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六月,是我们的离歌

2022-11-24 22:01:05

妙笔大花生

军事小说 | 连载

20801 次点击



在循环单调的日子里寻找的是能继续向前走的心愿,对着相遇的幻景挥手作别。 憧憬着这片天空,手心里流逝的岁月,像一朵孤独的花瓣一样。 重复着疼痛,知道了相遇,重复着相遇,知道了愿望。 致青春的你,致青春的你们。 时光永恒,在文字的世界里,我们从未走远,从未老去。“喂,渊哥,你在干嘛呢?发什么呆?”身后的一个男生推了顾渊一下,“到你了。”。

钟楼的铃声穿透礼堂的墙壁悠悠地传进了顾渊的耳朵,比起循环播放的义勇军进行曲,这舒缓的钟声就像是灼热沙漠里的一汪清泉,让人精神一振。

“喂,渊哥,你在干嘛呢?发什么呆?”身后的一个男生推了顾渊一下,“到你了。”

“到我了?什么到我了?”

“领毕业证书啊!你傻了啊?”

“哦哦哦,对。”顾渊深吸了一口气,迈步朝着前方笑脸僵硬的校长先生走了过去。

“高三一班顾渊同学,恭喜你,毕业了!”

接过毕业证书的刹那,我们的主角,前高三一班的顾渊同学没有一点真实感,他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自己的高中生涯会有一个多么壮丽的结局,然而最终确是以从一个笑到面部肌肉抽搐的中年男人手里接过一本红色的证书草草收尾。

“唉……”想到现实和理想的巨大落差,走下台的时候,顾渊情不自禁地叹了一口气。

校长亲自颁发毕业证书给每一个毕业生,这种事估计也只有这所一向以“自由”为文化的高中干得出来。

“我叫顾渊,十八岁,身高177体重65公斤,成绩中游,考上了北京某211财经院校,长相颠倒众生智商冠绝星辰天下第一。”坐在礼堂外走廊长椅上的顾渊打开了笔记本,为自己的小说写下了第一段话。

这倒不是他凡尔赛,在这个所有人都考上了211的班级里,顾渊的成绩,还真就只能算是中游。

随后他很快用黑色签字笔划掉了长相之后的那一段,真的,连他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太假了。

背靠着足有五六米高的落地窗,任由滚烫的阳光泼洒在自己的后背上,顾渊感受到了一股热血沸腾的感觉。

“废话,现在是六月,在太阳底下晒着很好玩吗?还热血沸腾。是盛夏的骄阳不够把你烤成融化的冰淇淋,还是说你是太阳能热水器,正在给自己充电啊?”

一个长发女孩走到顾渊身边坐了下来,一双乌黑发亮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他手中的笔记本。

如同用毛笔轻轻勾勒上去的柳眉,精雕玉镯般的俏鼻,身体的每个部位都发育得恰到好处,这位颇有古典美女风范的女孩是顾渊的同班同学,齐羽。

但是好看归好看,顾渊对这个家伙属实无感,两人的性格实在是不适合。

这个奇怪的名字的由来据说是因为她生日那一个月都没有下雨,这在这个江南小城上可是千百年一遇的奇事,所以她的爸妈就给她取了这么个听上去很玄学的名字。

“你在写什么?”齐羽毫不避讳得凑了过来,她的性格就是这样,别看长得挺俊秀,但是性格却大大咧咧的,和顾渊就像是兄弟一般。在这三年里,无论班级里的座位怎么调,都始终未曾离开顾渊附近的九宫格的羁绊拥有者。

用齐羽的话说,那代表着她对顾渊的攻击距离始终为一,也就是无论顾渊在哪里出言嘲讽她,都会立刻受到她的制裁。

“不给你看。”顾渊转过一个角度背对着齐羽,他在笔记本上继续写道,“但是很可惜,齐羽有一张一说话就会让人绷不住的嘴巴,尽管声音很好听,但那刻薄的言辞总是很难让第一次听到的人接受这个漂亮的姑娘竟然本性如此的这一事实……”

“喂喂喂,很可惜?你转个身就当我看不见吗?你再这么写信不信我把你的笔都给折断了??”

顾渊望着齐羽那张凶相毕露的脸,默默地在刚刚那段后面又添了一句:“而且,脾气暴躁,十分危险。”

“你!嘁!”齐羽用力推了他一下,嘴上却是笑了。

“哇,渊哥,你在写什么啊?毕业赠言吗?给谁的?”

“不是毕业赠言,是小说的开头。”顾渊将笔记本自然地递给了从礼堂入口走出来的那个男生,“看看?”

寸头,身高183厘米,体重78公斤,相貌精致,脱衣有肉穿衣显瘦的男模是顾渊的好兄弟,冯子秋,是即使在这个班级里都算不多见的理科怪物。更让人烦躁的是他的文笔功底极好,甚至还有写诗的爱好。

将笔记本交给冯子秋之后,顾渊习惯性地瞥了一眼齐羽的方向,这个女孩的表情略微有些不自然,不过比起三个月之前,已经好了很多。

“渊哥,实话实说,我觉得这个开头不太行,太过乏味了,而且容易让人抓不住重点。”

“嗯……本来我也只是写着玩的,不过,如果你来写,你会怎么写?”顾渊眉头一挑,问道。

“我写了一段,你看看。”

顾渊的视线落向笔记本的方向,果然,上面多了一大段规整的方块字,和他比较飘逸的字迹有着明显的不同。

“所谓青春,就好像樱花一样,它是为了凋谢而绽放的,虽然生命短暂,却盛放地如云如雾如霓裳,让人如痴如醉。即使这也许是一场注定会被埋没的奋斗,但在努力的途中所散发的光辉,却如盛开的樱花一般绚烂。即使凋谢,也曾经盛开过。一切,都不是徒劳无功的,它会伴随着美好的回忆,印刻在流动的血液里。”

“喂,你这不是等于什么都没说吗?虽然比这个笨蛋写的要好一些,但要作为一本严肃文学的开头,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齐羽撇了撇嘴,顾渊立刻很配合地把纸笔放在了她的膝盖上,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喂,你干什么?”

“你行,你上。”顾渊轻轻一笑,上次这么轻松愉快地捉弄齐羽仿佛已经是好久之前的事了,这种感觉真是让人怀念。

“切,我上就我上。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全市语文第一的功力。”

齐羽接过笔就开始写,顾渊的目光便也随之落在她秀气潇洒的字迹上,慢慢移动着。

“回忆总是美好得不真实,因为回溯性叙事向来是一种悖谬。你处在当下的时间里,去记叙一件回忆中的事情时,你是站在当下的情境中去生成你的记忆。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我在河边俯下头,看见水波里自己的脸,但其实我上一秒看见的,下一秒就已经流走了。”

“狗屁不通,差评。”顾渊在齐羽写的那段文字后面打了一个大大的叉,然后收货了美女的一个白眼。

“哇你们好热闹啊,在干嘛。”

“顾渊在写青春小说,带颜色的那种,快过来和我们一起鄙视这个浑身只剩下低级趣味的人。”齐羽瘪了瘪嘴对来人说道。

黑衣服,黑裤子,黑鞋子,黑皮肤,黑头发。这个浑身都是黑色且一年四季都是黑色的男生叫做高练,是顾渊雷打不动的后座。据他自己所说,这么穿是为了显得自己不那么黑,但就是实际效果似乎不尽人意罢了。

高练和冯子秋一样是个文理全才,以至于高三一整年每次考完试和他一起拿到卷子的时候,顾渊都觉得自己像是个废物。

“青春小说?还带颜色?嗯……让我看看。”

齐羽夸张地吐了吐舌头,作出了一副想吐的表情,这帮男生真是让人鄙视。

“你别听她胡说,这是本正经的小说,讲得就是我们的故事。”

“我们的故事?”

齐羽、冯子秋、高练同时吃了一惊,瞪大了眼睛看着顾渊。

“怎么了,很惊讶吗?我还能写啥,你们不会以为我还能有什么想象力吧?”

“那倒不是,对于你缺乏想象力和幽默感这一点,我有着极为清醒的认知,”齐羽把手搭在了顾渊的肩上,“但是我们的故事,真的有什么好写的吗?”

“怎么就没有了?整整三年啊,我们做的事难道还少吗?”

“额……要这么说的话,确实不少。”冯子秋和高练相视一笑。

“这不就完了嘛,你看,小说的标题我都想好了,就叫《六月,是我们的离歌》。”

“毕业季,青春伤痛文学,高中生、恋爱、日常,关键要素齐全,这是要大火的节奏啊。加油写,如果你成了大作家,顾渊,学校会找你做名誉讲师的。”

几个十八岁的少男少女里突然多了一个不太协调的中年,不过说是中年,也就是三十多岁的样子。

这人是顾渊他们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陈歌,虽然前段时间压力大到几乎要发疯的时候显得有些爆炸,但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和蔼可亲的存在。

“行了陈老师,别笑话我了。我哪能成作家啊,就那点水平,你又不是不知道。”顾渊尴尬地拍了拍脑袋,笑道。

“好好好,你们聊你们聊,我知道我在这里你们不痛快,正好我还有点事要忙,先走了,一会儿餐厅见。”陈歌对着这群少年摆了摆手,转身走入了金色的阳光。

“喂,渊哥,你是这本书的男主角吗?”又走过来一个帅气干净的男生,这是校足球队的队长陆晨,因为他的球衣号码是六号,所以顾渊他们踢球的时候都喜欢叫他六晨。

“那当然,我写的书,我不是主角,那还能有谁。”

“哟,那女主角是谁?”陆晨一挑眉,调笑道。

“高三十四班,池妤,恭喜你,毕业了!”

也许是某种天意般的巧合,众人面前的礼堂侧门里,刚刚好传出了那个人的名字。

她是顾渊高中一切故事的起点,也是他这段旅程的终点。

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池妤和顾渊的故事吗?果然如此,比起忘记,顾渊还是选择了一种独特的方式去记录下这段刻苦铭心的经历,留作纪念。

“喂喂喂,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我这里要直播写作了。”顾渊大大咧咧地笑着拿起了笔记本和黑色签字笔,“第一章的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从无谋的梦想开始》”

众人身后的落地窗外有花雨洒落,时光仿佛在这一刻凝滞、倒流,回到了三年前的那个清晨,同样的花雨,同样的他们。

所有人的故事,都从那个六月,重新开始。

三年前,六月十日。

从宿舍楼上下来,穿过自动感应的自动门,走过了一条长长的林荫道,顾渊抬起手看了一眼腕表,才六点一刻,比班主任规定的时间还早了半个小时,这个提前量让他感到安心。这是顾渊一直以来就有的习惯,留出足够的时间给可能发生的意外,比如遇到怪兽人或者是假面骑士,亦或者是踏进空间旋涡被传送到异世界,这些都需要时间去应对。

至于为什么会在六月十日这种应该准备参加一星期后的中考的时候待在高中这里,那是因为对顾渊他们来说,中考已经是只剩下一个形式的过程。作为在中考之前两个月就被高中招录的学生,顾渊被迫离开了自己可爱的同学们,来到了这个汇聚了全市最光怪陆离的一群家伙的班级里。

“让火焰,净化一切!死吧!虫子!”

“你的灵魂,将受到折磨!”

还在楼梯口,顾渊就听到了隔壁宿舍的两个男生的声音,他站在教室门口,望着自己面前那两个口中念着神奇话语扭成了一团的身影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绕了过去。

“早啊。”

“早。”

和同桌齐羽打了个招呼,顾渊走到自己后排靠窗的座位上坐了下来,然后就困倦地趴在了桌子上。

又是一个疲惫的周三。

周三是一周之中最痛苦的时刻,因为它离周末很远,却又离周一很长。

人的勤奋和热血往往会在周一周二就消磨干净,又在周四周五周六对周日的渴望之下渐渐恢复,而周三恰好位于两边都不管的区域,是一片无人能顾的灰。

“啊——啊!不要!不要!”

“嘿嘿嘿!”

走廊上嬉闹的那两人终于分出了胜负,只见两人之中那个瘦高个涨红了脸被一个稍微矮一些的男生压制在了两臂之下,看上去是输掉了这场对决。

随着教室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顾渊也直起身子坐了起来,视线在四周游离了一下,有人在吃早餐,有人在看杂志,也有人在做题看书,过了一会儿便是早读,再接着便是数理化语文英语课。

这样的日子千篇一律,对顾渊来说,唯一的期待便只有那每周两节的音乐课和每天一节的活动课了,或许周五的那节雕刻课也值得他在日历上标一个星号,但作为一个一看到石粉就想打喷嚏的人,顾渊并不是很喜欢这节课。

“你在看什么?”第一节课下课之后,从厕所回来的顾渊瞥了一眼旁边的齐羽,这家伙正聚精会神地看着几张花花绿绿的海报。

“社团招新的海报内部版本,我从几个色眯眯的学长那里搞来的,话说你有什么想参加的吗?”

“社团招新?那不是……我算算,三个月后新生正式入学之后才应该开始的东西吗?我说,我们连正式的高中生都还不算,你就已经开始想社团的事了?”

“喂,这可是专供我们这两个班的特别机会,那几个学长说了,现在加入的话,到时候就可以算是那些新生的前辈了哦~”

“前辈?什么都不会的前辈吗?然后被万能的新人嘲笑?我已经能想象到那个画面了。”顾渊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结果差点直接喷了出来。

“好烫!”顾渊吐出舌头拼命地呼吸着空气,这明明是他昨天晚上放在这里的水,怎么感觉跟刚接的开水一样?

“啊……忘记提醒你了,刚刚我去储藏室接水的时候帮你一起接了,九十八摄氏度的沸水。”齐羽清了清嗓子,然后摆出了一副明显是装出来的关切眼神,幸灾乐祸的笑容都快要藏不住了。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顾渊想着,摇了摇头,算了,没必要跟这家伙计较。

“喂喂,要薄荷糖吗?”齐羽扬了扬手里一瓶浅黄色的小瓶子。

顾渊叹了一口气,然后摊开了右手。

一同被塞过来的除了装着薄荷糖的小瓶子,还有那几张花花绿绿的海报。

行吧,那就看看。

“民乐演奏团,诚意招收所有会任意民乐乐器的同学!活动丰富,更有美丽的社长学姐组织的春夏秋冬游哦!”

“鼓号队,学校唯一官方指定乐队,专业音乐导师指导。”

“TKS武术社,跆拳道、泰拳、截拳道,给我一个月的时间,还你一生的平安!一年前我和你一样,一年后,你将和我一样!”顾渊看到那张海报的结尾时不禁面部抽搐了一下,竟然还附上了一张六块腹肌的男生的照片。

“天文社,每周四晚九点四十有固定的观星活动,活动地点:西南角天文台……”

“校田径队欢迎所有热爱运动的同学!”

“足球队招新,有无基础皆可,有意者可前往高二一班杨天辰处领取试训登记表。”

“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

顾渊一一扫过那几张海报,南华高中不愧是全省有名的“自由”高中,这种在其他地方都被校领导视若蛇蝎的社团竟然能够在这里蓬勃发展,不得不说是一种奇迹。

“唉——我是没什么兴趣,”顾渊把那些花里胡哨的海报一一放回到齐羽的桌上,只留了一张,“硬要说的话,这个好像还可以。”

“儒山文学社?你的特长不是体育和西洋乐器吗?我记得你还是你们初中的一千米校记录保持者呢。”齐羽似乎对顾渊的选择有些意外,一双眼睛眨啊眨的,带着一些疑惑,“喂,你该不会是看上人家那个漂亮学姐了吧,这也太低俗了。”

“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顾渊满头黑线地将那张海报拿了起来,指着左上角的一行文字对着齐羽说道,“你看这里,每年都会发行一本由学生来稿组成的校刊,这才是我关注的东西,你说的什么社长学姐,我刚刚根本都没有注意到。”

“你没注意到,怎么知道我说的漂亮学姐是社长?”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一个文学的梦想。”顾渊四十五度角仰望着窗外的天空,“我想写一本伟大的小说,成为一名流芳千古的作家。”

“文学?梦想?你?作家?”齐羽忽然坐正了,从头到脚地审视了一下顾渊,然后直接笑趴在了桌子上,“哈哈哈哈哈哈哈!顾渊你真有幽默感!这个笑话太好笑了!”

“……”

“等等,这个表情,难道你是认真的?”

“……”

“马上要十六岁,却连四大名著都没有看全的人,还想要当一名伟大的作家?”

“喂,莫言在十六岁的时候还在放牛,他能得诺贝尔文学奖,我怎么就不行了?”

“哈哈哈哈哈……顾渊,你知道吗,有一个成语特别适合形容你和你的梦想。”

“什么?”

“天方夜谭。”

“行了,你要笑就笑吧,反正这个文学社,我是去定了。”顾渊反手便要将那张海报收进桌肚里,不料这个时候齐羽竟然一把将海报抢了回去。

“你干嘛?”

“你就这么打算将这个机会独占了?”

“你不是不打算参加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齐羽反问道。

“……”

“我可给你提个醒,参加文学社是要经过面试的,那个社长学姐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齐羽一边将那张海报卷起来放进桌肚里一边说道,“题目嘛,我想应该会是一些文学常识之类的问题,你可别答错了。人家是正儿八经在新概念作文大赛中得过二等奖的人,和我们可不一样。”

一想到自己初二那年参加新概念大赛连入围都没能入围,顾渊不禁心里一凉。

下午的自由活动课,顾渊便跟着齐羽来到了位于图书馆底楼最角落的位置,这个阅览室改造而成的房间,便是儒山文学社的活动室。

齐羽敲了三下门,里面传来了一个很轻的声音说了一句请进。

屋内的陈设异常的简单,使得这个只有三十多平方米的房间显得十分空旷,四张长桌围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空心的正方形,左右两边都是一排摆满了各种各样书的木质书架,正对着门的是一排落地窗,深蓝色的窗帘被吊钩挂着卷在两旁。

里面只坐着一个正在看书的女生,穿着白色的校服短袖,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肩上,反射着金色的阳光,在这个不强制要求穿校服的高中里穿材质一般不那么舒服的校服真是一种稀有的行为,这让顾渊不由地多看了她两眼。

就像是雕塑般俊俏的五官,每一个都恰到好处,是光凭容貌就让顾渊感到惊艳的一个人。

“紫枫学姐,这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个家伙。”

在顾渊震惊的目光中,齐羽很自然地走到了那个女生的身边坐了下来,两个人一起背着光面向着他,顾渊顿时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压力。

“齐羽……你这是……”

“哦,忘了告诉你了,这位紫枫学姐可是我的直系学姐哦,从小学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了,然后是初中,现在是高中,一直都在同一个学校,只不过她比我高一个年级。在我爸妈那里,紫枫学姐一直是我追赶的对象。”齐羽轻轻一笑,“所以,真正要参加这次的文学社招新面试的,只有顾渊你一个。”

顾渊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先坐下吧。”姜紫枫眼睑微微一垂,长长的睫毛在阳光下颤动着,晃得顾渊不禁眨了眨眼。

尽管对方的嘴角挂着微笑,但顾渊没有看出任何笑意,一切只不过是礼节性的逢场作戏,甚至他还感受到了一些轻蔑的味道。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姜紫枫,高二一班。”姜紫枫放下了手中的书,抬起头看着顾渊的眼睛,“听小羽说,你想要成为一名伟大的作家?”

“是,这是我小时候就想过的事。”顾渊点了点头,很干脆地回答道。

没什么好隐瞒的,无论什么时候,有梦想都不是一件丢人的事。这就是顾渊一直坚持的想法。

“现在呢。”

“也是一样。”

“改变过吗?”

“没有。”

“可是你在人生的前十五年里,在学习以外的展露出天赋的地方是羽毛球和钢琴,所取得的市级以上比赛的奖项也全都只与这两项有关,而在文学上的尝试却屡屡碰壁,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甚至连入围都失败了,两次。”

“齐羽倒是什么都和你说了。”顾渊轻轻地吸了一口气,直视着姜紫枫的眼睛说道,“你说得都对,但,那又怎样?”

“文学是一种艺术,而艺术,都是极其需要天赋的,和中考高考不同,没有天赋的人,在艺术上根本就不可能取得成绩。你从小就学习钢琴,应该知道我说的是真的。”姜紫枫目光如炬,乌黑的眼睛中仿佛有星辰在闪烁,“即便如此,你还是不想放弃?”

“嗯,算是吧。”顾渊忽然笑了一下,“哈哈,其实我也知道希望渺茫,但,我还是想试试。”

“为什么?”

“因为我希望可以被喜欢的事填满生活。”顾渊说道。

“你通过了。”

“你……你说什么?”顾渊愣了一下,惊讶地看着面前的少女。

这算什么?文学常识的考试呢?就这么随便聊了几句,就通过了面试?

“你好像不是很开心?现在拒绝还来得及,下学期开学之后,正式退社的通道也会开放,这是退社申请书,你现在就可以填,旁边有笔。”姜紫枫从桌肚里拿出一份空白的文书,向顾渊的面前一推。

“没有没有没有。”顾渊看着面前的退社申请书连连摆了摆手。

连入社申请书都没填就给新人发退社申请书的社团,他还是第一次见。

“那就好,顾渊,欢迎你加入儒山文学社,成为一群在无聊的生活中挣扎着想要活出光彩了的高中生中的一员。”

“万分荣幸,但是……”

“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没有了。”顾渊看着姜紫枫面无表情的脸,硬生生地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儒山欢迎每一个有梦想的人。”姜紫枫重新拿起了桌上的书看了起来,她仿佛看穿了顾渊心中所想一般,主动回答道,“即使是有勇无谋的梦想,也一样。”

展开

六月,是我们的离歌目录

更多章节

六月,是我们的离歌资讯

更多资讯

书友评论

妙笔大花生
写的那&了一个

“狗屁不通,差评。”顾渊在齐羽写的那段文字后面打了一个大大的叉,然后收货了美女的一个白眼。

妙笔大花生

&“喂,

“喂,你这不是等于什么都没说吗?虽然比这个笨蛋写的要好一些,但要作为一本严肃文学的开头,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妙笔大花生

&起鄙视

“顾渊在写青春小说,带颜色的那种,快过来和我们一起鄙视这个浑身只剩下低级趣味的人。”齐羽瘪了瘪嘴对来人说道。

妙笔大花生
们怎么&写作了

“喂喂喂,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我这里要直播写作了。”顾渊大大咧咧地笑着拿起了笔记本和黑色签字笔,“第一章的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从无谋的梦想开始》”

妙笔大花生

&由”为

校长亲自颁发毕业证书给每一个毕业生,这种事估计也只有这所一向以“自由”为文化的高中干得出来。

妙笔大花生
“你别&”

“你别听她胡说,这是本正经的小说,讲得就是我们的故事。”

妙笔大花生
下第一&在礼堂

“我叫顾渊,十八岁,身高177体重65公斤,成绩中游,考上了北京某211财经院校,长相颠倒众生智商冠绝星辰天下第一。”坐在礼堂外走廊长椅上的顾渊打开了笔记本,为自己的小说写下了第一段话。

妙笔大花生
自己的&了一股

背靠着足有五六米高的落地窗,任由滚烫的阳光泼洒在自己的后背上,顾渊感受到了一股热血沸腾的感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