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寒冥大陆

2021-07-16 05:08:38

罗荒.QD

军事小说 | 连载中

7441 次点击


夜寒大陆百科  


寒冥大陆,分七国,灵国富庶,引无数恶匪尽摧眉折腰!.....四国合兵,圣都城破,国君托孤,弱文臣懦弱欲拚死护少主......万军丛中,老将军奋勇奋勇杀敌,横刀所向,斩敌救孤。  人力所限,自此断首取火,隐姓埋名,天下再无灵之姓氏,待回返记忆,要何为故事,从平淡开始,依旧被讲述着------尸横遍野!尖叫、惨叫、怒吼声!哭闹,刀兵碰撞的声音!那熊熊的烈火在见证着一切历史,它热情而又无心的焚烧着一切!有一位老人,泪水流走在他脸上皱纹当中。无声的咽语,颤抖着的嘴唇,那双无神的而又充斥着杀气的眼睛......“我的------”“国--家---”------侵略者!土匪!鞑虏?任何恶劣的辞藻都无法形容老人心中的恨意,任何话语都无法描述老人心中的痛苦!他侧头看了看身边的孩子------------“丞相,烽儿就交给你啦!”那是国君灵仁的声音!老丞相还能清晰的感知到国君声音中的无力!这是一位仁爱有为的国君。继位21年,让灵国成为了大陆上最富有的国家。------“甘爷爷,我怕!”孩子紧紧的抱住老人的大腿。孩童稚嫩的声音打破了老人的痛思!“不怕,好孩子,爷爷在呢!”一只刻满了年轮的大手拉起了一只光滑如玉的小手,两只手紧紧的缠绕在了一起,托起了这一刻的那片天地!一老一少,蹒跚着屈身走在破墙烂瓦间。敌寇手持着滴血的残兵,寻走游弋在皇宫之中!一间破烂的宫殿,老人和孩子藏了起来。“孩子,若是有人问起你姓什么,该如何作答?”丞相的轻语。“我、我叫,我没有名字,我是宫里新招来的小太监。”小孩机智的反应了过了。老人欣慰的笑了。“不愧是我灵国之后。”丞相老人心想。“孩子,从今天起,你叫火烽!你要牢牢记住!灵国已被断了头!”“嗯嗯。”他看着老人回答,不知道这看似敷衍的回答中是否明白了丞相老人语中的深意!“今天,侵略我们国家,屠杀我国子民的恶匪,你也要牢牢记住!”北部的金帐王朝、西部的火器国、东部的流沙国、南海的万岛国!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成就:侵略者!孩子很懂事,眼睛中闪烁晶莹的泪花,可却没有一颗珍珠外落!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他的帝国被四国合围,现已经杀到宫廷!父皇为了他能出逃,穿着鲜艳的皇袍奔走在乱军中吸引敌寇的注意!所有的武将都在厮杀,太监等宫人都拿起了武器......只有一位年近八旬的老丞相托孤!他(孩子)是多么的不舍,他(丞相)是多么的不甘!“孩子,你要好好的活下去!”孩子凝视着老人。“现在贼兵遍野都是,你先呆在此地,爷爷出去为你寻一些吃的,待无人之时,你奔向宫墙御狗监,那里有一小洞,你屈身则可外逃,可记住了?”孩子没有话语,只是注视着老人。“你依甘爷爷的话,先出城去,在外边等着,爷爷很快来寻你,好吗?记住,你叫火烽,是宫里的小太监!”老人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走开了出去!片刻之后,残破的宫殿周围沸腾了起来!步履声,吆喝声以及乒乓的刀兵盔甲碰撞摩擦的声音不绝于耳!“这里有人--”“追!”“他往那边跑了。

  故事,从平淡开始,依旧被讲述着------尸横遍野!尖叫、惨叫、怒吼声!哭闹,刀兵碰撞的声音!那熊熊的烈火在见证着一切历史,它热情而又无心的焚烧着一切!有一位老人,泪水流走在他脸上皱纹当中。无声的咽语,颤抖着的嘴唇,那双无神的而又充斥着杀气的眼睛......“我的------”“国--家---”------侵略者!土匪!鞑虏?任何恶劣的辞藻都无法形容老人心中的恨意,任何话语都无法描述老人心中的痛苦!他侧头看了看身边的孩子------------“丞相,烽儿就交给你啦!”那是国君灵仁的声音!老丞相还能清晰的感知到国君声音中的无力!这是一位仁爱有为的国君。继位21年,让灵国成为了大陆上最富有的国家。------“甘爷爷,我怕!”孩子紧紧的抱住老人的大腿。孩童稚嫩的声音打破了老人的痛思!“不怕,好孩子,爷爷在呢!”一只刻满了年轮的大手拉起了一只光滑如玉的小手,两只手紧紧的缠绕在了一起,托起了这一刻的那片天地!一老一少,蹒跚着屈身走在破墙烂瓦间。敌寇手持着滴血的残兵,寻走游弋在皇宫之中!一间破烂的宫殿,老人和孩子藏了起来。“孩子,若是有人问起你姓什么,该如何作答?”丞相的轻语。“我、我叫,我没有名字,我是宫里新招来的小太监。”小孩机智的反应了过了。老人欣慰的笑了。“不愧是我灵国之后。”丞相老人心想。“孩子,从今天起,你叫火烽!你要牢牢记住!灵国已被断了头!”“嗯嗯。”他看着老人回答,不知道这看似敷衍的回答中是否明白了丞相老人语中的深意!“今天,侵略我们国家,屠杀我国子民的恶匪,你也要牢牢记住!”北部的金帐王朝、西部的火器国、东部的流沙国、南海的万岛国!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成就:侵略者!孩子很懂事,眼睛中闪烁晶莹的泪花,可却没有一颗珍珠外落!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他的帝国被四国合围,现已经杀到宫廷!父皇为了他能出逃,穿着鲜艳的皇袍奔走在乱军中吸引敌寇的注意!所有的武将都在厮杀,太监等宫人都拿起了武器......只有一位年近八旬的老丞相托孤!他(孩子)是多么的不舍,他(丞相)是多么的不甘!“孩子,你要好好的活下去!”孩子凝视着老人。“现在贼兵遍野都是,你先呆在此地,爷爷出去为你寻一些吃的,待无人之时,你奔向宫墙御狗监,那里有一小洞,你屈身则可外逃,可记住了?”孩子没有话语,只是注视着老人。“你依甘爷爷的话,先出城去,在外边等着,爷爷很快来寻你,好吗?记住,你叫火烽,是宫里的小太监!”老人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走开了出去!片刻之后,残破的宫殿周围沸腾了起来!步履声,吆喝声以及乒乓的刀兵盔甲碰撞摩擦的声音不绝于耳!“这里有人--”“追!”“他往那边跑了

  枯藤,缠绕着残缺枝叶的老树,那一缕缕轻烟,添了山中小村几分仙意。村口、山脚、巨石,一群嬉闹的孩童。。山间萦绕着依稀可听的笑声稚语。“呵呵呵。。”“-、-、-”“烽哥,你陪我们玩!”......“烽哥又在发呆了!”“烽哥,我们去习武。。”那巨石上,有一少年,正远眺山间烟雾。清风抚起那一缕黑发,深邃的眼神,脑海中不时的思考着或许可以叫做“残梦”的场景。梦中,一片火海与尖叫!杀戮的声音,刺激的气味缠绕梦中身影。“梦里的是什么?”“为何总是有类似的梦景出现在脑海?”梦中......有一中年,胡须满面,怀抱着一个孩子,在胖珊着奔跑。。“保护好少主!”“将军......”“鄙人无能,由负重托。少主就交给将军了!”......“将军?少主?他是谁?他们是谁?我又是谁?”“我不是叫做火烽吗,我是一个孤儿。。”“为何有一片刀山火海?地上那么多尸体。。”少年沉思着。。“火烽,又在发呆呢?”一道靓丽清脆的声音打破了少年的沉思。“你来了啊!”少年头颅微偏,瞅了一发出声音的姑娘后,继续沉思。巨石下站立着一布衣姑娘,面带着笑,仰起扎着小辫儿的头颅,用那双灵动的双眸注视石上那发呆的少年。他名火烽,他十二岁。她名风馨,她十岁。她攀上了巨石,双手抱膝,坐在少年的身旁。“你又在想什么呢,总是发呆,傻傻的!”“呵呵--”少女清脆、纯真的笑音与说话声飘荡在山谷。“没什么,就是梦中常常出现的一些东西,想不通,也不知道。”“想不通你还想呀?”少年沉默了一小阵,依旧远眺着远方,并未侧头注看身边的姑娘。“你有什么事情吗?”“我来找你玩呀!”“二虎他们在玩,你去找他们把,我还想再待一会儿。”小姑娘嘟着小嘴,沉默了一会儿,眼睛中大面积的白色送给了那并未关注她的少年。“哼!就你小气,不理你了!”少女说完甩起了头上的小辫儿,转身下了石头,与那群村落中的孩童玩乐去了。他继续发呆,依旧是那个姿势。村落中,炊烟屡屡,依稀有着妇女的打骂声和孩童的哭闹声。村口处,有一颗老树,被绿绿的藤蔓缠绕着。树下,有一道潺潺的小溪,滴滴答答的拍着节奏向低处流去。有一阵风,吹落了几片发黄的树叶,落在了小溪上面。树叶摇身一变,瞬间若一只装载着梦的小船,跌荡着漂向溪流的下方。几块大小不一的石头,放置在树根处。中间有一高的、大的、平的石块,被众多的小石环绕,成为了石桌。零落的石块边处,有一张藤椅,上面躺着一个白发满头,胡须稀长的老头儿,扇着不知名的树叶做成的扇子,眯着眼睛,摇荡着藤椅。“嘎、吱--嘎吱---嘎吱嘎吱!”藤椅的声音!“村长爷爷,我们要听故事!”三四个七八岁的孩童跑了过来,那稚嫩的小手抓着藤椅不停的摇晃着。“呵呵呵呵。。”老人睁开了眼睛,伸出那只布满岁月痕迹的手,抚着说话的孩子小头。“树根又想听故事了啊?”“呵呵”名叫树根的男孩,开心、纯真的笑着,呲开的嘴巴,展现的一口洁白牙齿中缺少了一两颗门牙。“那你们想要听什么故事啊?”“我要听大英雄的故事!”“我也要听!”“我也要听大英雄的故事!”一群孩子,七嘴八舌的争闹着!“好,让爷爷好好想想,给你们讲一个大英雄的故事!呵呵!”老人又是慈祥的笑着。此时他坐立了起来,耸了耸刻画着皱纹的额头,一小会儿的沉默,迎着孩子们期待的目光,讲述起了一个大英雄的故事。“他是一个大英雄。。”他是一个大英雄。。故事以平淡开始,无任何华丽的辞藻修饰。他一生都在沙场,征战无数,战无不胜!他的身影所到之处,敌寇横飞!他的名字能让敌人闻风丧胆!16岁初出茅庐的他在一个叫做郊野的地方认识了一位改变他一生的人物。这个人就是后来的灵国国君:灵仁。他为国君征战四方,国君为他挂帅封疆!他是前灵国的并肩元帅,国君的结义弟弟!世人不知他出身何处,也不知后来去向何处!只知道他叫封雄。40年前,前灵国国君灵仁还是太子的时候,领军出征,陷入敌人诡计,于万盘山被数万人重重围困。时任统领的封雄率领麾下千人,日夜奔袭三天,行程三百里,横穿万盘山,以一敌十,配合灵仁部残军三千人,斩首敌军副帅一名后,突出重围。残军四千余人又是连日翻山越岭,于七天后剩下二千残兵回归大营。而他的麾下千人只剩下200余人完好。不日,灵仁太子赏识其义气担当,与封雄结为兄弟,稍后返回京城。时年,太子31岁,年长于封雄一个春秋。三年后,国君念封雄恩与功,跨越大统领一职,封准将,统帅万人。将军封将之际,国南沿海受万岛国夺掠,南国百姓不堪,朝廷震怒,国君拟旨:封雄为南征讨贼大将军。其所率辎重兵马合计三万余人,历时五年,击溃万岛国掠夺者,斩将杀敌四万有余。时年,回京述职,灵国国君设宴封赏,钦赐“讨贼将军。”又五年,国君驾崩,太子灵仁顺利继位,号仁智。新国君灵仁赐封雄“义弟”,授参将军职位,官四品。次年,北方金帐王朝入侵灵国。将军授命北征讨贼。铁蹄踏入北国,入目所见,尸横遍野。将军发怒,于当时当日扎营后,亲率精兵五千余人,辗转三天,奔袭四百里,斩烧杀抢掠之贼军一万余人。又三年,于万里草原驱逐敌寇出国境。又一年后,为绝后患,禀京城后,甩辎重车骑,统领精骑兵一万,奔袭千里,斩杀金帐王朝可汗汗彦拉苛打。次年,将军班师回朝。国君在御花园设宴犒劳,携众臣子为其庆功!封征讨元帅,官二品。五年后,寒冥大陆历1126年,将军失踪!1128年,西部火器国跨越万盘山,东部流沙国横渡东荒沼泽,南部万岛国登陆南方,北部金帐王朝跨越万里草原,四国合兵进攻灵国。敌国JUN队所向披靡,于1235年四面合围圣都城。1236年,圣都破城,国君灵仁后殿托孤6岁孩儿于丞相。灵仁陛下为掩护幼子出逃,诱敌被杀于皇坐上。灵国自829年立国,历时407年寿终!从此世上无灵国!那一字辉煌四百载,有一君断了灵子头!

  -------追!”片刻之后,宫殿周围又恢复了平静。孩子从墙角爬了出来。用他那精巧的小头左右转动,巡视着周围。确认无人后,他爬了出来,直奔御狗处墙角小洞。他于熟悉而又不平的戛纳处,一路的颠簸!入眼所见,除了尸体就是破烂的宫殿,还那些残断的兵器零散杂乱的散落各地。烽烟中的烈火在凶猛的呼吸着,它吸收的是宫殿与帝国的血与魂,它呼出的是贼匪与贪狼的罪与恶!罄竹难书!恶贯满盈!地上的那些宫女,衣服凌乱,似乎在用她们残破、染血的尸身苦诉着亡国与凌辱的事实!尸体上的一切凌乱都是侵略者的罪证!都是恶匪留给历史的罪证!地上躺下的侍卫、太监们,要么是残缺了肢体无声的躺在血泊中,要么就是紧抓着残兵怒睁着那瞳孔涣散的眼......所经过的宫殿,无一处完好!“小涛姐姐。。。。。。”“杏花姐姐。。。。。。”------他所过之处,无数张熟悉的面孔一一摆放在了眼前。横七竖八的躺着,无声的等着他“检阅”!如此的悲惨,怎一个恨字了得?天空下起了雨!数十万的残魂归天,他们与她们在云端无声哭泣,下起了这淅沥沥的雨!顷刻间,水雾弥漫!哧哧的声音,那是雨滴拍打火苗的声音!呼呼的声音,那是烈火迎着雨水更壮烈的燃烧!轰隆的声音,那是天雷为大地的悲歌配上一曲伴奏!雨水、泪水、鼻涕?他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无助、恐惧、悲恸!整个世界的喧闹掩盖不住此时他心中的寂寥!世界好安静!什么都没有了!硝烟、烽火飘去,天空中有一道五彩的虹横挂在云端。虹不是七彩的吗?不对,这一道就是五彩的虹!和煦的阳光温柔的抚MO着他的笑脸。远方有依稀的树林,林子中传出的声音十分悦耳,那应该是遇到喜事的鸟在鸣叫!清风拂来,小湖边的绿柳轻飘起绿色的发丝,还有那湖边清亮的荷花,那香,随风扑鼻!多美!“多美的世界,好想躺在大地母亲的怀抱美美的睡上一觉!”“那就睡吧!”天空中有一道直达心窝的声音无声的响起的心田!“睡吧!”睡吧。。。。。。他倒下了,他躺下了!他躺在尸体与血泊当中,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注视着雾霾的天空。那双有神的眼睛此时已经开始涣散光亮!朦胧中,有一道身影,伴随着一道光亮,照耀了孩子的整个世界!瞬间,他眼中的天地失去了一切光彩!------“那一位老人,是我记忆中的将军!”

展开

寒冥大陆目录

更多章节

寒冥大陆资讯

更多资讯

书友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