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将军蛊

2020-09-13 02:01:27

若尘沙

灵异小说 | 连载中

29701 次点击

凌川在找寻神秘的失踪的父亲的资料里意外发现了一位彻底颠覆秦王朝历史的将军,继而他又卷进骊山下的秦始皇墓中意外发现了真假陵墓的秘密,将军亡魂重现,神秘的面纱了鄱阳湖老爷庙、人鱼传说、神龙架野人、罗布泊双鱼玉佩的神秘的面纱。刘邦建立汉朝后为保护始皇陵下令在骊山附近建立村庄令他们世代守护秦始皇陵,后来这一传统也被延续下去。公元前163年,文景之治,这些村庄已将放牧采药当作主业,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骊山一带放牧采药的村民也数不胜数。骊山脚下的杨寨村里的孩童从小就随爹娘上山放牧,稍大点的牧童便牵羊唤狗的自行上山,他们对于进骊山就像进自己家门槛一样熟悉。杨二狗是杨家寨出了名的孩子王,他爹娘经常上山采药没人管他,他就在村里偷鸡摸狗,上树掏蛋,捉弄女孩子无恶不作,他爹回来了自然免不了将他一阵痛打。家里放牧的活没人干他爹看他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又这么有“本事”干脆让他上山放牧,但他爹怕他偷懒便立下了不可少一只羊的规矩,不然打断他的腿。杨二狗看自己的爹像吃了秤砣一样铁了心,心想这回可逃不了了低着头闷声不响的牵起了栓羊的绳子上了骊山。杨二狗自然不会这么安心乐意的上山放牧,他爬了半晌山累的气喘吁吁,将绳头胡乱的系在旁边的小树上,五六只羊就地啃起了草,他也伸了伸懒腰在地上躺了下来,他望着稀疏的灌木心里盘算着一会该去哪里掏掏鸟窝,正想着该怎样把老鸟赶走又不伤害到自己时,突然听到“噗噗”“噗噗”的声音,他刚反应过来抬头去看,一头羊像发了疯似的从他头顶向山上跑去,杨二狗扑通的一声爬起来,发现那头羊已经脱了绳受了惊跑出老远了,心想完了这次腿要保不住了,他赶紧俯身冲了上去。山上的树越来越密,上山的路也越来越难走,那头羊却像着了邪似的飞奔不停,杨二狗骂骂咧咧的也不敢停歇,就在他快要撑不住时,突然那头羊没了踪影。杨二狗这可吓坏了顾不上大喘气就向羊失踪的方向走去,扒开矮木丛,果然在前方看到了一个一人能下去的洞,旁边的土上还有几个羊蹄印和羊屎蛋,估计是那羊没刹住蹄子吓的出恭了,杨二狗急了心说这羊丢了,我这下半辈子就得和拐杖过日子啊。他心急火燎的环顾四周,太阳将皮肤晒得通红,没精打采的树叶被时不时吹来的热风晃动着,虽然天气催人入眠但二狗却如芒刺背毫无睡意,当他看到旁边粗壮的树枝时心里突生一计。杨二狗是杨家寨风靡全村的捣蛋鬼自然会随身带着匕首和取火的用具,这些东西也都是他的心肝宝贝,他害怕万一哪天有个被他捉弄的小子喊人报复他,他也可以用这些防身保命。金燧是汉代人在日光下取火的用具,杨二狗就随身带了一个,这也不是他爹他娘给的而是他在月黑风高之夜从村里有钱人家的小孩身上抢过来的,按现在的话来说这小孩就是在小伙伴面前炫富后着了二狗的道。平时二狗怕事迹败露不敢拿出来这次可真算是派上了用场。杨二狗用匕首将旁边的粗树枝砍断,去掉枝杈后他的手已经磨出了几个血乎乎的大泡但好歹也算是弄了个像样的火把,他又把衣服撕开绑在一头,随即他找到几棵松树划破树干在绑着破布条的火把上蘸上了流出的松油。夏日的午后烈日炎炎这也正合了二狗的意,他将少许的蘸了松油的干草放在金燧的中心对着太阳小心翼翼的将光聚集在上面,果然不出所料不一会火就着了,二狗连忙马不停蹄的借着火种将火把点燃。忙完了这些,那只羊已经掉下去有吃顿饭的功夫了,杨二狗心急如焚也没考虑什么毫不犹豫的拿着火把探身钻到洞里。。

  “老师……看……看您说的,我是累得没吃上力差点摔倒,扔了剑是保护自己不受伤的最好的选择……”

  “起来!”老师也没好气地说。

  哼!他奶奶的,既然这样老子就不客气了,我暗骂了句,吃力地提起剑向老师刺去。

  刚钻到洞里杨二狗就后悔了,这他爷爷的哪是洞完全是冰窖啊,他在心里骂道,同时感到从脚底到头顶都是刺骨的寒意,但这个十几岁的孩子平时做惯了惊险刺激的买卖这点小变化不足以让他下定决心走回头路,毕竟还是腿重要,他在心里盘算着,但他爬着爬着就越发觉得不对劲,为何这么长时间了他还是没有着地,他的后背开始冒出汗来即使这里非常阴冷,头上的入洞口也越来越小自己却觉得脚底下的路还很长很长,恍惚间他稍不留神只觉脚底一滑摔了下去,二狗心想完了这次不但两腿不保,命有可能还得搭在这,正当他绝望之时,他竟然摔在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上,原来从自己摔落的地方离洞底不远了以至于他连火把都没有掉落,但这个软绵绵的东西肯定是那个不幸的羊了,二狗思付着,举起火把果然看到了那个早已断气归西的羊正长着恐怖的嘴,舌头也吐出一半。杨二狗一屁股滚出老远,这头羊的表情太诡异了,就连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孩子王都吓出了一身冷汗。杨二狗定了定神,看了看入口的洞,目测这高度估计是没法爬上去了,他举起火把扫了扫四周,突然他在洞壁上发现了一个三尺多宽的洞,强烈的好奇心让他忍不住想进去看看,他犹豫了一会儿心想也许这个洞能引我出去呢,与其在这里等死不如进去探个究竟,可能还有条活路呢,他掂量了半响将心一横举起火把,拿好匕首朝那个幽黑的洞钻了进去。

  那个年代想要发点财那非得偷点抢点不可,可是那个民不聊生、哀鸿遍野的时代去哪抢啊,该抢的也都让小鬼子抢尽了,他们也决不会抢抗日的军饷,去抢小鬼子的吧那肯定免不了火拼和厮杀,所以他们决定活人抢不了就得从死人下手了。我太爷爷那时还年轻,小时候家里做生意有点钱曾被送到私塾里认过字学过几天文化知识,所以比起那些鲁莽的土匪他就多多的留意了一下盗出的文物,每有什么发现和不明白的就在本子上用毛笔记录了下来,那些土匪们是狗屁不懂,但看到自己队伍里还有舞文弄墨的文化人这些凡夫俗子反倒有点自豪心里还不由自主的觉得高大上起来,所以没人阻挠他的记载。后来我太爷爷在内战时期阴差阳错的投奔了共产党,自觉的参战,结束了盗墓的生涯。共和国成立后,那当年的土匪们也死的死散的散蹲号子的蹲号子。太爷爷则退了伍带着老婆孩子回到了西安生活,即使中间经历了特殊时期他都没有将记载扔掉。我爷爷也在特殊时期结束后做了考古的工作,我爸就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自然也做了考古的职业,直到我这一辈还是没有摆脱考古的牢笼。再说到我太爷爷当年的记载,我爷爷和我爸虽然誓死保护但是真正研究的倒是没有多少,所以它像一叠废纸一样放置在家里的角落里,我母亲算是现在说的富二代,富豪小姐,至于为啥看上我爸说来话长,一是我爸长的不赖当然我也切切实实的遗传了他的优良基因除了身高,二是我老爹做起事来的认真劲那真是魅力四射,也正好被我妈看到了,我妈在一次参观兵马俑时被这恢弘的气势震憾住了,但她非要缠着我外公看什么兵马俑的修复,我外公面子大啊,他是新加坡华人在新加坡又有自己的公司,有钱有权,于是我母亲就顺利的去了“考古与修复工作区”,正好我老爸正蹲在坑里满身是土的修复一个兵马俑的面部,我妈看的痴迷不禁冒出一句:“这俑好像你啊。”我老爹则入了迷根本没听见我老妈在给和他说话,于是我老妈便记住了他,之后便展开了火一样的追求最后顺利的把我的闷头青老爹拿下,这事是我外公告诉我的他当时反对也没用,我妈像是着了魔似的就赖定了我老爹,最后终成眷属,中间的细节我也就不一一赘述还是回到我太爷爷的记载上。,话说我老爹收拾着这弄散的记载,当看到其中一页时他突然一愣,紧张的拿起那张纸,那张纸上画着看不懂的花纹,满满的一页,我老爹赶紧将地上的纸全部收拾了起来又把太爷爷的记载全部装箱拿到书房将自己关到屋里,我老爹看到了什么,他看到了这张纸上记载有和他以前在同心倒墩子匈奴墓葬里发现的那个陶罐上一样的花纹,不,不是花纹,太爷爷的备注让他幡然醒悟,备注内容是:未知文字,原来这他娘的哪是花纹而是文字啊!

  “将军,饮水。”有人在我旁边说话,并且还递来一个杯子,好像是青铜爵杯,我努力的坐起身伸手接住了喝了一口,那水清凉可口甘甜如醴,滑过我的嗓子时我顿时也清醒了许多,突然觉得不对劲,这是谁给我倒的水?我猛的抬头一看顿时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只见眼前竟然站着一个身高八尺,头盘发髻,衣着铠甲的……古人。

  这个孩童就是杨二狗。

  回到家我就洗了澡钻到床上,饭也没吃,有种撮心的疲乏令我十分难受,我知道我得赶紧睡觉,可是眼皮却久久不舍得合上。我无法理清我的思绪也不敢想象今天发生的怪事,呆了一会儿我摇摇头,突然想起了我的老爹,说实话,老爹失踪了那么久我的确很想他,虽然他以前过于专注工作没有过问过我,但是在他考察回来见到我后对我若隐若现不漏声色关注的眼神我还是无法忘记的,想起这些我的鼻子不由自主的酸了起来,男儿有泪不轻弹,但血气方刚的七尺男儿也得有儿女情长的一面,虽然……我还不够七尺。在胡思乱想中我的眼皮终于肯闭上了,但跳跃性思维却还没停止,朦朦胧胧中我想起了那个神秘的将军——李晏,心里嘀咕着:那个始皇墓和这李晏到底有啥关系?他又是谁?……

  “哈哈”那几个小婊砸终于没憋住哄笑了出来。

  睡得正熟的时候竟然有人摇我,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眼前的景象还十分模糊,但隐约能看到一个人的轮廓,我软绵绵的起了身但却感到我的身上的睡衣好像重达千斤。

  公元1985年,宁夏同心倒墩子村,我的父亲凌向东随一批考古队来到这里,两年的时间他们在倒墩子村东南1.5公里的坡地上清理出了27座匈奴墓葬,出土随葬品1500余件。那时我老爹才刚进队,没什么经验,所以他只负责打打杂跑跑腿啥的,但是那时的他痴迷古代纹饰,所以对于出土的文物上刻的花纹他都特别留意,其中有一个不怎么起眼又破烂不堪的陶罐倒是引起他的注意,这陶罐刻得花纹非常奇怪,没什么规律,也不知道是哪个匈奴这么蠢用这么丑的陶罐为自己陪葬,其他专家都对这个陶罐不是很重视,目测修复起来也是很困难,所以那些所谓挂着权威溜着金的专家就把它完全忽略了,但是我老爹倒是长了个心眼,他偷偷的把上面能看清的花纹比对着画了出来,这次我老爹算是勤快对了。在接下来的十几年里他也没管这个花纹,直至到了2000年,新的世纪来临,我家在搬房子时我老妈要把太爷爷留下的那些破纸扔了,我爸极力反对,他俩就吵呀吵,最后一失手把装订好的一本弄散了,说是装订好其实早已经苟延残喘经不起折腾了,废纸漫天飞舞,我老爹气不打一处来,但又怕把太爷爷留下的东西弄坏,急忙俯身去捡,说起我太爷爷那可是一传奇人物,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他就和一群土匪在东北内蒙等地活动,要说那个兵荒马乱的时代当时的土匪应该盘踞一方哪有敢四处游走的啊,但是我太爷爷加入的土匪可不是一般的土匪,他们不仅要和活人做生意也要和死人打交道,不错,他们就是盗墓贼。

  剑,讲究的是劈、刺、点、撩、崩、截、抹、穿、挑、提、绞、扫等,特点是刚柔相济、吞吐自如、飘逸轻快、矫健优美,但到了我手上却成了左砍、右砍、上砍、下砍,老师却处变不惊,如行云流水般的一次次地躲过了招。不下五个回合我已经累得提不起剑了,我气喘吁吁的弯着腰心想这他妈的不是比剑是要累死我啊!

  怕什么来什么,我刚反应过来就听见下面围成一圈坐着的学生对着我暗暗地哄笑,我颤颤巍巍的走到老师面前,老师低头瞧了瞧我的小身板冷哼了一声:“上课又走神了吧?”我低着头没有回答。“接剑!”只听“唰”的一声一把白刃剑冷不丁地就向我飞来,我本来以为是学生用的木制道具剑,也没做多大的心理准备,但当接到时手却猛一吃力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力量一晃“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城东五公里处的骊山北麓埋葬着千古一帝秦始皇。始皇初即位他便在这骊山大兴土木为自己修建陵墓,那时的他才十三岁。“天下徒送七十馀万人,穿三泉,下铜而致椁,宫观百官奇器珍怪徒臧满之”,这是《史记》之中对始皇陵的记载,但至今都无人知晓这幽幽地宫里究竟藏了多少奇珍异宝,从秦末到如今的二十一世纪即使有胆大的盗墓贼从天南地北不辞辛劳的纷至沓来掘他坟墓也一样惨死在这地宫的门外。项羽曾想烧过,但这惊世霸王也畏惧那万弩穿心重重机关而望洋兴叹,考古学家用高科技探索过但一样一无所获,就连虎视眈眈的老外也只能垂涎三尺亡可奈何。

  我笑了笑,说:“**傻啊,你能把门打开你就是那僵尸了。”周成辉吃了亏,气急败坏地说:“我看你才是那僵尸呢,哎,你手那么大兴许你能打开呢。”说着他就强行掰我的手,我当然誓死反抗,谁会陪他做这无聊的游戏,可是我这一米六的小个哪是他的对手,于是我的手被他活生生的钳住就往那个凹陷上按,我心里对周成辉这个小表砸咬牙切齿,此时赵恪也不知去哪了,没了帮手我也感到无望就顺从了他按在了那个手型的凹陷上。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这……竟然……一点不差的匹配上了,有一瞬间我还怀疑这就是我的手掌模具,周成辉愣住了,我也怔住了,但是我马上反应过来将手抽回,“幸亏门没什么动静,”我吁了一口气说,但突然发现辉仔的脑门子正蹭蹭的冒汗,脸色也变得铁青,我奇怪的说:“我说傻辉,我就算是千年老僵尸你也不能吓成这样吧?”周成辉哆嗦了半晌:“门……门……动了……有……土……”我立刻发现他头戴的安全帽上细小的土渣正在啪啪的落下,既而又听见“咯咯”的脆响声从门里传来,“妈呀!这门真要开啊!”我赶紧把吓傻了的辉仔拉到一边,考古员都发现了异样聚拢了过去,不过这“咯咯”声只持续了一下,门好像也只挪动了几厘米,考古人员赶紧顺势推了几下,门又和往常一样丝毫不动。

  “门能打开吗?”辉仔打破我的思绪说,赵恪答道:“打不开,没发现什么机关能让它打开,现在那些老专家还在讨论要不要打开,不过我觉得真没必要,我估计没有多少**是没法将它打开的,不过真的用了地宫可能就得毁了啊。”“那不是还没什么发现吗?就这一破门和这封土有啥区别啊,估计没个几十年也不能有多大的发现。”辉仔一语道破赵恪的心事,赵恪顿时脸色又难看了许多,顿了半晌,赵恪突然说:“也不是没有什么发现,你们来看。”我们跟着他走到门边,只见门上竟然还有一块凹陷的手印,那手印出奇的大,应该是能和一个一米八或一米九大汉的手匹配,“吆喝”辉仔怪叫了一声,“这古代人也会用指纹密码锁啊,不过这应该是手掌开锁系统,真他妈高级。”说着他还用自己的手试了试,不过他手足足小了一圈,门自然也纹丝不动。

  “好!”看热闹地学生喝彩了起来,我却感到喉咙处阵阵寒气逼来。

  看着考古人员对于门的松动千奇百怪的猜测我自嘲的笑了一下,转头对辉仔说:“他们没看见是我解得锁吧?”辉仔怔怔地摇摇头还不自觉的向远离我的方向挪了挪,“哎,你真把我当成僵尸啦?我不就是巧了正好长了一个可以和那个配对的……”话还没说完,我的耳朵突然一阵生疼,眼睛也不由自主的像那个门看去,那个门打开的那条缝,当我看到那个缝时就知道完了也许那瞬间的想法是我最后的理智,此时的我心里没有任何杂念只有那个门,那条缝,还有门里的世界。我有股要打开门冲进去的冲动,并且是说不出来的强烈,门里的世界应该美好吧,我心想,也许……也许我老爹就在门后,这个念头像闪电一样劈了过来,我放大眼瞳,对于那个门,还有门里面突然心驰神往,就像我心里的那片我最向往的圣土,一瞬间我仿佛还看见我老爹在门里向我招手,我狂躁不安,心急火燎,那个门……门……我……我必须进去!我已经崩溃了,我按捺不住这五味杂尘的心情起身飞扑向那个门,就在我刚迈出一步,突然感觉肩膀锥心的疼,我转头一看,赵恪锁住了我的肩头,“你干嘛去?”赵恪别有深意的看着我,仿佛发现了我的心事和企图,我激灵了一下突然感到神清气爽,刚才心里的那种渴望一扫而光:“我……我刚才怎么了?”“我看你是累了,回去好好休息。”赵恪放开了我,也没有多问,我也实在是不想在这里久留,刚才的那种感觉我是再也不想尝试了,于是就拉着辉仔准备走,赵恪还不能离开,他还得彻夜搞研究,我和辉仔和他道了别,我俩也没心情出去玩了就分道扬镳,各回各家了。

展开

将军蛊目录

更多章节

将军蛊资讯

更多资讯

书友评论

若尘沙
攻击”&肃地说

  “你放马过来吧,我只防御不攻击”老师忍住笑严肃地说。

若尘沙
你就把&大的汗

  “战争还没结束你就把枪扔了?”老师还是没有收手,我的额头上已经冒出豆大的汗珠。

若尘沙

&现在呢

  “放屁!”我还没说完他一嘴吐沫星子喷到我脸上,“那现在呢?还不是一剑封喉了吗?命,不还是落在我的手上了吗?”

若尘沙
老师…&剑是保

  “老师……看……看您说的,我是累得没吃上力差点摔倒,扔了剑是保护自己不受伤的最好的选择……”

若尘沙
剑术老&我,“

  “你!”剑术老师用剑指指向我,“你来和我配合一下动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