了,男人浑身上下只包裹着一条贴着补丁的蓝底三角裤。见建业来了,释然地放下了手里的柴火垛,嘴角扬起了一丝浅浅的苦笑。

男人名叫梁建业,是个地地道道的“老实人”,一辈子活得谨慎细致。那年头整个庄上只有三家还是土坯房,他梁建业便占了一户,另两家,一家是光棍朱老四,还有一家则是儿女不管不问的寡居老太太。

“刘庄上的大老刘,他爸原先村里面做饼子的,知道不?我打听了,上星期给他爹来信了,说深圳那边工地上要人呢,只要有想去的,凑好路费,国庆农忙后就跟他一起上路,多少都要。”

“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呀!往前走,莫回呀头,通天的大路……”

“四哥,玩几把?”朱老二打里屋的柜台后面走出来,撑了撑腰杆,打了个长长地哈欠,懒洋洋地望向不远处裸着上半身的中年汉子。

“建业。”

“不开玩笑呢嘛,老娘爱跟哪个睡就跟哪个睡碍着谁啦,我们家老爷们看得开。”也不知孙家媳妇是要解释,还是话比脑子走得还快,说罢早像个没事人似的跑回去看牌局去了。

“噢,知道。听人说这小子这两年没少挣呐,在那头都买房了,还养了个小蜜,自己老婆孩子搁家里拾捣庄稼活。”

此时,西庄上几个扛着扁担簸箕的中年汉子,顶着烈日炎炎的燥热,穿过滚烫的砂石路,来到了棚外面的树荫底下。男人们个个面色黝黑,大珠小珠的汗液像雨水般裹在额头跟胸口上,为首的那人放下肩上盛满黄泥砂的簸箕,气喘吁吁地朝着散发冰棍的女人说道:“吆,孙家媳妇,今儿你请客吃冷饮哪?给咱爷们几个也来点?”

村庄被一条南北延伸的砂石马路笔直地割成了两半,庄户人将东面的庄户称作东庄,往西则唤作西庄。错落有致的砖瓦建筑如同交错的犬牙一般沿着一条东西贯通的泥路上绵延开来,建筑之外的庄稼地则被简单粗暴地分割在了村庄的南面和北面。

“咋啦?”

“又不是自家亲兄弟,哪能想起来咱的好啊!人家有是人家的,咱羡慕羡慕也就得了。”孙家媳妇腾挪了一下沉甸甸的身子,白皙的肉身直往下坠,活像一块正在快递融化的乳白雪糕。心下却是又酸又无奈,好似雨点子只落在旁人家地里面,自家田地里却终是干巴巴的荒土。

铺子老板是对很会来事的中年夫妻,丈夫姓朱,庄上人都唤他老二,是村上有名且唯一的兽医。

“总要来的,早一会,晚一会打什么紧啊!”建业灭了手电,塞进了窑洞左面墙的砖石缝里。

“这么些人呢!哪凑不齐一桌牌啊。”朱二边说边怂恿一旁同样无所事事地几个人,不一会四个人一齐上了桌,余下的人也不闲着,纷纷围在了桌子周围,冲着几人手里的牌指指点点,一个个掩着嘴窃窃私语,棚子底下也只剩下小孩们绕着地上横七竖八的板凳疯狂地嬉戏追逐着。

“你们这些娃哦,啥玩笑都开。人家老子还在呢,一口一个老梁、老孙!”边上一个上了岁数的老太太听不下去了,一只手费劲巴拉地撑着根竹杖,一只手悬在半空中使劲地摆动着。

展开

岁月长河里的透明人目录

更多章节

岁月长河里的透明人资讯

更多资讯

书友评论

孝祖静秋
,晚一&面墙的

“总要来的,早一会,晚一会打什么紧啊!”建业灭了手电,塞进了窑洞左面墙的砖石缝里。

孝祖静秋
“得多&少钱?

“得多少钱?”建业掐灭了快燃到过滤嘴的烟头,转过头望了眼男人。

孝祖静秋
两口子&子。

妻子进门十年,梁家也没凑起钱给两口子砌个像样的房子。

孝祖静秋
。那年&不问的

男人名叫梁建业,是个地地道道的“老实人”,一辈子活得谨慎细致。那年头整个庄上只有三家还是土坯房,他梁建业便占了一户,另两家,一家是光棍朱老四,还有一家则是儿女不管不问的寡居老太太。

孝祖静秋
从里面&支给梁

“喂,建业。”男人打地上捞起脏兮兮的裤子,从里面掏出盒红塔山,随手递了一支给梁建业。

孝祖静秋
手电晃&拱形的

“换我了。”建业用手电晃了一下对方的脚下。拱形的窑洞足有三四米深,滚滚的红焰一次次地打那堵新砌的青砖墙面的堂灰口如蟒蛇吐杏一般串出,随之而来的是叫人窒息的热浪。

孝祖静秋
子。去&啊!”

“对,就那小子。去不?回去凑凑路费,大忙一过,咱兄弟一块过去。搁家里能赚几个钱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