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名承天下

2021-01-11 05:07:28

海之尽头

军事小说 | 连载中

25637 次点击


北京渝承天下  丹承天下 小说  茅台承和天下  成都道承天下  天龙八部名承天下  名承天下的意思  名承天下免费  名承天下 萧皇后  名承天下 小说  名承天下  


人生唯一的幸运的人是能再次穿越复活一回,某男很是幸运的人的赶上了了再次穿越末班车,当他再次穿越以后,他意外发现自己的新身份是超级世家的嫡长孙,正当他暗戳戳开心的时候,有人却说他,他的老爹叫李竣工,他的爷爷叫李渊,他除了个狠人二叔叫李世民……..生存下来但是死亡……,这是个问题………李承宗看着马周,说:“所以你回来后,才给孤说什么无为而治,仁政不可滥施。”。

苏烈心想:说不定潭中另有暗道,老道买通了水性极高之人在潭底将熏炉偷走了。他叫住老道,让人把这潭都抽干了看看。潭不大,可一抽干水,才发现鱼有不少,可潭底尽是山石,硬得跟铁一样,哪有什么暗道?到了这时,苏烈也死了心,只得把老道放了。

第二天,早朝上李承宗下旨停止“盖房运动”,令马周代替自己巡查全国。倘若发现有借盖房之名贪污、扰民的官员,一律拿下。

苏烈大为惊奇,问李承宗到底如何看破的,李承宗叹道:“我早就听说过有精擅制作赝品骗人的一伙人来到了咱们汉国之内坑蒙拐骗,今儿听你说了这事,猜想多半是他们。”

为了有效的吓阻官僚们贪污腐败,李承宗不惜用贪官污吏的人头来吓唬他们,就是被人误会成暴君,李承宗也不在乎。为此,他特地下令,在汉国,贪官污吏处死之时,大小官员都要前去观瞻……

『点击章节报错』

苏烈的古董要说沾血,又有哪件不沾?他点点头,便带了老道来到藏宝阁中,老道看了一圈,叹道:“原来如此。”

苏烈问是怎么回事,老道指着那玉熏炉道:“便是这东西作祟。玉本来就是灵物,一旦沾过人血,魂魄得玉精滋养,就久久不散。这件熏炉年代久远,新鬼旧鬼积聚已多,若不能及早破解,只怕府上要不安。”苏烈听了吓了一跳,问道:“那要怎么破解?”老道说:“这些冤魂都是因火丧身,必须以深潭水浸洗,再施法禳解。”

这玉熏炉是苏烈从王世充哪里夺得的异宝,据说这件宝贝是当年杨广破南陈的时候,从陈后主的宝库里搜罗而来,当年因为这玉熏炉很是死了不少人流了不少血,因此老道这话倒是丝丝入扣。

对此,李承宗还有一番高论:杀贪官不能只叫老百姓看。要叫当官的去看,一人也不许不去,孤就是要让他们好好看看,看得心惊肉跳,看得筋骨酥软,看得魂消魄丧,看得梦魂不安!这样,以后他们的黑眼珠盯着白银子时,就会有所惊觉,就得掂量掂量,就不能把事情做得太绝,就得想法给自己留条后路!孤告诉你们,这些当官的,都自称是圣人门徒,让他们见一见这血淋淋的场面,比他们关在房子里去读一百部《论语》、《春秋》还管用得多呢!

李承宗之所以借着“盖屋运动”掀起来了一场吏治整顿运动,那是他被现实伤透了心,不过好在李承宗有个贤内助,杨蓉对李承宗在提起吏治的时候,就曾说道,“再完美的制度也有漏洞。倘若官吏没有道德、官德的约束,钻政策的漏洞牟取私利不是什么难事,治国先治吏的前提是治吏先正心…….”杨蓉主张加大监督力度的同时,要加强对官员的教化工作,奖惩结合,大力推进汉国官员的执政水平和素质!

至于这赝品为何沉入水中会消失不见,那是因为不论烛台还是假熏炉,其实都是用米粉做的。米粉和上石粉,调好后再上色、晾干后,质地坚硬,几乎和玉质一模一样。他们的手段极其高明,以至于苏烈在潭边检查时,都没看出破绽。而米粉在水中浸泡七天七夜后,早已散架,被潭中游鱼吃光,这样自然神不知鬼不觉。

李承宗看着马周,说:“所以你回来后,才给孤说什么无为而治,仁政不可滥施。”

苏烈听到这儿,才恍然大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虽然官员锁上了但是李承宗用钥匙还能打开。这样如果说谁想弹劾谁,就可以直接和李承宗交流了,不必再经过上报的程序。

马周点了点头,说:“是,不入民间不知百姓苦,臣不想再扰民、害民。故欺君罔上,臣死罪!”

苏烈担心东西被调包,就问:“道长,能开包袱看一下吗?”老道一口答应,苏烈解开黄布细细看了看,见里面正是那件玉熏炉,玉质通透,这才放了心。

李承宗叹了口气说:“这些事孤早已知道了。而且你和长广知县,还把孤的赏银都分给了长广县的百姓,你们既然心有百姓,孤就不责罚你们了。”说完,李承宗转向了宋信,问,“宋尚书,你想起来了吗,还要想多久啊?”

武德六年初,李承宗连续下了十三道谕旨,颁布到所有总督、巡抚、知府、知州、知县和所有的文官武官,告诫他们不许贪污,不许受贿,不许克扣;武官不许吃空额,违者严重治罪。

老道见此情形也是一怔,叹道:“苏公,原来怨郁之气如此之重,竟连美玉都被化尽,贫道实在有愧。”说罢连谢礼都不要,就要告辞。

展开

名承天下目录

更多章节

名承天下资讯

更多资讯

书友评论

海之尽头
是用铜&飞?

七天一过,苏烈马上让人捞起铁笼,没想到一捞起来,里面竟然空空如也。他大吃一惊,这铁笼是用铜锁锁着,钥匙只有一把,而且网格极密,连只手都伸不进去,玉熏炉怎么会不翼而飞?

海之尽头
道实在&有愧。

老道见此情形也是一怔,叹道:“苏公,原来怨郁之气如此之重,竟连美玉都被化尽,贫道实在有愧。”说罢连谢礼都不要,就要告辞。

海之尽头
己从没&裴仁基

,酒酣耳热之际,苏烈便谢过裴仁基的赠礼之谊,谁想裴仁基一听很是诧异,说自己从没让人送东西来,更没有一个叫沈志荣的幕宾。再说到后面发生的事,裴仁基叫道:“苏老弟,你定是上当了!”

海之尽头
烈,便&冲出,

老道六十开外,仙风道骨,一见苏烈,便作揖说:“大帅,贫道见宝宅有积郁之气冲出,不知可有什么沾过血腥之物?”

海之尽头

&从你失

可是苏烈问裴仁基,为什么会断定自己上当,老裴又说不上来,最后李承宗笑着说道,“大兄,你不妨从你失踪的下人这里入手……”

海之尽头
炉是苏&宝库里

这玉熏炉是苏烈从王世充哪里夺得的异宝,据说这件宝贝是当年杨广破南陈的时候,从陈后主的宝库里搜罗而来,当年因为这玉熏炉很是死了不少人流了不少血,因此老道这话倒是丝丝入扣。

海之尽头
说沾血&看了一

苏烈的古董要说沾血,又有哪件不沾?他点点头,便带了老道来到藏宝阁中,老道看了一圈,叹道:“原来如此。”

海之尽头
这一天&:“算

这一天,苏烈得知一个新来的佣人突然失踪了,可查查也没少什么东西,不算卷逃,就摆摆手说:“算了,他要走就走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