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方素策

2021-07-17 05:08:09

席赫

军事小说 | 完结

10523 次点击



(古装版伪装者)一次不失败的宫廷暗杀却让刺客成了了一个帝国的继承者,更牵出了国国相仇,族族拼斗的近百年恩怨。他到底是谁?谁又是他?四国拼斗,近百年帝业,谁在做为着这个朝代的伪装者?你我相信你面前的这个人有着他该有的那副灵魂吗?剿杀近百年,无英雄不成直至大宗开国高祖皇帝简府旻以《方素策》建业立朝后,为保后世基业,以防逆民效法,遂下令尽毁此书,焚之殆尽。且因此连坐之功臣义士、朝野权贵、大家世族不计其数,此案便是后世禁言的“焚圣书案”。而经此一案大宗国内,除皇族贵胄外旧族几乎烬灭,鲜有遗存者也是倍加谨言慎行。而此案至今也已几近百年。。

  “说到这泓王妃,你说这是不是薄命催魂,怎么就命当此处,哎,可也是多亏了她救驾,不然陛下不就……”

  “策不策划的暂且不说,可这局势变换是肯定的了。难为我孑然一人,无子无挂,也没什么个争盼的。可是恭姐姐不一样,你难道也不为楚王煜阳谋划谋划”?

  刺客眼见禁军已成合围之势,且早有置之死地之心,所以也没有了逃走的意思,持剑再次刺向皇帝。但此次剑刚抬起便被禁军首将邝珇将军打落,二人刚交手数回合,从旁禁军士兵便已将其团团围住,刺客见状跃身蹿起,邝珇以肘重击其头,同时士兵手起刀落几至重伤。然而就在此时皇帝和太后却突然齐声大呼住手,太后更是急忙上前,看到已经倒地的刺客急令左右速传太医。众人疑惑不解,还未从刚才行刺的惊恐中脱出,便又陷入另一个深深的疑团。

  明妃心中正惴惴不安,宫外传话泓王殿下驾到。原来泓王于王府领旨后进宫面圣谢恩,皇帝嘱咐交代了若干赈灾及阵前之事后,泓王便择路至钟灵宫向母妃请安。明妃则不误时机地向泓王诉说了自己的担忧,柴笏同行、庆州叛匪、雍国兵事,桩桩都可能暗藏媾和狡计。

  焚书之后不过若干年间,此书便几乎被世人尽忘,时有一两句残语片文也是偶被提及,略慰文人骚性。近几年间,曾有江湖游人演说海外孤本之事,也大都被视为市井荒言,以充谈资。

  “爱妃所言何事啊”?皇上放下手中书简,亦脉脉地看着身边的佳人。

  “既然不是,陛下可是为南境局势忧心”?

  时天成十三年,庆州大旱,终年不雨,寸草不生。哀鸿铺地,饿殍遍野,百姓易子而食,甚有断背为食者不可计数。皇帝五次下诏赈灾济民皆因各级盘剥而无有所成。民生哀怨,民怨沸腾,庆州各地有致死求生者举义反叛,渐成燎原之势。又因庆州原为范南国旧地,天成三年大宗灭范南设庆州,此故国百姓罹难,各地范南旧族流民皆怒存复国之心,朝廷甚为大患。

  平王即位力保明妃和泓王母子才使得他们能够在这大宗皇宫暂安,可是如今之事不得不让她参照当年固太子之事而心有余悸。代行天子事这种殊荣,如不是另有所谋,太后及皇后又怎么能如此大度的让与泓王,此中必有蹊跷。

  消息很快传至后宫,太后自然无话,皇后恼怒异常,而明妃则忧心忡忡。大奉十年,当今皇帝尚为平王时,大宗与东方邻国祝迁歃盟结好,共拒狐项,明妃以祝迁公主身份本欲嫁与固太子,奈何朝臣反对,遂嫁与平王。大奉二十年大宗联合祝迁北攻狐项各部,固太子亲征却在盟军大营失踪,生死不明。结果直接导致此战大败,两国盟裂,先帝盛怒之下病危卧床,柴皇后临政,把此事归咎于祝迁谋太子妃位不成又图谋大宗社稷而设下的阴谋,因此也恨明妃如仇雠。

  经此行刺之事,为国本虑,太子南巡定是不能了。皇帝召柴笏入隆苍宫商议新的人选,以尽快解决庆州之危。皇子南巡代行天子事为彰显身份,甚至意指储君的重要象征。柴笏当日提议太子南巡合情合理,且甚合当今皇后及胥氏家族的心意。但柴笏本为太后族人,太后向来不睦皇后及太子,甚至多次谏言议储也是朝野皆知的事情,柴笏怎么如此反逆太后意愿呢?

  “只希望母后莫要怪罪儿臣,今日万寿庆贺之日国事便不劳母后费心了,朕必当勤政躬亲,定不负民之所望”。

  “你我母子二人朝中势微,太后视我为仇雠,皇后视你为敌手,我父皇崩后祝迁已不若当年,而今你王妃新丧,余国恐怕再难借力,以此相争谈何容易。不若你安稳一生更让为母宽心啊”。说罢明妃不禁泪下,想到多年母子二人的艰难处境更是阵阵心疼。

  “侍奉太后是臣妾的本分,当然要不拘细小亲力亲为才是”。

  闻听如此皇帝突然抬头细看柴笏,只见柴笏拱手垂头,一身武将金盔护甲在隆苍宫通明的烛火下熠熠生辉,柴笏行状坚定,似乎不该是在信口而谈。“柴卿不妨细陈裨益”。

  皇帝听完甚觉有理,且其一向心中偏爱泓王,无奈太后恶之。他自然知道柴笏心向太后,所以闻言如此,不禁心中疑惑。但听罢有感柴笏深明大义,也甚为欢喜,但转瞬一想又恐其心有诈不觉暗怀疑虑。

  此一日皇帝临幸淳妃茭芷宫,晚膳时分皇上便不大有胃口,秉书夜读,时而蹙目皱眉,时而长吁短嗟,心神难定。淳妃玲珑心思,看在眼里已经明白一二。

  “你今日去看过他了”?

  恭婕妤若有所思,又似懂非懂。她当然清楚陛下敬重明妃,可太后视其为肉刺毒瘤,太子虽顽劣荒唐,也不得太后心思,朝中也传言其储位不稳,但即便如此泓王也绝无储君可能,又何必动什么心思呢?

  “母后之心臣妾明白,母后为臣妾思虑周全,臣妾自当感恩在心。不过皇室血脉不容有污,还是有待他醒来查清问明为好”。说着将汤羹奉到太后手上。

展开

方素策目录

更多章节

方素策资讯

更多资讯

书友评论

席赫
听如此&乎不该

  闻听如此皇帝突然抬头细看柴笏,只见柴笏拱手垂头,一身武将金盔护甲在隆苍宫通明的烛火下熠熠生辉,柴笏行状坚定,似乎不该是在信口而谈。“柴卿不妨细陈裨益”。

席赫
  “&京畿不

  “臣以为,眼下京畿不宁太子身为储君宜当在都中护国,亲巡之事合该在诸皇子中另觅贤人”。

席赫
卿如何&看待”

  “今晨太尉胥靖棠奏请皇后次子沛王代替太子,柴卿如何看待”?

席赫
  “&”。

  “诸皇子仁孝贤良,各有所长,不过依臣之见若能泓王成此行大有裨益”。

席赫
帝上下&又思忖

  皇帝上下打量,又思忖了一会儿,微微点头,着柴笏退下,又命身旁掌事田公公拟旨泓王代天子南巡。

猜你喜欢