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我开夜班出租车的那几年

2020-11-18 02:01:35

王氏小霸王

灵异小说 | 连载中

1119 次点击


开出租车夜班经历  开出租车夜班怎么样  找个出租车开夜班  开夜班出租车技巧  


根据真人经历过作品改编的一部半纪实玄幻小说,故事题材来源于作者的生活经历过。  主要原因细致描写主人公韩峰人生从一个学业事事无成的三无城市男青年接着又经历过创业和感情的失败,为了生存下来从事于很多职业,最后成了一名出租车夜班司机。  故事主线叙说在这份工作中经历过的一些在初中2年级的时候我分流上了一所厨师技校,2年后我便工作了,记得那个时候我才19岁,进入社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所酒店的后厨上班,每天都很辛苦的早出晚归也挣不了多少钱,没有多久因为和同事不和吵了起来我便辞职不干了,后来我又找了份广告公司的销售工作,我天生就很会给别人讲故事,所以没有多久在广告公司的业绩也还不错,我的上司也对我这个刚刚走入社会的小年轻很是欣赏,因为我业务能力强每个月也能赚个6000多块,在2004年那个时候这样的月薪在TJ还算是可以的,慢慢的我的应酬也就多了起来,一点点的下班回家的时间就越来越晚,我第一次遇到很诡异的时间也是在这个时候。那个时候我家住在TJ市HB区的胜利路附近,那边也就是现在的意式风情街(旅游景点)因为以前是意大利的租借地,大部分的房子都是外国人设计建造的,我家住的是一所别墅式的房子,解放后分的。木质地板,大部分的装饰都是欧洲那边的风格,我也不太懂建筑,这所房子里一共住了9户人家,我家住在二楼,楼梯长年没有灯,我们大家也都很习惯,我闭着眼也能走上楼进我家门,记得那天我在公司查了点资料和给一个新客户做了个报价,所以回家就晚了些,做车到我家一看表都10点多了,外面还下着雨我什么雨伞啊雨衣都没带着,下了公车就一路小跑的到了家楼下,我也没怎么在意就和往常一样快步的往楼上跑,刚上楼梯半截,一抬头就看着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子面对着墙站在楼梯半截上,因为我上楼跑的很快没太在意,咋一看见我下意识的就“啊”了一声,那个女生也没转身就说了句“对不起”我当时就是吓了一跳,也没多想就跑上楼拿钥匙开门进屋了,刚进屋我奶奶看我回来了就说饭还给我热着呢,让我赶快吃饭,我也没答话就和奶奶说,刚才跑上来时,楼梯那有个女孩面对着墙站在那,吓我一跳,奶奶听了拿着手电就出去了,不一会就回来了,说没人,其实从我进屋到奶奶出去也就2分钟不到,如果有人也来不及下楼出我们家院子,奶奶回来说:看错了吧,哪有人啊?边说边把饭菜给我端了过来,让我赶紧吃饭吧!我打开电视边吃边看,奶奶问我今天累不累啊之类的话,我也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着,吃完饭我就回我的房间了,不一会奶奶进来坐了下来,和我说了我一生都难忘的一段故事。我刚进屋准备玩会游戏机,奶奶便进来坐在我的床边,很正式的和我说,“峰儿,你坐好,奶奶和你说点事情”我一看奶奶今天是怎么了也就说:“您说吧,我听着呢”谁知道奶奶要讲的事情改变了我人生的走向,我也从此走向了一个我不曾想过的世界。。

  奶奶说”你知道你今天看见那个女孩是怎么回事吗?“”不知道啊!怎么了”我专注的看着奶奶。“那是个游魂,也是就大家常说的鬼”“鬼?!”我一听就站了起来。“对,你从小体弱多病,我和你爷爷,给你算过,是因为你是咱家玄门宿土一派最有灵根的传人,只不过你天生命硬,小时候是你的18关,关关能要你的命,我和你爷爷也是竭尽所能为你续了命。”我小时候从家里总能找到一些铜做的器物,我也不懂就拿来玩,爷爷奶奶看见了就打我屁股,说这些东西不能玩,我今天才知道原来那些都是法器,爷爷奶奶也是道家玄门宿土一派的传人。奶奶接着说“你18岁之后就没得过病,以前得的不管是多麽要命的病现在也都好利索了,就是因为你已经过了18关,你现在成人了,也能自己养过自己了,奶奶看着也很高兴,也是时候要把咱家这门宿土道法传给你的时候了。”我听着我都蒙了,什么跟什么啊,!咱家不就是一般的工人阶级家庭吗?怎么突然变成了老道了,“奶奶,你还没说完刚才是怎么回事呢?”“恩,你慢慢听我和你讲,刚才那个是个游魂,今天下雨又逢单月15,阴盛阳衰之日,你呢又本身带有阴阳慧眼,自然就能看见她,她也不敢招惹你,没事,以后这种事多了你自然就适应了,你知道为什么从小你就和奶奶和爷爷生活吗?““哎,我知道啊!我爸我妈上班没时间呗!“”呵呵,那是骗你的话呀孩子,我和你爷爷每到今天这样的日子就会给你开坛布法为你护法续命,这18年也让我和你爷爷折了20多年的阳寿,现在算来我们老两口也没几年活头了,你明天去辞职,从后天开始爷爷奶奶开始传授你正宗道家玄门宿土心法。”我就感觉像喝多了似的看着奶奶脸上略带诡异的表情。就在这时就听爷爷在门外自己念起来打油诗了“峰儿以成人,年轻变道人。符法三两载,专心习玄门。”

  这天晚上我辗转一晚没怎么睡觉,想了很多很多,更多的是迷茫,困惑。

  爷爷把三本书给了我说,”咱回家“锁好大门,我们很快的来到了奥迪车前,那个王总一看我和爷爷来了,下车连忙说:”韩老先生,我大侄子学车的事办好了,你们不在时我打了个电话,我一哥们开驾校的,说了,没问题,回来大侄子带着身份证去找他,学不学的无所谓,2个月拿证。“这一通说啊!看着那个王总脸上说着话都开了花,就好像天下没有他摆不平的事似的,我一路上给我的好朋友兼死党小吕发着短信,说着这两天我家发生的事情,他给我回复就总是一个表情很惊讶,我去,我用你给我发啊,小吕是我上技校时的好哥们,就住我家附近,我俩性格相似,所以一直处的关系很好,他父母是第一代移民,本来也想把他弄国外去的,可他去了没两个月就回来了,说是水土不服,反正听说前后花了20多万也白瞎了,他家境不错,在市区家里有3套房子,现在给他老姑父开车,说起他老姑父是个用现在的话说“土豪”以前混国企的,后来自己下海单干,买卖越做越大,公司就3人,年产值2个多亿,就是牛,所以我这个朋友一直也不太居小结,花钱大手大脚,和他比不了啊。说话间车又把我和爷爷送回了我家,一进家门奶奶已经把饭菜做好,桌上还出现了罕见的白酒一瓶,奶奶招呼我和爷爷去洗手,我们三口人坐在饭桌前,爷爷给我倒了一小杯白酒说:“峰儿你现在长大了也,今天爷爷给你讲些你不知道的事情,你出生时我和你奶奶就给你算过,你乃星宿下凡,但要过18难关,我和你奶奶竭尽所能帮你度过难关,我们之所以没有从你小时候教你道术就是因为你还没有过完你前世的关现在你以成人,我们算好今年是你大成之年,我和你奶奶要把毕生所学传授与你,你可能会很困惑,但是你慢慢就会理解我宿土一派,博大精深,你的爸爸妈妈都是凡人,要受六道轮回之苦,我们没有强求,等的就是你,需要你把咱们门派发扬光大。“说着爷爷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奶奶说:‘峰儿你也喝点。”我靠,我那喝过白酒,以前上班也应酬过,但是我真的很讨厌喝白酒,不过我也端起了酒杯喝了口,太辣了,这什么酒啊,晕死。爷爷接着说:“我和你奶奶本是龙虎山上清观门人,师承紫阳真人,但当时国家打仗,又逢乱世,师傅让我俩下山还俗,寻找衣钵传承人,这一下就过了40多年,终于让我们不负师傅所托,但修道是件很辛苦的事情,你要有个思想准备,你知道今天你看那个灵光师叔为什么是只狐狸吗?“我还想问您呢,快给我讲讲吧爷爷”,“嗯说来话长啊!”奶奶说道。他本是我们的师弟,记得那是很多年前,有位全真派的师兄来我们上清观挂单,晚上和师傅聊了很久师傅就把我们三人叫了过去,原来这位师兄在外云游时碰到了一件怪事,当时正逢军阀混战时有个叫东坝的村子一天就死了20多人,这位师兄道号云继上人,本也是本着出家人行善布施的原则问了问想为这些人超度一下,但当他听完村里人讲了这些人怎么死的之后他便犯了难,事情是这样的,原本东坝这是个小村庄,一共就有40多户人家,大多数都是以种地为生,本也相安无事,有一天突然来了10个当兵的来村里借宿,村长给安排了5户人家让他住下,当晚这10个当兵的就死了,村民们起初很纳闷,但还是把这10人埋葬了,这一埋本以为就完事了,谁知祸事才刚刚开始,第二天,晚上村里的鸡莫名其妙的大晚上的叫了起来,后来什么猪啊!鸭啊!都很慌乱的撞着篱笆,村民找来村长看这是怎么回事,村长也不知道,就这样一晚上所有家禽都撞的撞死,还有叫着死的,死壮都很狰狞,村民们以为是得了什么瘟疫,第二天,村里的男人有的开始身上长疮,冒着黄色的浓水,找来村医也不知道得的什么病,村长也没见过,第三天长疮的男人一晚上都死了,而且面目表情同样都很狰狞,死状很惨,这下可吓坏了村民,剩下的村民都收拾家当往外乡跑,这时云继师兄正好路过村子,问过情况后,云继师兄通过风水定向和先天卜卦,算的这是邪灵作祟,是那几个当兵的在战场带来的冤死厉鬼,告知了村长,村长问云继师兄怎样化解,云继师兄也不知可否,决定上龙虎山找我们师傅寻求解决办法,这才把我们师兄弟三人找来,原来师傅已经算出怎样化解这冤孽,但是需要我们三人中一人配合云继师兄作法,后来我和你爷爷还没等搭话,灵光师弟就答应去帮云继师兄,师傅当时也没说什么,就把随身法器一把量天尺给灵光师弟,让他随身携带,我和你爷爷本也没太在意这件事情,随后当晚灵光师弟就和云继师兄下山前往那个村子了,过了一个月之后,云继师兄被三个壮劳力抬上了山,但我和你爷爷没看见灵光师弟就知道不好,云继师兄给我讲述了他们在村里发生的事情,听了之后我和你爷爷还有我们的师傅都出了一身冷汗。“

  进村子拐了个弯来到了一个大院子门前,爷爷对我说:“这是我和你奶奶以前的家,解放后就不怎么来了,今天带你来是要你认识下路,以后你在这里学习,自己住在这“我一听这都哪跟哪啊,我靠,我刚想说话,爷爷掏出钥匙打开了大门,门一开,我就看见这哪里是农村人的家啊!里面就是个被农村大院墙包在里面的道观,我被眼前这座带有很强历史气息的道观深深的吸引了,走进去后,爷爷很快就把院子的门反锁上了,往里走又来到了这座道观的大门,爷爷轻轻一推,门打开了,里面是个大殿,正前方供奉着一座神像我不认识,左右两边有两个厢房,门是锁着的,爷爷进门后来到神像前点了三炷香,用我都没见过的拜法拜了拜,然后把香插在了香炉里,转身喊我,带我来到了神像后面的屋子里,爷爷很严肃的让我跪下,自己坐在正堂的椅子上:“我派自古没有收外徒之典,今天为续我派之香火,收你为徒,传你衣钵,耳要秉承祖师之传承,发扬我派经典,福生物量。”然后就看爷爷两手做了个很怪的手势,让我磕了三个头。我磕完起身,爷爷说“你现在是宿土派传人弟子了,从今以后要好好学习我传给你的道家玄门秘术,不得有误。”

  我叫韩峰,1985年生人,家中独子,父母是工人,我是个典型的80后,我出生在TJ这个有着深厚文化背景的城市,和大多数80后城市的孩子一样,从小我是被爷爷奶奶带大的,因为父母上班没有时间照顾我,当然我从小学的学习成绩就不好,因为我总是生病,心脏病,甲型肝炎,羊角风。发烧感冒对于我来说是家常便饭。

  第二天一大早,爷爷就把我从床上拍了起来,“赶紧的,起床洗脸”我靠又是暴利叫早,我迷迷糊糊起来,去洗脸,因为我家住的是大杂院,和邻居公用一个水池洗漱,我端着洗漱用品来到水池,一看没人,正高兴不用排队了,一想我靠,天还没亮呢,可不没人啊!我这个骂啊,洗完回屋,奶奶已经买好了早点,嘎巴菜、豆浆、糖皮儿、都是我最爱吃的,我问奶奶说”怎么这么早叫我啊,天还没亮呢?“”一会你和你爷爷出去,他带你去个地方要早点起.“”我靠,我还得上班呢!“”不用去了,一会奶奶去给你请假辞职“我的天啊!这二老是不是早计划好了啊!吃完早点,爷爷和我说“赶快下楼车在外面等着呢”车!什么车?我晕,咱家不是8代中下贫农吗?就算现在改革开放20年,咱家也没有亲属有汽车啊。我晕头八脑的下了楼,一看我个八辈子的晕啊!一辆黑色奥迪A6停在我家院门前,车前还站着个40多岁的男的像是开车的,我爷爷过去打个招呼,就喊我赶紧上车,我人生第一次坐这么高级的车啊!以前都是做公共汽车,也坐过公司老板的车,不过也就是辆雪铁龙还是二手的,平时总看见这大奥迪,今天算是过了把瘾。很快的我们就出了外环线,车开上高速公路,我也不认识路,也不知道去哪!索性就坐在后排座上玩起了手机,车上,那个中年男人和我爷爷攀谈了起来,“韩老先生,上次您给看的那块地现在真的涨价了,您看我要不要出手卖了呢?”那个男人问我爷爷。“恩,不急,在等等,你那地边上有个房子还没建好,等建好了在卖也不迟。”“好好,听您的,后面这是你孙子吧?“”对“爷爷不屑的回头看了我一眼。”王总要是有门路帮我这个孙子考个驾驶证,他也不小了,也得学学开这东西“”没问题,您孙子就是我侄子,考驾照这事我包了“我靠,谁和谁啊,谁是你侄子,这人还真不认生。说话间车子下了高速路来到了国道上,三拐两拐在一个村子的空地边上停下了,那个男的说到了,我和爷爷下了车,三人走进了村子,爷爷看着那个王总说:“好了你别进去了,在车上等下,一会我们就去找你。”“好”中年男人答应一声就转身回车里了。

  爷爷带我来到东面的屋子,这屋子里面有两个大书柜,当然上面不出意外的放满了各种线装古书,爷爷走到书架旁,很专心的找些什么,我也无所事事的看着各种我没见过的的书名,不一会,爷爷拿来了三本书,放在桌子上,叫我过来坐下,拿起了一本,上面写着:(太清法记)和我说道:“这本是咱们宿土派入门心法,你从今天起要熟背于心。”说着又拿起了第二本(天干地支通演)说:“这本是算演法门。“然后是最后第三本(道德经)”这是道家经典,修道必熟,这三本书是你入道门初级的修炼,先自己专研熟背,有不明白的来问我,一会我们回家,你奶奶已经给你把你日常应用之物装好,明天你自己来这里开始学习,为期一个月,每日我找人来给你送饭和你日常应用之物,一个月后我要考试,如果你没有达到要求,我会处罚的。“我靠,这都是什么啊?我这班上的刚有点起色,怎么一转眼就入道门修炼了,说实在我以前也算接触过僵尸,驱鬼啊,算命,看风水啊,可那都是在电影电视剧里啊,现在我还真成了他们中的一员了,想想就好玩,可又一想明天要自己住在这破房子里一个月,最可气这房子里还有只大狐狸,我真快犯心脏病了都。

  说完爷爷带我转了这座道观,讲了很多很多关于这座房子的故事。听的我是头晕脑胀,两眼发昏。突然从神像后面一双发着绿光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我吓得大喊一声“啊!爷爷那是什么啊”?爷爷听我一喊,后来的事情使我终生难忘。

  原来那十个当兵的并不是去打仗了而是去盗墓了,他们在前线挖战壕,可是挖着挖着挖出了一个大石门,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时代的墓,就觉得墓里有值钱的东西就把石门炸了,进去了,刚进去时还没什么事,可到后来发现棺椁后,他们用刺刀撬开了棺椁,里面是具男尸,看穿着还是个武将,手里还拿着一把刀,他们在墓里一把掠夺后,出来跑到县城把墓里弄来的冥器卖了后几个人分了钱准备回家,就在这时城里有个算命先生拦住了他们,告诉他们惹了大祸,他们不以为然,算命的说他们招惹了厉鬼,命不久矣,几个当兵的一听不但不信,还打了那个算命的一顿,就出了城。没走多久来到一个小山包,当时天已经黑了,几个人商量在此露宿一晚,天亮在往家走,就在半夜的时候,其中三个人不知道怎么发出了恐怖的吼叫声后……着抄起手枪都向自己的脑袋开了枪,这三人都一命呜呼了,剩下的十个人都吓的目瞪口呆,惊慌失措,都回想起了算命说的话,但是还是想着先回家再说,第二天走到了东坝村,也是天快黑了,就借宿在这,夜里同样发生了让人看了不寒而栗、毛骨悚然的惨状……而且死状比那三个人还恐怖。当云继师兄去的时候整个村子身体弱的和八字属阴的全都着了道,云继师兄就知碰上了邪茬了,怕自己不能摆平就上了龙虎山,我们师傅教了他一套对付厉鬼的阵法和符咒后又派我们师弟前去帮忙,可没想到还是出了事,原来这个古墓的主人是三国时代的周瑜,因为被诸葛亮连气带中了毒剑死后匆匆下葬,这口气一直没有出来,死人就怕多了口气,活人就怕不挣气,几千年的怨气被这几个当兵的给放了出来,你想能不厉害吗!云继师兄找到了他的墓和我们师弟按照师傅所说布了个降魔镇妖十猝局,外加我派独门的降妖符,其实在最后给他超度个把月就应该没问题了,可是就在作法当晚师弟灵光漏阳了,也就是没憋住尿,导致怨气直冲墓外,师弟当场被周瑜的怨气冲散了魂魄,云继师兄也半身不遂了,下肢不能动了,好不容易才回到龙虎山上。师傅一听也是着急的不行,当时就决定带上我和你爷爷下山去会一会那个周瑜墓,谁知道这一去引来了一场正邪大斗法,也是我和你爷爷此生难忘的时光。

  爷爷回过头来看着神像后面说到:“灵光师弟,不要躲了,出来认识下,这是我孙子,按辈分也算你徒孙了。”说着就看神像后面慢慢的走出来了只很大的狐狸,说它大是因为以前在动物园也见过各种各样的狐狸,但是这只不仅身子大,尾巴也大,眼睛还很亮,就看它动作很轻盈的从神台上跳了下来,来到了爷爷身边。“爷爷,你和它说话,它听的懂吗?”我疑惑的问。爷爷说:“它是我的师弟,道号灵光,多年前因为给道友帮忙,被恶灵缠上了,我和你奶奶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的魂魄聚齐,附在了这只灵狐身上,因为是被恶灵缠身所以如果我们不用这个办法,他很难再度轮回,现在他在此地看家护院,也算是再入道门了。”说着就看这只大狐狸张开嘴叫了起来,看样子是想说些什么似的,没叫两声,这只大狐狸就趴在爷爷脚边不动了,爷爷说“以后有时间在给你讲他的故事,现在你跟我来,我有事情要和你交代。”

展开

我开夜班出租车的那几年目录

更多章节

我开夜班出租车的那几年资讯

更多资讯

书友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