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欢喜枝

2021-12-29 08:22:26

嫁甜

军事小说 | 连载

8148 次点击



职业八卦头子,碰上无良奸臣大佬,就了为求苟且偷生,背叛自己道德底线的不归路。一就,是这样的。“你也可以可以选择倒卖自己,或是倒卖良知。”“我两个都不卖!”“嗯?那你去死吧。”再后来,是这样的。“你也可以可以选择娶我,或是娶了我。”“我两个都不选。”“嗯?那是让我去死咯。”——正儿八经线—也没那么正儿八经—本文讲了一个表面是茶馆老板娘,背地里是操控舆论中心的情报机构主要负责人,在连失财富的时候,碰上了表面是朝廷重臣,背地里是掌控人命的杀手机构主要负责人。不当心落得人财两空的故事。实际上看似机缘巧合,看似苦心经营,不为苍生,只为梦中人。谁也没料卖菜的大娘和打杂的仆役交头接耳,稚气的丫鬟们窃窃私语,“明老板这是得罪了哪位大人物?”“难道我今年还能在富豪榜上升一位?”“我就说女人扎堆,总得出事吧!”。

丞相大人金口品尝后,选出了勉强能入口,和狗都不会吃的两样东西。

“这事有猫腻。”明襄翘腿坐在椅子上,手指无规则地在膝盖上点着,“我派那么多人守着,动手之前,会没人阻拦吗,还偏偏选在公主在的时候,摆明了是想把是闹大。”

“对了,妹子,你是怎么进的这儿?是不是被人给陷害了?”

明襄安慰自己,没事的,狡兔三窟,这才翻了一个洞。

风一从院里走到她身边,“明老板,大人请你去马车上休息。”

文求索也“哼”了一声。

“你们就坐着睡觉吗?腰不会酸吗?”

然后又到了十岁左右的年纪,大雪纷飞,她光着脚在街上走,忽然冲出来好多人拉着她,手脚都快拉断了,忽然有人掏出一把剑,挥舞一圈,割掉了他们的脑袋,鲜血四溅。

韩越也说过,明襄要是多几分贼胆,自己也不用色艺兼修。

舆论中心的正主此时正在牢里和死刑犯们聊天,明襄面色红润地靠着牢门,一会和这个搭几句,一会挪到那边东扯西扯,手上十多斤的锁链哗啦啦地响着,也不嫌累,好像牢房成了她新开的分店,越热闹越好。

明襄眉毛一挑,捏紧手中缰绳,谄媚笑道,“大人火眼金睛,我化成蚂蚁您都能认得出。最近天干物燥,随意玩火容易引发火灾,大人玩点其他的,我陪您。”

听见浅淡平和的呼吸声,明襄太阳穴一跳一跳的。

明襄笑容僵硬,被你抄家威胁才是最委屈的吧。

明襄做了个梦,梦里她只有六七岁,打架打得鼻青脸肿,在水池边哭得稀里哗啦,有个男孩跑过来,给她擦药,还喂她吃东西。

“啊?这个啊。”明襄少有的为难,一只手护着包袱答道,“西市王家的果脯,刘记的肉干,焦家的肉饼子,还有葛家的糕点。”

“呵。”叶云起拿出一封奏折,看也不看扔给她,“装起傻来还真像。”

韩越冷笑一声,“这事和叶云起脱不了干系,封茶馆,抄家,动作这么快,分明是有备而来。你什么打算?”

“这个桂花糕普普通通,这个梅干是烂果子做的。”

明襄想要站着活下去,左丞相轻轻地瞥了她一眼,

“我给你的,你不要?”叶云起反问道,“怕我下毒?明老板这是看低叶某了。”

展开

欢喜枝目录

更多章节

欢喜枝资讯

更多资讯

书友评论

嫁甜
成穷光&债了。

明老板被抄家了,明老板变成穷光蛋了,明老板卖身还债了。

嫁甜

&停在最

韩越悄无声息退到一旁,明襄目不斜视,拾阶而上,人群自动让开一条路,蜡烛噼里啪啦地燃烧着,屋里压抑的气氛,被她一步步踩碎在脚下,直到她停在最高处的朱红椅面前,挑眉看着墙上自己被烛光放大的影子。

嫁甜
又开始&,“竞

明襄突然灵光一现!“对了!陷害!”她又开始扣脑袋,“竞争对手?王张唐?三个里,哪一个?”

嫁甜
里摸出&公主和

左丞相从袖子里摸出一封奏折,敲了敲明襄的肩膀,她抬起头,水汪汪的眼神撞了过来,“今日这事,其实关键在两处,皇上的九公主和珅国的富商沈怡心……你起来说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