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夜晴刃暖

2020-09-12 08:15:02

西门红冰

游戏小说 | 连载中

15226 次点击

魔兽江山,月晴夜;  群雄称霸,刃生暖。  看WarCraft各族豪杰,  数魔坛倜傥人物! 夜晴刃暖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闯,你能不能只听不唱,或者等我吃完饭再唱,别让我对晚餐没食欲。”正埋头对付各种同学录的孙志实在忍受不了刘闯的摧残。。

  “哦,最近很忙,基本没有时间打比赛,那些比赛都放弃了。”刘闯说着,有意无意看了一旁的孙志一眼。孙志干脆视而不见,没有理会刘闯,径自走开了。

  “饿了吧,吃饭去吧。”孙志扔下书,也跳下床。

  到了此时此刻,孙志把自己的事基本都搞定了,女友大人梁露文也在留在这座城市工作。他的“俗务”基本都摆平,于是也有了重振PFP的心思,刚才经那个学弟蔡廷凯提起,心里的那份火一样的热情又被点燃,他决定集结往日的兄弟们重新在这条路上闯一番,身边的刘闯是现在PFP当之无愧的当家大将,又是自己四年的兄弟,是这些沉睡的斗士之中自己第一个要唤醒的。

  “什么?都走了?你们怎么没有叫醒我?”刘闯听了孙志的话光着脚就跳下了床。

  刘闯在这半年里也几乎没有打过任何正式比赛,除了偶尔手痒在平台上和普通玩家过过招之外,他几乎已经忘记了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了。孙志更是焦头烂额,各种摊子,兼顾不得,战队要打理,毕业的一堆烂事要搞定,工作要物色,尤其面对其女友时,还要做二十四孝男朋友,总之其中的苦辣实不足为外人道也。

  自那时起,PFP的名声鹊起,阵容发展壮大,吸纳了很多实力很强的选手,开始参加各种比赛,并取得许多不俗的成绩,其中尤以RTB季军最为耀眼,那段日子也称的上是PFP的巅峰。接着CWCL联赛又开赛,队人人员突然大暴乱,很多一线队员离开了战队,导致战队整体竞争力急剧下降,那个赛季没有进入超级组,勉强获得了非超联赛甲组季军,接下来战队成绩一落千丈,同时也到了很多人毕业忙乱的时间,包括孙志刘闯。于是在这兵荒马乱的半年中,整个PFP几乎放弃了以前一直参加的所有联赛,动乱中没有离开的队员也只是偶尔打一打线上单人赛事。

  “不说还好,你一说我马上就饿了,算起来我有十多个小时没吃东西了,哎哟我的小胃哟,可苦了你了。”刘闯低头拍拍自己的胃,像足了哄孩子的母亲。

  “我早就知道,嘿嘿。”刘闯看着孙志的眼睛,弯起嘴角,露出了他一个再熟悉不过的笑容。

  “来二哥,祝你回去后工作顺利生活幸福,兄弟先干了。”刘闯说完又喝了一杯。接着又对孙志举起杯,“来三哥,祝你回去后工作顺利生活幸福,兄弟先干了。”这一杯喝完之后终于没有再倒酒,目光涣散慢慢地趴在了自己面前的盘子上。

  第二天刘闯醒来,已经日上三竿,费力地支起身子,发现寝室里只有孙志躺在床上翘着腿在看不知名小说。

  “我决定了,”刘闯高呼,“今晚我说什么都要喝醉,谁挡我我就把他也灌醉!哇嘎嘎!”

  接下来的几天,大家忙得焦头烂额,寝室的老大和老二家里为他们找好了工作,正各自忙着要回老家,三哥则陪着女友送其室友到各种汽车站火车站飞机场港口,只有刘闯闲得发慌又不知道做什么,那些送别的场合他是不去的,“又不是见不到了,大不了以后我环游世界的时候去大家玩去。”他对寝室里的兄弟如是说,但兄弟几个都知道他怕自己忍不住,感情崩溃痛个苦流个涕之类的,于是也不说破,各自心照不宣。

  “呵呵,难得刘师兄还记得我,对了最近怎么都没听说你们比赛呢?我很久没看你跟人比赛了。”蔡廷凯兴奋了起来。

  “啊,嘿嘿,情不自禁,情不自禁。”刘闯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神曲太高亢,对孙志傻笑一个,不再激扬。

  “那你们PFP以后还会参加比赛吗?”蔡廷凯对刘闯的战队貌似还很关心。

  “刘闯?”刘闯正走神间,一个男生走了过来,“是刘师兄吧,我是蔡廷凯啊,还记得我吧。”他看刘闯的表情知道没认错人,于是自报家门。

  “今天不用陪嫂子了?老大老二他们呢?”刘闯揉揉眼睛,坐了起来。

  过去到现在有很多荣誉伴随着他们,他们不会放弃,未来还有更多的荣耀等着他们去夺取。

  “真是猪啊我,怎么就这么没有先见之明呢!”刘闯情不自禁的自语起来,偏在这时背上的孙志干呕了两声,“不是吧,你可别吐我身上啊,我的三哥啊,可要了我的亲命了!”

展开

夜晴刃暖目录

更多章节

夜晴刃暖资讯

更多资讯

书友评论

西门红冰
兄弟先&开始对

  “来大哥,祝你回去后工作顺利生活幸福,兄弟先干了。”说着刘闯捧起杯子喝了起来。齐天三人已经不记得这是他第几轮敬酒了,总之从第三轮开始对每个人说的话就一直是一样的。

西门红冰
这情形&,是不

  “呃,三哥,看这情形,是不能善了了,我要是倒了你可得背我回来哦。”刘闯苦着一张脸哀求孙志。

西门红冰
人的温&...

  “把一个人的温暖,转移到另一个的胸膛,让上次犯的错...哎呀,应该把这个治疗守卫打掉的,举手之劳而已嘛,当局者迷呀。”刘闯边看着录象边自言自语。

西门红冰
那是,&备了,

  “嘿嘿,那是,我可是做好胃出血的心里准备了,不醉不归!”老二黎剑桥振臂高呼。

西门红冰
  “&”

  “得,咱都别想了,全醉死最好,闯你也甭指望我,我这量你也不是不知道,倒得比你快。”孙志摊开双手,“各安天命吧。”

西门红冰
看着已&。

  “我可是要留下来的。”孙志无奈地说完,看着已经倒下的刘闯,干了自己杯里的酒。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