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堪做布衣妾

2020-10-13 22:57:50

衣布衣

穿越小说 | 完结

10341 次点击

一觉刚睡醒,穿成摊贩女儿?!为了生计,冬儿抛头露面忙生意,换得钱财却仍然遭遇家人故意刁难。一通之下,她娶布衣张谦为妾室,然为何小小一介布衣家中也会屡次戏码宅斗戏码。本我以为,在布衣之家立世,便能富贵荣华一生。谁想起这个布衣男居然是……舅舅家住在离京城二百里的偏僻村子,趁着天气上冻了,来城里卖自己家榨的菜籽油和家里宰杀的十几只鸡,换些钱好过年。原本再过些日子,快到年跟前的时候来卖年货,行情会更好。但是舅舅考虑到现在刚入冬,鸡要肥一些,天气越来越冷,再往后鸡会掉膘,而且冬天外面草籽什么的几乎没有,家里还要费一个多月的鸡食喂养。于是赶在刚进、入隆冬,吃食可以冻结实的时候,就把鸡宰杀处理好,并着菜籽油一同来城里卖掉。这些东西在集市上一两天是卖不完的,这期间舅舅和表弟就在冬儿家里借住。家里临时搭了床板,床板是和房东赁的。。

冬儿一听,哀嚎道:“又吃土豆啊。娘,咱中午吃杂粮饼吧。”

冬儿听父亲和母亲聊天时说过很多次,都是庆幸地里有了土豆这个新的作物,可以做菜,更重要的是可以做主食管饱。而且土豆出产高,不挑土地,北地广薄贫瘠的地里都能有很高的产量。每到秋收后,就会有成堆成堆的土豆出售,让那些原本无以为继的贫苦人家冬天也有了食物果腹。

冬儿有两个哥哥一个弟弟,大哥大春,今年十六岁,跟着一个木匠做学徒,已经学了三年了。临近年底,算是木匠行业的旺季,大家攒了一年的钱,要在年前做新家具,以衬托过年的喜气,预示来年的好兆头。所以大哥这两个月没回过家,好在冬儿大哥好像也不是很依恋家里。二哥叫二黑,十三岁,每天挎着木盒走街串巷叫卖糖球、琥珀糖块。弟弟豆豆今年七岁,在这个时代算起来也不小了,由于在豆豆之前夭折了一个孩子,所以母亲对豆豆异常疼爱,都七岁了,既没钱读书,也不做什么活儿,只每天在外面疯玩。

冬儿的父亲算是一个有手艺的小贩,这个手艺就是做糖球、糖块,还有冬天的糖葫芦。冬儿一直不知道,要把白糖做成糖块,也算是手艺。但可以确定,能把白糖加工成型,不带一丝焦糖味道并且吃起来不粘牙,这就是一门手艺。由于父亲的手艺,冬儿一家六口的生活虽然贫穷,却基本算是有保障的。饶是如此,一个做糖品的小贩家里,孩子们却也极少有机会吃到自家做的一粒糖豆。

土豆就土豆吧,有什么办法,难道要饿着吗?

没错,冬儿是一个穿越者,还是一个比较悲催的穿越者,没有家世显赫、没有锦衣玉、也没有小家碧玉等着她。

郑氏没好气的说:“有的吃就不错了,还嫌东嫌西。也就是你们这些小的命好,赶上这几年有了这土豆,又便宜又顶饿。我们小时候可没这东西,整个冬天就是挨过来的,一冬天也吃不了几顿饱饭。看看你们,真真的身在福中不知福。”又补充道:“快去。把豌豆放在架子顶上,别被耗子盗了。不然,过年可没炒豆子吃了。”

今年的天气分外冷,院子里冷冷清清,只有西房的汤先生出门晚,正扛着测字算命、代写书信的幌子往外走,看到郑氏几人,停下笑着向冬儿舅舅打招呼:“郑兄弟这是要回去了啊?”

冬儿家只有一间朝阳的大屋子(租来的),一盘大炕,一家五口的日常起居,包括做饭、吃饭、穿衣、睡觉都在这一间屋子里。就是这样简陋的居住环境,和同院的几户人家比,冬儿家的居住条件还不算最差。至少她家住的是正房,还有一间叫做南房的杂物间,也就是背阴的小房子,也归她家使用。平时可以放些杂物,夏天时,父亲和二哥会在南房的小炕上睡。同院子的翠英和喜春嫂子家,连这样的杂物间都没有。

就在出门前,趁着郑氏给舅舅收拾东西,冬儿的弟弟豆豆偷着拿了一颗糖豆,塞进嘴里。眼观六路的郑氏,第一时间从豆豆嘴里把糖豆抠出来,在手掌中搓了搓,又放回笸箩里,并且把笸箩放到了高处。冬儿只是扫了一眼两人的动作,丝毫不为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感到惊讶。说起来,来到这里的所见所闻,让冬儿的神经粗豪了很多,今天这样的事情见过多次,也就不稀奇了。至于那颗从豆豆嘴里拯救出来的糖豆,还要卖出去,买这颗糖豆的人有多么不走运,那就不是冬儿要考虑的事情了。而被抢走糖豆的豆豆也丝毫不见气馁、失望,下次逮着机会再来就是了。

豆豆是个时刻呆不住的性子,这不,才送走了舅舅,也不嫌这天寒地冻的天气,连门都没进,打了个招呼,一溜烟儿的跑了。

等到来年天气转暖,土豆长芽放不住的时候,各家各户也吃得差不多了。而外面满山遍地的野菜、榆钱开始出头,早熟的菜也开始长成,吃的东西也就有了着落。

冬儿想,这大概是从西方引进来的马铃薯刚普及不久。马铃薯产量高,做成食物口感也算好,且营养丰富。当年确实有效缓解了贫苦人民的饥饿,甚至使当时中国北地的人口有了显著增长。但是,这土豆虽好,天天吃、顿顿吃、甚至顿顿当主食吃,那也是很痛苦的。杂粮饼那是真的不好吃,粗粝割喉,可是好歹算是个调剂。就是这做杂粮饼的粗粝杂粮,价钱是土豆的两三倍。所以,即使杂粮饼不好吃,也不是随便想吃就可以吃的。

母女二人紧走着进了家门,关上房门,才感觉有了一些暖和气儿。母亲郑氏提了舅舅留下的半口袋豌豆,翻看了一下,对冬儿说:“把这些豆子放到南房的架子上,顺便从地窖里取些土豆回来洗了。”

舅舅家住在离京城二百里的偏僻村子,趁着天气上冻了,来城里卖自己家榨的菜籽油和家里宰杀的十几只鸡,换些钱好过年。原本再过些日子,快到年跟前的时候来卖年货,行情会更好。但是舅舅考虑到现在刚入冬,鸡要肥一些,天气越来越冷,再往后鸡会掉膘,而且冬天外面草籽什么的几乎没有,家里还要费一个多月的鸡食喂养。于是赶在刚进、入隆冬,吃食可以冻结实的时候,就把鸡宰杀处理好,并着菜籽油一同来城里卖掉。这些东西在集市上一两天是卖不完的,这期间舅舅和表弟就在冬儿家里借住。家里临时搭了床板,床板是和房东赁的。

前几天下了一场大雪,虽说下了半天就停了,但半尺厚的雪层昭示着那半天的雪下得很大。隆冬的雪,一旦下得大了,想要彻底融化,估计得开春了。这不,路上、小巷的雪已经被来来往往的行人踏实,路边和墙角下那厚厚的雪层依然很厚。

母亲和冬儿姐弟一直把舅舅和表弟送出巷口。舅舅扶了扶表弟的棉帽,向郑氏娘三个摆摆手,示意她们不要再送了,和表弟两人渐行渐远。母亲对着舅舅的背影大声的叮嘱着路上小心、不要走小道,舅舅边走边不时地向后挥手,直到拐出小路,看不见了,母亲才带着冬儿两人返回家里。

推开家门,割脸的冷气铺面而来,凛冽的空气几乎使人喘不过气来。母亲郑氏领着冬儿、豆豆和穿戴厚实的舅舅、表弟走出家门。

汤先生的灰扑扑的棉袍已经是补丁摞补丁,旧得不成样子。天气还暖和的时候,冬儿就听汤先生咕哝着说,得换一件新棉袍了,希望生意能好些。那时冬儿可说什么也没想到,这件旧棉袍居然能破成这个样子。可是一直到现在,汤先生仍是穿着这件超级破的旧棉袍。好歹头顶的棉帽还不错,起码看起来算是半旧。

展开

堪做布衣妾目录

更多章节

堪做布衣妾资讯

更多资讯

书友评论

衣布衣
,那更&对听不

是的,冬儿家里没床板,更不要说是床。什么客厅、客房之类的东西,那更是天方夜谭。呃,这个天方夜谭,也只是冬儿自己想想而已,说给别人,绝对听不懂。

衣布衣
里,她&、无公

这半年里,她呼吸着古代城市洁净、清新的空气,吃足了绿色、天然、环保、无公害、超级寡淡的放心食品,现在还经历着从未感受过的严寒。

衣布衣
儿看来&焦虑不

看着这个院子里的人家,还有周围很多类似的院子里的人家,把在冬儿看来朝不保夕的日子,过得稳稳当当。冬儿也渐渐的把一颗随时提着的、焦虑不安的心平稳下来。

衣布衣
门,割&而来,

推开家门,割脸的冷气铺面而来,凛冽的空气几乎使人喘不过气来。母亲郑氏领着冬儿、豆豆和穿戴厚实的舅舅、表弟走出家门。

衣布衣
到这个&院子里

半年前,她来到这个院子里十二岁的小女孩冬儿的身躯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