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鬼灵之主

2021-06-09 02:02:04

我欲向天歌

灵异小说 | 完结

10763 次点击


鬼灵之主湿婆神佛牌  


少年楚天,神煞之命,鬼灵之体,乃恶灵厉鬼之最佳炉鼎。  舞勺之年,辛得良师,传道授业,在锁龙井中避过恶灵之灾,自此重新开启鬼灵人生。  将军坟中斩凶灵,昆仑山上玉琼宫。九幽之下寻归路,大逆转阴阳画轮回。  这一生,不求登高望远于权威,富贵于尘世,但求崆峒山,道教的发源地之一。秦汉时期,崆峒山已有了人文景观。历代陆续兴建,亭台楼阁,宝刹梵宫,庙宇殿堂,古塔鸣钟,遍布诸峰。明、清时期,人们把山上名胜景观称为“崆峒十二景”:香峰斗连、仙桥虹跨、笄头叠翠、月石含珠、春融蜡烛、玉喷琉璃,鹤洞元云、凤山彩雾、广成丹穴、元武针崖、天门铁柱、中台宝塔。基本恢复了历来所称的“九宫八台十二院”中四十二处建筑群。。

  “唉。”

  楚中天说完,众长老久久不语后才长叹一声,事到如今,他们也不能在阻止楚中天了,不然于情于理都有些说不过去。

  楚中天拉着面露惧色的楚天,毫不犹豫往里走去,七大长老依次跟着,不过除了大长老其他六位长老的面孔上都带着愁云,心中可能在想等会怎么面对当年的小师弟。

  “爷爷。”听到此处,楚天算是明白爷爷是在为了自己而乞求里边的人,眼眶中有泪珠滚动,拽着楚中天的衣角,哽咽着劝道:“算了吧!我们回去吧!”

  “师弟可有什么法子?”大长老问道,几位老人都希冀的看向孔道一,希望孔道一不要令他们失望。

  “那你们有更好的办法吗?”大长老心平气和的扫过众长老,顿时无人再多说一句话。

  孔道一自然看出了大长老的心思,没有计较下去,“皇城藏书中有一本鬼灵经,详细记载了有史以来所有的鬼灵之体者。”

  “办法倒不是没有。”孔道一犹豫了一下说道。

  楚天自然知道爷爷问的并非学业,而是自己的身体,为了让楚中天宽心,转了个圈,活动了下身骨,颇为调皮:“我感觉一天比一天好,爷爷你就放心吧!”

  楚天以前听人说过,荒村中的寺庙都是阎王殿在人间的分殿,每到深夜,牛头马面便会用锁链绑着鬼魂从寺庙通往地府。想到这里,楚天更加的惧怕,不由的贴近楚中天,一双星月般的眼眸四下打量着,就好像怕看到什么不洁之物,但又忍不住好奇,毕竟还是个孩子。

  “楚雄前辈有恩崆峒,我等怎可为了一点薄面,而有愧于他老人家,就算历代祖师知晓,也不会怪责的。”二长老看似心意已决,不会轻易改变。

  楚天是怕孔道一,不过那是之前只闻其名,未见其面的孔道一,现在见到孔道一,他不仅毫不恐惧,心中还有一丝向往亲近。

  孔道一很不给二长老面子的无视他,对楚中天道:“天儿的鬼灵之体已渐成熟,舞勺之年正是一个人从褪色稚嫩,成为少年时。鬼门关大开,恶鬼们肯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比起前几年,肯定更加的凶残。唯一能克制恶鬼的只有更加强大的鬼灵,而崆峒地面上只有两地诞生了鬼灵。一个是空桐村的锁龙井,一个是数十里外的将军坟。锁龙井镇压着空桐族亡魂,每年都会被加固封印,所以是绝佳的避难之所。而将军坟说的难听就是乱葬岗,只是古时大战数十万将士的栖息地,即使有鬼灵,也是野蛮之灵,难以驯服,更别说护天儿一时之全。”

  “当年之事,孰是孰非,你我心中明了。你身为道门之人,竟敢私学佛法,师傅所做,并未有错。不过如今师傅他老人家已经仙逝,当年之事,也无人追责。你不如看在师傅当年对你有点化之份上,开门一见,行功德之事。”大长老衣衫舞动,面不改色,言语中带着无奈,

  “走,爷爷带你去一个地方。”看到这里,楚中天一刻也不愿多等了,无视众长老,便强行拉着一脸懵呆疑惑的楚天往院外走出。

  “皇城藏书。”二长老惊呼,满脸难以置信,“孙师伯怎么会允许我秘法一支进入皇城藏书阁。”

  大长老仰头长叹了一口气,满脸悲怆,“都是命啊!走吧。我们也去,即使道一如何侮辱,绝不后退一步。”

  “有史以来的鬼灵之体,不是命丧黄泉,便是沦为鬼徒,魂飞魄散,但却有一人不仅转鬼为灵,而且得道成仙。”孔道一把自己所知的徐徐道来。

  “哼。”寺内孔道一并不领情,冷哼一声,四周风云转动,众人如陷入深渊地狱,百鬼嘶吼。“佛道同宗,皆为大道,可空空老头却迂腐不堪,强行加罪于我,你们走吧!我与崆峒秘法一派早已缘尽灯灭,不愿再有牵连。”

  “现在说这些都有什么用?赶紧想想对策吧!实在不行,也就只好以命续命了。”一位老人瞪了眼之前说话的老人,好似下了决心,狠狠的说道。

展开

鬼灵之主目录

更多章节

鬼灵之主资讯

更多资讯

书友评论

我欲向天歌
兴孔道&。

  “先不说记载是否属实,单说广成子祖师命格乃神格,天儿怎可比得?更何况天儿还是神煞命理。”精瘦长老很是不高兴孔道一忽悠几人,面色不善起来。

我欲向天歌
打骂,&怒叱自

  从小到大,楚中天都极为宠溺疼爱楚天,没有过一次呵斥打骂,可今天竟为了外人而怒叱自己,不免有些伤心。

我欲向天歌
什么法&忧告诉

  “什么法子现在不重要,明日就是天儿的生辰了,步入舞勺之年,恶鬼肯定不会放过天儿这个绝佳炉鼎。”孔道一把自己的担忧告诉在场众人。

我欲向天歌
算是上&间充满

  “只要能救天儿,无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楚中天绝不报一句怨言。”一听有戏,楚中天赶紧表态,深怕孔道一反悔,神色间充满了欣喜。

我欲向天歌
,几位&希冀的

  “师弟可有什么法子?”大长老问道,几位老人都希冀的看向孔道一,希望孔道一不要令他们失望。

我欲向天歌
眉头紧&文尔雅

  闻言所有人都是眉头紧蹙,大长老温文尔雅的笑容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那师弟可有什么办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