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嗜血剑天涯丹枫

2021-02-23 05:07:10

shallot

军事小说 | 连载中

23782 次点击



白露为霜,千里清秋。两岸丹枫,红艳似血。  一叶竹筏,呼啸声迎面扑来的寒冷的天气。将要熄的炉火边,煨着最烈的高粱酒。但即使有酒也难以宽慰内心悲凉。金国亡了,在瞬国灰飞烟灭后。  楚天崖伫足江岸,极目远眺,两尾红鲤飞身,打湿了青衫。他听闻,赤龙堡主人十月十五,本该是寒风肃杀的深秋,但街道两侧依旧繁花似锦绿柳如荫。五彩的鲜花是由最艳的丝绸扎上去的,金光闪闪的树枝是无数能工巧匠用金箔贴上去的。这里的春光明媚不过是在一堆植物的尸体上添了许多虚假的东西。。

  又是那个没教养的声音:“这些钱足够他祖孙三代过一辈子了。”

  “皇姐,天崖是我朋友。给我个面子。”易紫钦掺起跪着的楚天崖,讪讪地笑,“天崖不太会说话。”他打着哈哈,拉着楚天崖小心翼翼地往楼梯口移动。

  悠扬的笛声响起,六个绿衣女子犹如翩翩起舞的蝴蝶,轻盈地跃到舞台上。那薄如蝉翼的纱裙,若隐若现地把曼妙身姿映现在男人们的眼前。

  “锄强扶弱不一定要杀人的!”楚天崖高声抗议道。

  十月十五,本该是寒风肃杀的深秋,但街道两侧依旧繁花似锦绿柳如荫。五彩的鲜花是由最艳的丝绸扎上去的,金光闪闪的树枝是无数能工巧匠用金箔贴上去的。这里的春光明媚不过是在一堆植物的尸体上添了许多虚假的东西。

  掌声雷动,欢呼声轰然震瓦。王侯公子们退下手上的扳指和身上的玉佩往台上扔去,整个舞台珠光宝气。

  她一甩披风,动作优雅潇洒,挑了一个中心位置坐下。众人立了一会儿,见公主没理睬他们,只好讪讪地和身边的人再重复问声好,面对戏台坐下。公主已到,好戏也该登场了。

  “嘿嘿。”瘸脚小吴笑笑。这个问题对他来说,要讲清楚有点难度。

  “哎——”他对手中的剑说,“好歹你也是一把剑,日后就叫你——恩,”他灵光乍现,“我楚天崖的佩剑怎么可以沾染世俗之气,不如叫兰之隐吧。”

  “哦,原来是用来杀人的。那还叫什么‘兰之隐’,不如叫‘杀之快’好了。”那人很没礼貌地随意乱改剑名。

  几个无事的孩童从屋后伸出半张小脸来,打量着从城里来的公子,好奇地眨着眼睛,推推攘攘地嬉笑着。

  所有的人被流光异彩的舞女吸引住了,连一丝惊叹也发不出来,只叹语言太贫乏,没有一句赞美能形容“粉蝶”带给男子们集聚诱惑的美。

  那人的衣裳说是一大堆布片,不如说补丁实在太多了,多得灰灰白白数不清。他的头发和脖子都被厚实的衣服遮住了,只露出一张让人不敢正眼瞧的脸。脸长得极其猥琐,典型的坏人面孔,一条刀疤从额头沿至嘴角,使面相更加狰狞。

  紫衣贵胄扯住小太监的衣领,用一只手的力量把他举起来,恨恨地说:“我说过我要回府吗!”

  楚天崖无奈地看着易紫钦扶着楼梯一步一步走了下去,无能为力。年钦王府内总是宾朋满座,但那些朋友不过是易紫钦身边的一道风景,熙熙攘攘却永不驻足。

  “啊——”易紫钦不满地坐回椅子上,又独自一人开始喝闷酒。“你这人真没意思。我告诉你,”他凑近楚天崖,宛如一个大哲学家,教育他,“我皇姐那事差不多就这样了,你就听天由命吧。你要从烦恼中摆脱出来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喝酒。”

  正当他考虑应该把剑佩在腰带上,还是绑在背上,一个声音笑道:“这位公子买剑是用来干什么的?”

  一个“小伙计”打着哈哈,尖声尖气地问:“年钦王是否打算回府?小的这就去准备车马。”

  鬼也不愿意入赘为那变态杀人狂的相公。幸好,他的父母大人久闻公主的荒唐——瞬国百姓很少有人没听说过公主的蛮横,那些没听说过的人天生就是聋子。父亲大人决定让楚天崖去别的国家历练一下也好。本来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家臣跟随着,但年轻人向往自由心切,半夜偷偷驾马而去。

展开

嗜血剑天涯丹枫目录

更多章节

嗜血剑天涯丹枫资讯

更多资讯

书友评论

shallot
可怜的&。

  紫衣贵胄眼睛眨巴眨巴,突然松手。可怜的小太监摔在地上,挣扎着爬起来,跌跌撞撞地下楼去了。

shallot
抗击风&怜。

  粉蝶那洋溢着青葱活力的身子伴着笛声不停旋转。笛声悠然而止,她像一只再也无力抗击风雨的小蝴蝶落在地上,楚楚动人,惹人爱怜。

shallot
他在舞&别人知

  “回公主,我说的‘还行’是他在舞蹈时手的姿势还行,其它的都不行。望公主收回成命。”虽然“她”算得上国色天香,但他楚天崖对男色没兴趣。更何况让别人知道将军府养着这种小白脸,实在有失体统。

shallot
人敢得&罪她,

  凤翔阁一片安静,大多数人早已人不知鬼不觉地溜出门外。没有人敢得罪她,瞬国国君最宠爱的女儿。

shallot
!你想&裂缝,

  紫衣贵胄按耐不住,拍着桌子大叫起来。“姓楚的!你想怎么样!”他力气奇大,黄梨木的桌面竟被他拍出一道裂缝,桌上的十几个酒壶都震得跳起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