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乱世尘缘

2021-02-22 05:07:10

苍山梧桐

军事小说 | 连载中

19006 次点击


乱世尘缘by  乱世尘缘小说  乱世尘缘by弄堂旋律在线阅读  乱世尘缘弄堂旋律百度云  乱世尘缘by弄堂旋律简介  乱世尘缘全文  乱世尘缘by弄堂旋律剧透  乱世尘缘by弄堂旋律百度网盘  乱世尘缘by弄堂旋律百度云  乱世尘缘by弄堂旋律  


讲诉一个孤儿不断成长为将军,内治国安邦,外抵挡强敌,和与女主角的爱恨纠缠不休的故事 乱世尘缘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十二年后,依旧是这座山,依旧是在这个篱笆院里。清晨,空气凉爽,尤其是在山中,本以为会听到剑与空气摩擦的声音,然而看到的是一个年轻人在睡觉。半刻之后,听到了一声喊叫:“云寒,你在干什么,还不下来练习剑法,居然敢学会偷懒了,信不信我罚你抄书”。这时,从树下跳下来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身长六尺,唇红齿白,身材修长,面带英气,定是那老人口中云寒无疑。“师傅,您别生气啊,我这不是昨天晚上没睡好吗,就在树上打个盹儿,你放心,待会儿就练,再说了师傅,你教我的功夫我都练的熟练无比,你就没有别的教我了吗,你现在就是打不过我了”,年轻人带着开玩笑的口气如是说到。“竖子妄语,孔圣人都曾说过,温故而知新,为师没教过你吗。须知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你师傅我算什么,我能教给你的又能有多少,永远都不要自满”。老人带着宠溺的语气教训道。十二年了,这个当初四十余岁的中年人如今也是双鬓斑白。十二年对于外界来说不算什么,在时光的车轮前或许算不了什么,但是岁月催人老这句话如是在这两个人的身上得到的明显的体现。。

  “你个臭小子,少这样说,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你就是把我夸上天也没有用,赶紧给我老实的练功去,要知道业精于勤荒于嘻,行成于思毁于随,武术和功课切不可怠慢”。“师傅,别呀,每天这样很无趣的,任务可以松点吗?再说了师傅,我都已经这么大了,是不是可以下山去看看了,你以前老是说等我长大了就让我下山,我今年已经十八了,是不是该下山去看看了”。师徒两个就在这样的打趣中开始了新一天的生活。云寒在练了一个时辰的武之后便拿着弓箭去山中打猎了,早在三年前,云寒便开始自己做饭,师傅老了,便是他来照顾师傅,吃完了午饭下午还要去耕作两个时辰之后再去看书。老人时常坐在院子里的那棵树下,望着这云寒的身影,时而欣慰的笑了起来,时而又深深的叹息,因为他自己知道他可能时日无多了,而这个孩子虽不是他生身骨肉,却也是呵护备至的照顾了十八年,早就把他当成了亲生孩子来看待。虽然他把自己的毕生所学毫无保留的教给了云寒,但是并为教这个心思单纯的孩子为人处世的道理。云寒并不知道山外的世界是多少纷繁复杂,人心是否险恶,因为十八年来他面对的只有师傅。老人每每想到自己百年以后这个孩子终究还是要入世,怕他会受到坏人戕害,不由得要深深的叹息一声。因为他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去交他这些东西了,这些东西也只有他入世自己去学习了。老人或许希望云寒能够像他一样一世隐遁山中过着安宁的生活,又或许不希望他这样,毕竟大丈夫生于世间总要有点作为,不能碌碌无为。一颗复杂的心便如那叹息时眼神一样,无奈至极。

  晚饭的时候,云易特意的拿出了那坛埋在地上长达十年之久的烧刀子,自从他隐居山林之后,一个人孤独无依,除了上天见怜送给他的云寒之外,也只有酒陪伴他过着这隐遁山中乏味的日子了。“寒儿,今日我们师徒两个就畅饮几杯吧,以前你想喝酒我总是不让,还记得你自三年前便开始朝我要酒而我不肯,每次你都把我藏的酒给找出来还没喝到嘴里就被我收回的窘态,今日你可以好好的喝了,为师如今也没有能力阻你饮酒,也不会阻你饮酒了,不必拘束,畅饮便是”。云寒听到此话,看了一下云易,看了那坛酒,也不做作,拿起来就是倒了一碗一饮而尽。酒辣嗓子,一碗下去面红耳赤,大口呼气,一个人从未饮酒一开始就是一大碗,不露此态倒是不正常了。

  当然年轻人不知道这一切,依然向往常一样练武,打猎,耕作,学习。师傅老了,日薄西山,而他确是如年轻的朝阳,这样安宁的日子不会太久,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话虽如此,但是在我的记忆中,师傅你是可是学贯古今,无所不能的啊,怎么会这么说说呢,师傅你是否太谦虚了”。云寒跟随他师傅十二年来练武学文,可以说是十八般兵器样样皆通,尤其是剑术。更是精读孔孟之学,百家精粹,四书五经,论语中庸等往圣之学,孙子兵法,吴子兵法,蔚缭子等等兵书更是烂熟于胸。

  终南山中,一座篱笆院里,一个六岁的孩子拿着把木剑在练习剑法,姿势生硬得很,旁边个中年人悉心教导。“寒儿,错了,再来”。中年人说到。“知道了师傅”,小孩子如是说到。小孩子操着那把木剑在勤奋的练习着,虽然他现在也不知道连这个有什么用。山中凉风徐徐,吹着小孩子额头上的汗水,使得小孩子即便很累,依旧没有朝师傅喊累。日至晌午时,“寒儿,该吃饭了,快点来吃午饭,别练了,不吃饭会没有力气的”,“来了师傅,等我练完这几下就来”。午饭很简单,两碗糙米饭,三碗小菜,都是中年人自己在山中开辟的田种的。自从中年人六年前把这个孤儿带回山中后,他俩六年都是这样过来的。吃饭的时候,小孩子对着中年人说:“师傅,连这个有什么用啊,我都连了这么多天了,很多地方还是不会,可不可以不练了啊”。中年人对着孩子说:“寒儿,练武贵在持之以恒,你才练几个月啊,你还小,说这样的话实属正常,以前怕你小体力不行所以才没让你练,现在可以开始练武了,而且练武就要从小开始知道吗。而且,寒儿你已经六岁了,可以开始读书识字了,下午师傅就开始教你识字可好”。“师傅,读书是什么,读书好玩吗,读书会累吗?师傅,山外面有什么?山外面好玩吗?师傅你什么时候可以带我出去玩?”小孩子一个接一个的问题问的他师傅一时无话可说,沉闷了半天后,中年人说“你个小孩子要知道这么多干什么,听我的去做就可以了,你还小,很多事情还不需要知道,到时候自然会知道,吃完饭下午我就开始教你读书认字。从今以后,你就每天上午练习武术,下午我教你读书听到没”。从此以后,山中的这两个人又开始过着日复一日,月复一月的有规律的生活了。小孩子练武,读书,跟师傅读书,晚上或时欢天或促膝夜谈,这样的生活平淡却又静谧。日月轮转,年复一年,中年人在一天天的变老,小孩子也在一天天的长大。

  “寒儿,你跟随为师学艺多年,临终之际,师父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你务必认真做答”。“师父且问便是,寒儿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有轻狂之处,还望师父锤教”。云易见云寒有此谦虚态度,不禁心底高兴。接着便说:“我且问你,学先人之学所为何来”。“弟子记得师父说过,学习古人留下来的文化知识于己便是充盈自身,学礼知礼,学古人智慧以指点自身的行为和处世。更重要的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只是师父你说过,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接受到教育,所以才会使得很多地方生民不得教化。我辈之人学文更要以传播文化与万民为重担”。云易听到此话,微微颔首,继而又问道:“你之前之答为师甚是满意,我且再来问你,我辈之人学武却又是为何?”云寒答道:“武之最高境界乃是止戈,愿天下太平,不再有战争,我辈学武之人学武一者为强身健体,不为以武压人而逞一时之能,二者师父你说过我们学武之人当以报效国家,保护平民百姓不受战火之苦。学武之人应担负保家卫国、戍边安民之责”。云易听到后边半句话,还是忍不住叹息出来,心想云寒终究是心性良纯之人。继而正襟危坐,说道:“寒儿,为师教你学艺这么多年,你天资聪颖,如今可以说是文韬武略皆在为师之上,应当行安邦定国之事,但是朝堂之深,人心之险恶,为师又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过着一生,以免重蹈为师之覆辙啊”。

  十二年后,依旧是这座山,依旧是在这个篱笆院里。清晨,空气凉爽,尤其是在山中,本以为会听到剑与空气摩擦的声音,然而看到的是一个年轻人在睡觉。半刻之后,听到了一声喊叫:“云寒,你在干什么,还不下来练习剑法,居然敢学会偷懒了,信不信我罚你抄书”。这时,从树下跳下来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身长六尺,唇红齿白,身材修长,面带英气,定是那老人口中云寒无疑。“师傅,您别生气啊,我这不是昨天晚上没睡好吗,就在树上打个盹儿,你放心,待会儿就练,再说了师傅,你教我的功夫我都练的熟练无比,你就没有别的教我了吗,你现在就是打不过我了”,年轻人带着开玩笑的口气如是说到。“竖子妄语,孔圣人都曾说过,温故而知新,为师没教过你吗。须知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你师傅我算什么,我能教给你的又能有多少,永远都不要自满”。老人带着宠溺的语气教训道。十二年了,这个当初四十余岁的中年人如今也是双鬓斑白。十二年对于外界来说不算什么,在时光的车轮前或许算不了什么,但是岁月催人老这句话如是在这两个人的身上得到的明显的体现。

  为人处世之道终究是言语难以讲明,需要自身体悟,想到此,云易对云寒说:“寒儿,为师最后能教你的不多了,为师希望你记住,你今后在遇事之时一定要冷静对待,戒骄戒燥。对待一件事,不同的角度会有不同的看法,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曾有对错之分,有的只是各自的选择,你心性良纯,无论何时何地,我都希望你能够坚持本心,切莫因红尘纷扰而迷失本心”。人生一世,草生一秋,人生几十年,性格也许会变,处事之法也许会变,但是想要坚持本心却又是何其之难,云寒听着师父的话,似懂非懂的点了头。

  晚饭还如往常一样,只是气氛却不是往日的样子。“寒儿,以后若是倦了,累了,你就回来吧,这儿永远都是你的家,师父会一直在这里,为师累了,先睡觉去了,你也早些休息吧”。“徒儿服侍您睡下吧”。云寒起身去扶云易,待进得房间,服侍云易睡下之后,自己回房睡下,师徒两个各自安睡。只是云易这一躺下,便再也没有醒过来,几十年前声名赫赫的大夏三杰之一的云易在这山中安然逝去。外面的世界依然没有变,这个消逝在世人眼中几十年的人杰没有遗憾的辞去,就如同他当初静静的归隐山林一样,如今又静静的走了。

  山中安宁的日子就这样的持续下去,几个月后的一天,老人终是觉得自己的大限将至,喊来了正在看书的云寒,语重心长的对着云寒说:“寒儿,以前你总是说师傅不告诉你山外的世界和为师的事情,为师身子骨如今是一日不如一日,恐离大限不远矣。今日我便告诉你一切,也免得为师突然离去还没把这些告诉你而心留遗憾”。云寒听到此话,立即接口说道:“师傅,切勿如此说,您身子骨还健朗着呢,何故说这个悲戚的话,徒儿相信师傅定能长命百岁的”。老者看了云寒一眼,欣慰的笑了起来,“寒儿,你能有此心为师也能含笑九泉了。我自己身体的情况是个什么样子我自己知道,你不必伤心难过。寒儿,你本是我十八年前大寒(大寒为二十四节气之一,一月二十日左右)去山下镇上买酒回来时在路上所遇到。我本意下山买酒御寒却不想遇到了被遗弃的你,我心不忍,便将你抱回山中收养,因大寒之日拾得你,故为你取名为寒,为师姓云,所以为你取名为云寒,为师名为云易,乃前朝镇边大将,只因前朝社稷为人窃取,为师不愿效力新朝故此隐遁于山中。为师之所以这十几年来不告诉你实情一是怕日后被人知道会被别有用心之人陷害而遇上不必要的麻烦,二则为师觉得不想让你知道这么多,就让为师被世人遗忘或许更好。这么多年来,为师也想明白了,一切还是顺其自然的好,该告诉你的还是告诉你吧,为师大限之后,你终究还是要入世的”。云寒眼角含泪,静静的听着,生怕漏听一字一言。

展开

乱世尘缘目录

更多章节

乱世尘缘资讯

更多资讯

书友评论

苍山梧桐
子不会&题而已

  当然年轻人不知道这一切,依然向往常一样练武,打猎,耕作,学习。师傅老了,日薄西山,而他确是如年轻的朝阳,这样安宁的日子不会太久,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