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喝下这碗孟婆汤

2021-02-19 02:00:23

冷落清月

灵异小说 | 完结

14445 次点击


喝下这碗孟婆汤前尘往事  喝下这碗孟婆汤小说  喝下这碗孟婆汤小说封面  喝下这碗孟婆汤过了那座奈何桥  喝下这碗孟婆汤再过了奈何桥  喝下这碗孟婆汤是什么歌  喝下这碗孟婆汤你就忘记所有的痛苦  喝下这碗孟婆汤下一句  


我,罗岩,身高一米七五,体重60 ,高中就读于XX中学,性别男,未婚.......像是扯到别的事上来了......咳咳......我本是一个相同的,玉树临风的.....“美男子”,所以,某种非常特殊的原因我,成了了孟婆的手下,不断地会出现的厉鬼,随着而额......哪知道,地府的地面这么不经打,我这么轻轻捶两下,就这么裂了?我身子瞬间一沉,刚想大叫,却发现身子被拎住了,迟疑的向下看看.......我的妈啊,地府的下面是岩浆啊,大侠别松手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啊!。

  我松了一口气,耳边又传来了爆火龙老师的叫喊:“罗岩,你给我站好了,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被鬼附身了啊!”

  “我的大床,我的零食,我亲爱的老爸老妈......再见了,我也许再也回不去看你们了,还有我昨天赶完的作业,也许再也不用上交了......”我大叫着,捶打着这冰冷的,湿漉漉的地面。谁知道,别人都是被车撞死,被枪打死,我安安分分睡个觉,也能睡到地府来!!不甘心啊!那个.......林清妹子,我的情书记得保存着啊!!!!!

  约是过了一分钟,她回过身,丢下一句:“检讨100字。”就走进了教室,教室里又传出了她的教课声,我站在窗口,偷偷瞄着教室里。那种又冷又热的感觉又出现在了眼睛上,我眼前的景象一下子褪去了所有颜色,后排那两张永远空着的座椅上浮现除了两个飘忽不定的影子,他们一个舌头突出,双眸扩散;一个身上布满了伤痕,一只左腿不知道去了哪里。他们坐在那里,桌上摊开了书本,手上不断地记着课上的内容,我忽然想起了那两位学长的传闻,啪嗒一声跪在了地上,白日见鬼,我是开了天眼了吗?孟婆,你快帮我变回去啊!

  不说桂海浩,一说鬼我的眼前又浮现出了那两个鬼的惨状,不禁又要干呕出来。爆火龙老师的教鞭抽了抽地,指着台下的某位同学说:“林申,,送这位身体和脑子不正常的同学去医务室。”

  我有些迟疑的问:“孟婆大人.......我还有机会回去吗?”我的妈呀,这个像小孩子一样,脾气不定的孟婆发飙起来太吓人了,不就是我还活着,用的找发这么大脾气吗?以后遇见她一定绕着道走。哦,不,在也没有以后了,我要是死了,就对魂飞魄散也不来地府了,这架势,太吓人了。

  牛头马面立即拉着她,似乎让她往前一步都会有天大的后果。

  小祖宗显然不在乎这点细节,满不在乎的说:“哪有怎样,还能打死不成?”

  她姣好的身材随着骂喊而抖动,乌木的发簪在阳光下衬得她的一头白发更加柔顺,一双十几厘米的高跟鞋踩得噔噔响。“爆火龙”老师在这所学校也是一个传奇了,相传,她的年龄和那个糟老头子的校长有的一拼,但是她的身材和面容从未发生过变化,变化的只有那一头黑发。她这些年来只穿过两身衣服,一身大红,一身纯白。她脾气暴躁,上课喜欢用教鞭打人,但从没有学生投诉,更有甚者的是前两届的学长,为了能近距离的欣赏老师的美艳,专门上课迟到早退,她前两次照训不误,到了第三次,她没有说什么,只不过那一个学期,那两个学长一个在游泳中溺死,一个被车撞死,死状都奇惨。有人想要告她,但她就说了一句话:“理由呢?”是的,没有理由没有证据,只是推测,但就此“爆火龙”的称号就这样传开了。

  众所云:冤有头债有主。罗岩同学,你迟到这件事真怪不得孟婆,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地府属于死灵界,乃地之阴,说白了就是阳间一日,地府一年,你迟到是你自己睡晚了。

  这是什么鬼,妹子,你们地府做事都喜欢这么跳步奏吗?我没死,你们一句话不说让我来了地府,我认了;孟婆一句话不和发飙我认了,但现在你又让我做你们的新主是什么鬼!!!木牌开始向我手中飞,没飞近一点都开始破碎,到我眼前时已是一片残灰。我下意识的用手去挡,它却不受控制的扑进我眼中,凉凉的,却又灼热的很,我想叫喊,它却在下一秒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在这个坑人的时刻,孟婆动了。

  林申一脸无辜的从后排的座位上站起,放下了课本,米厘米眼说:“老师你叫我啊!”

  我仿佛闻到了那种尸体发出的味道,我的耳畔回响出一种诡异的声音:“你为什么不救我,你为什么不救我!”我一下子没忍住,跪在门口干呕了出来。“爆火龙老师瞄了我一眼,捞起教鞭,下了讲台巡视做题的进度。哒哒,哒哒,高跟鞋与地面的敲击声在地上形成一道道纹路,她走向的位子不偏不倚的正是那两张空椅子,她手中的教鞭一散,击中了那两个......尸体,尸体变得更加虚幻,逐渐变成一缕缕烟丝向那只乌木发簪飘去。

  我揉揉摔疼的脑袋,惊异的跳起来,但没等我落地,就听见一个萌死人的娃娃音说:“牛头马面给我架住他!要是他再掉下去,害的我得伤害指甲的时候.......你们懂得.......”

  虽然这话不是对我说的,但那骨子凉意缺失从我背后冒出来,害的我冷汗直出。“是,大人。”两个齐刷刷的女声回到。两只冰凉的手缠上我的肩膀,我的背后也感到了一阵冰凉的柔软,虽然这名字不太好听,但这两人的身材正是太棒了!

  “谢谢上天,我罗岩终于回来啦!”我坐在自己熟悉的床上,望着自己熟悉的房间,仰天大笑。一个枕头刷的打在了我脸上,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罗岩,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你鬼哭狼嚎个什么,我和你爸每天辛辛苦苦的挣钱,不就是.......(以下省略1000字)”

  弄哭了别人,我也不好再笑下去。蹲下身,一个嘴贱,说了句,“小妹妹,”话一出口,才知道自己犯下了一个天大的错误,嘲笑人家矮都是一副快哭的样子,这下子......

  孟婆翻掌,手中的扇子骤然消失,出现在她手中的是一根骨杖,和她人一样高的骨杖在她手中挥动了起来,口中念念有词“不明的来客,请倾听鬼的征兆,重返阳间!”

  如果有一天早上你醒来,发现你不再自家床上,你会有什么想法?——罗岩

  我咋忘了这茬,老妈的功力又有所上升啊!我赶紧穿上校服,扯上书包往外跑,此地不宜久留,赶紧走路。背后传来一阵阴嗖嗖的笑声:“小兔崽子不是挺有朝气的吗?“我脚下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在地,向左往往学校里的钟楼,孟婆你个坑,没事把我召唤去地府害的我上课都迟到了。

展开

喝下这碗孟婆汤目录

更多章节

喝下这碗孟婆汤资讯

更多资讯

书友评论

冷落清月
  不&出了那

  不说桂海浩,一说鬼我的眼前又浮现出了那两个鬼的惨状,不禁又要干呕出来。爆火龙老师的教鞭抽了抽地,指着台下的某位同学说:“林申,,送这位身体和脑子不正常的同学去医务室。”

冷落清月
好就要&个假会

  爆火龙老师点了点头,作势扬起手。林申的动作明显加快,搀起我,向医务室走去。边走还能听到爆火龙老师在那边嘟囔:“身体不好就要说啊!我又不是那么无情的老师,你打个招呼请个假会死啊!真是的。”

冷落清月
从后排&了课本

  林申一脸无辜的从后排的座位上站起,放下了课本,米厘米眼说:“老师你叫我啊!”

冷落清月
  我&口气,

  我松了一口气,耳边又传来了爆火龙老师的叫喊:“罗岩,你给我站好了,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被鬼附身了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